1982年世锦赛,中国女排以3:0战绩完胜秘鲁队,斩获第二个世界冠军。

郑美珠也凭借这场比赛中的亮眼发挥,当选“最佳接应”、“理想队员”。

然而,鲜有人知的是,这位为女排夺冠立下汗马功劳的选手,其实是“临时工”。

世锦赛结束后,郑美珠又被调回到省队,直到两年后,才在国家队中站稳脚跟。

三进三出国家队,“女排五连冠功臣”郑美珠经历了什么?41年过去的今天,她过得还好吗?

1

1963年,郑美珠出生在福建的一个普通家庭。

漳州素有“排球之乡”的美名,曾为祖国输送过无数排球相关的人才,排球氛围异常浓厚。

尽管郑美珠的父母也不是什么体育爱好者,但在周围环境的影响下,郑美珠还是和排球结下不解之缘。

8岁的时候,郑美珠第一次接触排球。

当时的她也没有想过往职业这条道路上发展,只是对大人们口中说的排球感到好奇。

但正所谓兴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郑美珠在日复一日的“玩乐”中,逐渐爱上了这项运动。

1975年,郑美珠进入业余体校,接受更专业的训练。

排球是高个子的运动,在技术水平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身高更高的选手往往更具优势。

也因此,当时身高很矮的郑美珠,一直不受教练重视,只觉得她在这条路上走不远。

生性好强的郑美珠将队友和教练的轻视牢记在心,并暗暗发誓,一定要拿出成绩证明自己。

两年时间里,郑美珠每天都是第一个到训练场,也是最后一个离开。

她的步法和手法愈发稳健,垫球、发球、后排防守技术在肉眼可见的迅速提升。

1977年,福建省队入校挑选队员,基本功扎实、技术全面的郑美珠瞬间吸引了教练的注意力。

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后,整个排球班最终只有郑美珠一人被要走。

福建省队人才济济,给郑美珠带来了许多压力。

她自知身高矮是永远的硬伤,想要在队伍里有一席之地,必须在技巧上成为绝对的王者。

省队的训练任务本就比体校重,可郑美珠从不叫苦喊累,甚至在所有人累到爬不起来的时候,她还要咬着牙继续多练一个小时。

量变终究引起质变,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郑美珠成为队伍里必不可少的主力接应。

2

1979年,袁伟民带队参加亚锦赛,临时将郑美珠借调到国家队。

郑美珠初次上场就掀起了一阵波澜,不少人对她1.72米的身高表示怀疑,甚至有几位高个子对手还没上场就已经在偷笑。

“放着那么多高个子选手不用,上这么一个小矮子,他到底懂不懂排球啊?”作为主帅的袁伟民也因此受到波及。

然而,开赛没多久,郑美珠就用自己的实力,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亚锦赛决赛局,郑美珠数次在关键时刻扑球救场,帮助队伍转危为安,一手诡异的跳飘球让对手吃尽了苦头。

最终,中国女排气势如虹,战胜彼时被誉为“东洋魔女”的日本队。

中国女排以六战全胜的成绩问鼎冠军,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大门。

胜利的消息传回国内后,极大的振奋了国人对女排的信心。

然而,郑美珠却由于多种原因,被送回到省队。

一方面是,袁伟民要求郑美珠主管后排联防,但郑美珠实在太喜欢进攻,经常不按要求打。

在注重团队配合的运动中,不听指挥很容易出现漏洞,导致满盘皆属。

另一个原因是,队伍里的陈招娣正值当打之年,还有张洁云这位后起之秀。

而郑美珠年仅16岁,虽然潜力无穷,但天赋还没有完全转化为实力,需要继续用时间打磨。

郑美珠离开国家队自然心有不甘,她看着前来送行的队友们,强颜欢笑,告诉她们“很快就会回来”。

这一次被调离,令郑美珠错过了1981年的世界杯,否则她将和梁艳一样,成为全程参加完五连冠的选手。

回到省队以后,郑美珠迅速投入到新一轮“魔鬼”训练中。

她将袁伟民教练的指导牢记在心,一点一点的填补其他方面的不足。

3

1982年,世锦赛开赛前夕,主力接应陈招娣在一次训练中腰伤复发,无法参加比赛。

袁伟民将郑美珠再次临时借调到国家队,并直截了当的告诉她“这次做主力”。

球迷、上级领导、业内排球专家……无数人得知这条消息后,纷纷向袁伟民提出质疑。

可袁伟民力排众议,硬是把郑美珠推到了主力位置上。

对于袁伟民的信任与知遇之恩,即使过去40年,郑美珠仍牢记在心底。

第九届世锦赛开赛后,满怀信心的女排队员们势如破竹,先是大比分横扫波多黎各,随后与意大利的对决三局仅丢掉8分。

中国女排气势高涨,国人对姑娘们的信心也随之水涨船高。

然而,正在前景一片大好时,中国女排在和美国队的比赛中,突然疲软溃败。

郑美珠和袁伟民一瞬间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不少人认为袁伟民任用郑美珠是一个错误,毕竟她的身高摆在那里。

郑美珠也觉得辜负了教练的看重,没有做好接应的职责,深感内疚的她在输掉比赛的那一刻,忍不住泪洒当场。

此时此刻,姑娘们各个神情恍惚,队伍军心一片涣散。

袁伟民却没有责怪她们,而是对姑娘们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哭,下次打回来就好。”

在输给美国队后,中国女排已退无可退,雪上加霜的是,她们即将面临的对手是更加强大的古巴和前苏联队。

但就是在情形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姑娘们却顶住压力,在复赛阶段放开手脚,打出了中国女排的风采,并一举闯入决赛夺冠。

从开始的出师不利被逼到绝境,到6战全胜完美逆袭,女排队员们在世锦赛上展现出了极其励志的一幕。

不畏强敌、勇敢高峰的女排精神,也由此成为当时的文化主流。

与此同时,在帮助中国女排夺冠后,郑美珠第二次被调离国家队。

这一次郑美珠没有太多不甘,她本就是无奈之下拉过来的“临时工”,袁伟民给机会上场已经很满足。

更何况,在临走前袁伟民还告诉郑美珠,她是为冲击奥运金牌储备的人才,很快就会有她大展拳脚的机会。

4

1984年,随着更多老队员因病退役,郑美珠第三次受到国家队召唤。

正所谓“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属于郑美珠的舞台已搭建完毕。

在洛杉矶奥运会上,郑美珠场场首发,且全场打满,是绝对的主力。

从后排联防到跑动进攻,郑美珠既能融入三点攻战术,又能打二号位强攻。

起来就跳,伸手就打,是当时所有人对郑美珠的共有印象。

除此之外,郑美珠与队友的地面串联也极为顺畅。

即使古巴队重扣再凶猛,郑美珠也总能在关键时刻站到防守位,化解对方的攻势。

让对手憋屈,让队友舒服,作为接应的郑美珠在世界排坛熠熠生辉。

郑美珠帮助队伍获得了这枚宝贵的奥运金牌,而国家感念她的突出贡献,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的殊荣。

1985年,郑美珠势头不减,帮助中国女排以7战全胜的成绩,将世界杯金牌收入囊中。

此时的郑美珠手握3个世界冠军,名震世界排坛。

1986年的世锦赛,是中国女排处境最艰难的一战。

最早一批的老队员几乎不剩,新人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

在队里青黄不接的情况下,郑美珠、杨锡兰、梁艳等老队员拖着一身伤病咬牙上场。

最终,在姑娘们锲而不舍的努力下,中国女排成就“五连冠”伟业。

在女排队员们站上领奖台的那一刻,全国人民为之鼓掌庆贺。

第10届世锦赛结束后,中国女排由于新老交替,进入青黄不接的低谷期,再难创造佳绩。

1988年,由于换帅和队伍磨合不够等原因,中国女排整体实力明显下滑,最终在汉城奥运会上获得铜牌。

赛后,几位老队员抱在一起失声痛哭,内心百感交集。

汉城奥运会成为郑美珠的谢幕之战,尽管后来她有心再战,可由于伤病和年龄影响,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离开。

1991年,在一片鲜花与祝福声中,郑美珠宣布退役。

退役后的郑美珠受老队友杨晓君的邀请,前往德国打球。

虽然已经告别赛场,但郑美珠仍时刻关注着中国女排的动向,时不时也会和杨晓军聊中国女排。

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郑美珠提到老女排队员们有一个约定——所有人结婚后都生女孩。

老女排队员们对后辈寄以无限期望,希望能组建一支“小女排”,让中国女排再创辉煌。

然而,郑美珠却成了“叛徒”,特立独行的生了两个儿子,每次姐妹聚会都会被拿出来说笑。

从德国俱乐部退役后,郑美珠跟着丈夫一起下海经商。

后来由于家庭变故(亲人去世),郑美珠又转身进入中医疗养院工作,为中医文化的传播贡献力量。

2006年,郑美珠又开办了一家中医诊所,继续将中医发扬光大。

时至今日,德国已有89%的人认可中医,也更愿意在周末资费学中医。

由此可见,中医文化在德国已越来越深入人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郑美珠常年生活在国外,但始终心系祖国。

德国曾数次要求她改换国籍,统统被郑美珠婉言相拒。

“在德国生活只是一种选择,不代表我愿意放弃自己的国籍。我深爱我的祖国,无论走到哪里,我也永远是祖国培养出来的运动员。”

随着年龄的增长,郑美珠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次数越来越少。

曾有记者针对“三进三出”这件事询问郑美珠当时有没有不满。

郑美珠坦言道:“我的一切都是祖国给予的,国家有需要,我必定义不容辞。而且,我很感谢运动员时期经历的风风雨雨,比起获得的荣誉,女排精神才是我收获的最大宝藏。”

如今的郑美珠,依旧低调的为中医文化传播做贡献,与老队友的联系也始终没有断绝,对于女排的比赛也一直很关注。

女排精神永不过时,女排队员们曾为国家所做的贡献永远不会被磨灭,而郑美珠也永远是国人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