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奥运的历史上,华天是一位非常特别的运动员。早在谷爱凌成为北京冬奥会的热议话题前,华天就以混血骑手的身份成为了中国奥运历史上第一位参加马术三项赛的运动员。

俊朗的外形,优雅的谈吐,再加上北京奥运会后说出的那句豪言壮语“我希望参加10届奥运会”,让华天在这些年收获了众多粉丝。

华天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

华天的成长故事已经无需赘述——4岁开始骑马;18岁获得北京奥运会资格,成为最年轻的奥运马术三项赛骑手;26岁在里约奥运会获得第八名,成为中国马术在奥运历史上成绩最好的骑手……过去十几年里,在媒体报道里,华天的故事绝大多数都与奥运会密不可分。

但“奥运骑手”并不是华天唯一的标签。

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华天拥有了新的身份和新的马匹,他也陪着爱马堂·热内卢走完了一段荣耀的旅程;在2023年,华天不仅将再一次回到中国参加比赛,在赛场之外,他还希望能够将马术文化和“骑士精神”传递给更多中国的年轻人。

“我深信中国马术的飞跃发展将出现在我们的下一代。”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33岁的华天分享了2022年的种种经历,也谈及了未来的目标和使命。

“我们要避免让马术发展的方向只锁定在奥运会上,而是应该让马术文化融入社会,倡导尊重、责任和热爱。”

华天参加东京奥运会。

世锦赛退赛,一段旅程的告别

2022年,因为疫情,华天和中国体育一起经历着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冲击。

“去年4月底,当我得知杭州亚运会要延期之后,我感觉我整个备战的计划都被打乱了。”华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实在准备2022年的比赛计划时,杭州亚运会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而去年9月中旬在意大利普拉托尼举行的国际马联三项赛世锦赛,其实并不在华天的计划之中。

“在四五月份的时候,除了之前陪我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堂·热内卢,其实我没有其他能够备选的马匹了,好在它虽然15岁了,但身体状况当时还很理想,所以我们选择开始准备世锦赛。”

之所以在不同赛事的备战上会出现如此大的挑战,正是因为杭州亚运会只是国际马联的二星级比赛,而世锦赛则是该项目中最高级别的五星赛事,不管是从比赛难度还是对马匹的要求上,都完全不一样。

就这样,15岁的堂·热内卢和华天又一次一起踏上马术世界的最高舞台。

华天参赛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

“我们已经配合了9年了,对彼此非常非常了解,可以算是非常亲密的伙伴了。”用华天的话说,堂·热内卢不仅是他在比赛中的伙伴,也是他的朋友和家人。

2016年在里约,正是堂·热内卢和华天的默契配合,让他们成为那届奥运会的第八名,创造了中国马术的一段辉煌历史——彼时,堂·热内卢是那届奥运会上最年轻的马匹。

在5年之后的东京,当华天身边有了更多能力出色的马匹时,他依旧在赛前选择了当时将要14岁的堂·热内卢,而拥有“盛装舞步”名门血统的堂·热内卢也在这个项目中再次展现出强大的能力,帮助华天获得单项第三的好成绩。

不过这一次,已经15岁的堂·热内卢还是没能扛住长途旅行的舟车劳顿、9月份意大利的高温以及普拉托尼的多丘陵地形。

“为了能够让堂·热内卢保持状态,我们制定了非常详细的旅行计划,选择最舒服的马车,甚至是一路上的停留休息地点都精心选择。”

华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花了3天时间到达米兰,然后休整了5天才去罗马,“我相信这次参赛的其他骑手,没有人会安排这样的行程,但堂·热内卢还是出现了不适的情况。”

其实在首先进行的盛装舞步比赛中,华天和堂·热内卢的表现堪称惊艳,他获得了所有选手中的第四名,仅次于东京奥运会上这个项目的成绩,但在随后的越野赛中,他们早早出现了失误,而且堂·热内卢也比华天预计的更早出现了疲劳,最终他们选择了退赛。

“当我们在前一项比赛中成绩那么好时,做出这个决定真的很难。”说到这里,华天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相比于成绩,他更在意马匹的安全。

“所以我很快就做了退赛的决定,我甚至为此感到骄傲,因为我和堂·热内卢的每一步努力,才能让我们到达这个高度。”

对于华天而言,这是一次略显特别的退赛,因为在此之后,走到了马术生涯尽头的堂·热内卢就不会再陪着华天参加像奥运这样高级别的比赛了,那段创造纪录的辉煌之旅也就此落幕。

“或许今年我还会带他参加一些小的比赛,但是也需要一站一站观察他的状况,我还是希望他能保持健康。”

华天出征里约奥运会。

“我希望在杭州有一场精彩的比赛”

对于15岁的堂·热内卢来说,9月份意大利普拉托尼的丘陵越野赛道,可能是它职业生涯里顶级赛事的终章,但对于33岁的华天来说,在一名骑手的“黄金年龄”,那届未完成的马术三项赛世锦赛或许是他下一段精彩故事的序章。

就在这有些波折的2022年,华天的团队里拥有了新的年轻马匹,同样一直陪伴他的巧克力和灵犀王也成长为了具备参加顶级赛事能力的优秀马匹。

就在去年的世锦赛之前,巧克力还陪着华天在英国哈特布利国际马联三星长级别比赛中夺冠。那也是他在去年英国凯尔萨尔夺冠之后,当赛季的第二个个人赛冠军。

“我和巧克力也培养出了默契,他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然后还有一匹叫做海王的新马,未来他们将会是培养和参赛的重点。”

在华天看来,他和堂·热内卢在2022年所经历的一切都会成为他和新的马匹在2023年参赛的宝贵经验,而摆在他们面前的这段新旅程,其实一点都不轻松。

18岁的华天参加北京奥运会。

华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最重要的两个目标就是下半年的杭州亚运会,以及贯穿全年的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资格赛排名。

“我和很多欧洲骑手的情况可能不一样,我还有亚运会的安排,所以我需要更好地计划以及更合理的策略,才能够在这一年内完成自己的目标。”

在华天的初步计划中,他会在今年上半年的几站奥运资格赛排名中争取更好的名次,“奥运资格赛的难点是名次,这也就意味着,在自己完成比赛的同时,还要关注对手的发挥。”

当然,用华天的话说,在上半年找到好的比赛状态,也只为了下半年的杭州亚运会做准备,“杭州亚运会非常重要,这是我第二次作为中国骑手在中国参加马术比赛。”

上一次在中国参加这样的国际赛事时,华天只有18岁,尽管由于年轻缺乏经验,他在比赛中出现了失误,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但那次“创造历史”的登场亮相,让他明白了马术对他的意义,“那场比赛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也让我明确了自己的未来”。

如今,当华天即将第二次在中国参加国际比赛,他已经是中国马术成绩最辉煌的骑手之一。

这一次,华天说,“我希望在杭州有一场精彩的比赛。”

投身公益,传播骑士精神

其实,华天在2022年还拥有了一个新身份——上海马术队队员。

“我父亲是北京人,所以过去我和北京的联系更加紧密,但是这几年我和上海的连接和羁绊越来越多。”

当聊起自己选择加入上海马术队的原因,华天说到了他对于上海马术赛项团队的欣赏和认可,同时也说到他和上海愈发紧密的关系——这其中不仅包括了他和上海马术队总教练陆炜从小到大的友谊,同时还有越来越多上海的马主加入了华天的团队。

“其实这一次签约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并不像外界想的那样说上海动用了多大的资源去吸引华天。”一位相关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华天看好上海马术的发展机遇,同时他也将很多公益项目放在了上海,希望从这里开始传播马术文化和骑士精神。”

的确,华天开始把回国后的重心放在公益项目上,希望传播马术文化和骑士精神。

早在几年之前,华天和他的好友就在上海创立了名为“骑士精神行动”的公益项目,希望打破人们对于马术“精英主义”形象的认知,并且计划在未来几年能够让超过4400名孩子有机会通过接触马术而接受品格教育。

在2018年,华天的“骑士精神行动”还获得了国际马联的同心协力奖。

“我希望马术文化能够在更广的层面上影响社会,我很幸运从小就和马一起长大,而且我妈妈同样生长在马术世家,所以我了解马术运动的真正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每一次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华天说起马术文化,总是会感谢马匹在陪伴他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教会他的尊重、责任和热爱。

“马术运动包含了人与动物之间的相互尊重,包含了合作,包含了相互信任,以及骑士精神。”

在去年11月,另一项以华天名字命名的“华天·人马一心”公益项目在上海正式启动,相比于“骑士精神行动”,这次的“人马一心”则是希望让更多青少年通过了解马房管理和养马,去领悟马术的文化和精神内核。

“这些公益项目其实就是分享我自己在马术中收获的经验,让青少年了解如何照顾马,以及一些日常流程,让他们体会做这些事的价值,以及要尊重他们面前的动物。”

“现代马术的文化和骑士精神起源于欧洲,但我相信它属于全人类和全社会,因为倡导的平等、尊重、责任和热爱,都是全社会的共同价值。”

华天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671个青少年运动员

不管是此前的“骑士精神行动”还是如今的“华天·人马一心”,华天在国内建立的这些公益项目主要针对的人群其实都是青少年群体。

“我深信中国马术的飞跃发展就将出现在我们的下一代。”当华天被问及为什么要为孩子们设计这些马术文化和骑士精神的公益项目时,他回答得格外认真。

“马是很特别的一种动物,孩子又是天真浪漫的,如果能让孩子和马以正确的方式在一起,那么两者之间一定会产生魔法般的效果。”

华天口中这个“魔法般的效果”最具体的表现,在他的预测中,就是中国马术的快速进步以及在整体上进入世界马术的优秀水平。

华天自己说,在他之前的中国马术先驱者和前辈们,还有他这一代的马术骑士拼尽全力,只是希望有更多人愿意了解马术运动,同时有更多人愿意去接受马术文化。

“马术的基础设施此前还非常落后,所以要在我这一代就发展到一个高度,是非常困难的。”

但随着一代代中国马术骑士和从业者们的努力,马术的土壤在中国已经耕耘起来,“北京已经有很多成熟的马场,他们培育马的水平包括马场的设施,已经达到了欧洲的水平。上海的马术产业也在快速发展,一个令人兴奋的例子就是,今年的上海市运会已经有数百名不同年龄的骑手参加。”

根据上海马术运动管理中心提供的数据,上届市运会,上海注册的青少年马术运动员是217个,而这届市运会注册的青少年马术运动员是671个。

往届市运会的马术项目两天就能比完,而这次的赛程延伸至了8天,其中,盛装舞步6天,场地障碍赛2天。

“我看到现在孩子们面前的机会以及父母对他们的支持,和当年已经完全不同了。所以在未来10-15年,我相信很多年轻的骑手能够出现在高水平的比赛中。”

当然,华天也强调,他并不是说下一代的中国年轻骑手们就能在未来10-15年站上奥运领奖台,但越来越多优秀骑手登上高水平舞台,会产生相互竞争的良性循环,促使他们和马匹都能更好地进步。

华天为孩子们分享马术心得。

“不希望只把眼光放在奥运上”

不过,当中国马术运动和马术产业快速发展,华天也有自己的担心,那就是一些年轻骑手会为了成绩而“急功近利”,从而忽略了马术文化的培养。

“我反而担心很多孩子希望他们的家长尽快给他们买马,因为这样的话,他们只能骑着一匹马去参加各种比赛。”

华天直言不讳,如果一直只骑一匹马或许可以在早期就在比赛中出成绩,但是并不利于长期的发展,甚至会限制他们在未来高水平赛事中的进步。

“欧洲的孩子在马术学校就会分配到不同性格或者不同种类的马匹,这样他们就会在和不同的马匹的交流和合作中,收获更多的经验。”

华天的这份担忧多少也和马术文化与社会的融合程度有关系——在欧洲,现代马术运动已经和社会融合了上百年,但在如今中国马术快速发展的时期,这种文化的融合程度还不高。

“我不希望中国马术发展就把眼光放在奥运上,这样反而会让年轻骑手们的未来发展受到限制,这是非常非常不好的。”

“我当然希望能够赢得奥运金牌。但马术是一项特殊的运动,在赛场上,还有你的马匹和你并肩作战。”

华天说,享受和马并肩作战的乐趣,才能更好地体会马术运动的精髓,这也是中国马术发展的关键。

“过程非常重要,要学会掌控自己的预期。马术不仅是为了胜利,更是为了去体会其中的文化价值和骑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