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足球,是个集体竞技项目。为避免一个人是龙,两个人以上是虫的弊病。必须强调集体主义。记得女排元老袁伟民说过,他执教的中国女排,数年都没有评过什么先进队员的活动。

第二,痪积贫症基因的我们(贪官为例)只要过分的强调资金奖励的份额,挺身而出,为荣誉效力的球员(经几代演变)几乎不存在了。

第三,从目前中国足球管理体系来看,已然不是竞技比赛项目管理机构。而是从业人员致富的场所。场上球员年薪数百万,那么领导、指挥、选拔他的,年薪没有数百万的倍数,恐怕看台上观众都不能接受。更何况其本人呢。(十几亿人中半数以上不傻不咩的劳动者年收入又是多少呢)

第四,那个去卡塔尔赞助的某奶业董事长,何不把这赞助费,用在几十个县级市建它若干个足球场呢。当然,县里没有卡塔尔的酒店及其配套服务和预想的名声。

第五,按照贺龙元帅的意思,从上到下解散了它。把费用拨给基层。等不了越王勾践崛起的年限(至多五到八年)我们的足球子弟,会有新面貌。

第六,五到八年后,足球青年成长起来了,我们的财富理念,官员队伍等诸多因素,也会有所改变。那时,上下一心,用不着我这样的外行人忧虑、胡说八道。足球自然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