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场上干扰对手的方式有很多种。语言相同或相近(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同属于印欧语系-西罗曼语族,差异很小)的南美区,相互对话往往是干扰对手最好的方式。乌拉圭后卫希门尼斯用十万个为什么的方式干扰过哥伦比亚前锋法尔考。

法尔考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哥伦比亚vs乌拉圭的世预赛里。希门尼斯不止一次问法尔考:“为什么哥伦比亚的国旗和厄瓜多尔、委内瑞拉那么相似?”

面对希门尼斯无休止的提问,法尔考完全可以反问一句:“为什么乌拉圭和阿根廷的国旗那么相似?”因为乌拉圭和阿根廷的国旗都是蓝色和白色为底,配上太阳的图案。

实际上,乌拉圭和阿根廷的相似之处不仅仅在国旗上,还多个领域都极其相似。乌拉圭和阿根廷都是西班牙语国家,居民都是以欧洲移民后裔(阿根廷占97%,乌拉圭占90%)为主。两国居民的饮食十分相似。阿根廷人和乌拉圭人都爱吃烤肉(烤牛肉),都爱喝马黛茶。

探戈舞都是两国国粹,为了争谁是探戈的发源地,乌拉圭和阿根廷各不相让。足球场也是两个国家的“战场。

2011年美洲杯,乌拉圭队在阿根廷的土地夺冠后,乌拉圭媒体更是称自己为南美之王,表示自己美洲杯夺冠次数比阿根廷多1次(15-14)。直到去年美洲杯,阿根廷夺冠,阿根廷的夺冠次数才追平了乌拉圭。

那么,阿根廷和乌拉圭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共同被殖民的兄弟

阿根廷和乌拉圭位于南美洲东南部的两个国家。两国都位于潘帕斯草原上,南美航运价值最高的拉普拉塔河流经了两个国家。

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距离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直线距离为125海里。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蒙得维的亚,坐快船只需要90分钟时间。

两个国家的历史联系,跟西班牙殖民者有着密切的关系。

1492年,哥伦布意外到达了美洲大陆之后,美洲大陆和欧洲彼此割裂的局面被打破。1536年,西班牙殖民者抵达了这里,发现这里的印第安人大多数佩戴银饰。因此,西班牙殖民者叫这里是拉普拉塔(La Plata),意为银河。

在第一轮殖民战争中,西班牙占据了除巴西之外的美洲大部分地区。

相比于其核心地区秘鲁(印加帝国)和墨西哥(阿兹特克帝国),拉普拉塔地区地处高纬,当地经济发展滞后。西班牙殖民者并未重视这里。

1680年,葡萄牙殖民者沿着巴西殖民地南下,在拉普拉塔河支流——乌拉圭河的东岸建立了定居点。

乌拉圭一词源于该河流瓜拉尼语名称的西班牙语发音。对于这一名称有多种不同释义,人们常用说法是“鸟河”(查鲁亚语“乌拉河”,其中“乌拉”(urú)意为鸡雁)。

▲1680年,葡萄牙入侵乌拉圭河东岸

葡萄牙在乌拉圭河的殖民活动使得西班牙殖民者不得不重视拉普拉塔河地区。因为拉普拉塔河是南美地区航运价值最高的河流。一旦该河流入海口落入葡萄牙之手,对于西班牙的打击是巨大的。

西班牙凭借着强大的军事实力,逼迫葡萄牙撤出了拉普拉塔河下游。西班牙人建立了蒙得维的亚军事港口,以抵御葡萄牙入侵。

为了巩固对这里的殖民统治,西班牙于1776年在此地设立拉普拉塔总督辖区,首府为河西岸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河东岸称“内普拉塔”(Cisplatina)及“东岸区”(Banda Oriental),后亦称“东岸省”。

相似的国旗元素:源于独立战争

西班牙殖民时期,为了防止殖民地总督独大,设立都督辖区(南美设立智利、委内瑞拉)和司法辖区,削弱总督的权力。殖民地只能和宗主国进行贸易,与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被严格禁止。

18世纪末19世纪初爆发的法国大革命,将民主、自由的思潮传入到了拉丁美洲。1783年美国的独立给了被压制的西班牙殖民地反抗的底气。被压迫的拉丁美洲多次爆发了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斗争。

拿破仑战争期间,西班牙和葡萄牙因为支持反法同盟被法国占领。西班牙沦陷给了拉美独立运动的契机

1810年5月,在圣马丁、贝尔格拉诺等来自西岸领导人的带领下,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首府——布宜诺斯艾利斯爆发了反抗西班牙的“五月革命”。

五月革命爆发后,来自东岸的土生白人阿蒂加斯投奔布宜诺斯艾利斯,加入了反抗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之中,被任命为东岸地区的总司令。

1811年,阿蒂加斯解放了蒙得维的亚。1815年,阿蒂加斯解放了东岸全境。

在反抗斗争中,为了表示同西班牙殖民者划清界限,拉普拉塔的革命者把起义军身着的蓝色和白色作为国旗的底色。

两个国家的另一个元素就是五月太阳。关于五月太阳,有这么的由来。一种说法是认为,1810年5月25日,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召开了会议。当时正值阴天。就在乌云密布之时,太阳穿过了阴云。

该太阳被认为是吉祥的象征,太阳成为了日后阿根廷、乌拉圭的国旗象征。

另一种说法认为,五月太阳源于太阳神因蒂(Inti)。在印加帝国传说中,太阳神因蒂是创世神维拉科查(Viracocha)的儿子。印加人则自视为因蒂的后裔。

不管是因为太阳划过阴云还是尊奉太阳神因蒂的传说,五月太阳代表了美洲,尤其是印加帝国的文化,是拉普拉塔总督辖区与西班牙殖民者切割的表现。

1813年,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发行的新货币中,加入了五月太阳的元素。

乌拉圭和阿根廷:藕断丝连

面对共同的敌人——西班牙殖民者,东岸和西岸人民同仇敌忾。但当西班牙殖民者被赶走后,东岸和西岸的矛盾出现了。

东岸领导人阿蒂加斯认为新国家应该是联邦制国家,东岸享有高度自治的地位。这一方案遭到了贝尔格拉诺等人的否决。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领导人认为,东西两岸自古就是一体,应该建立中央集权制。

当时的东岸还面临着北部葡萄牙的反扑。1815年,东岸的西班牙殖民军队溃逃至北方的葡萄牙殖民地巴西,向葡萄牙求救兵。

拿破仑占领伊比利亚半岛后,葡萄牙王室逃亡巴西。东岸和巴西又无山脉阻挡。

葡萄牙人最担心的就是东岸的民族解放运动烧到自己的土地。

葡萄牙王室通过武装干涉的方式,扼杀拉普拉塔东岸的民族起义运动,顺带吞并乌拉圭。

西岸和东岸因为国家前途问题矛盾重重,葡萄牙的入侵是绝好的甩掉“累赘”的机会。

1816年,拉普拉塔宣布独立,将国名改成了拉丁语名称,也就是阿根廷。

阿根廷国旗将起义军身着的蓝色和白色加入其中,两间蓝色和一间的白色组成,象征了“公正及正义”。在1818年 将五月太阳加入国旗之中。这就是今天的阿根廷国旗。

1820年,葡萄牙国内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葡萄牙君主专制终结,葡萄牙王室旁落。葡萄牙王子佩德罗留在巴西。1822年,滞留巴西的葡萄牙王储佩德罗在当地贵族的簇拥下,宣布巴西脱离葡萄牙独立,成立巴西帝国。

巴西独立后,乌拉圭发动了反击巴西的起义。

阿根廷不希望巴西独大,一心支持乌拉圭的反抗。

1825年8月25日,乌拉圭领导人拉瓦列哈在阿根廷的支持下,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回到东岸,占领了首府蒙得维的亚。这一天也被称为乌拉圭的国庆日。

▲1825年8月,光复蒙得维的亚

阿根廷和巴西虽然都希望控制乌拉圭,但因为各自国内问题重重。最终,1828年,阿根廷和巴西签订了《蒙得维的亚条约》,正式宣布承认乌拉圭独立。

1828年,乌拉圭国旗设计者华金-苏亚雷斯(Joaquín Suárez)以起义军的蓝色、白色为底色,设计了九条杠,代表乌拉圭独立之初的九省。国旗左上角加入了五月太阳。

乌拉圭和阿根廷虽然统一无望。但两国的命运在战后也出奇相似。19世纪70年代后,世界经历了二次工业革命浪潮的洗礼。

乌拉圭和阿根廷坐拥优质牧场的优势,发展农业和畜牧业,以优质的粮食和牛肉,成为了世界粮仓、肉库。在对待欧洲移民的态度上,乌拉圭和阿根廷都秉持开放的态度。

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大批来自意大利、西班牙以及其它欧洲国家的移民涌入了阿根廷和乌拉圭。欧洲移民后裔成为了两国的主要人口构成。因此,在南美洲有这么一句话:阿根廷和乌拉圭来自船上。

这些欧洲移民中,意大利移民数量占据大多数。阿根廷人口中,意大利人占一半比重。梅西、迪马利亚、佩泽拉就是意大利移民的后裔。

乌拉圭也有不少意大利移民后裔。例如卡瓦尼。

相比于乌拉圭,阿根廷的欧洲移民比重更大,而且国家多元。例如阿根廷后卫海因策,是日耳曼移民的后裔;阿根廷中场麦卡利斯特,有苏格兰和爱尔兰血统;迪巴拉、福伊特则有波兰血统。

一些贫困的移民的消遣生活探戈舞,如今成为了两个国家的国粹。

梅西和苏亚雷斯就是一对好朋友,但在各自国家队比赛时,双方各事其主。梅西、苏亚雷斯的关系似乎就是阿根廷和乌拉圭两国人民的关系,除了足球场上各事其主,其余的时候,大家都是朋友。

纪念碑球场的看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