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寒冰报道 卡塔尔世界杯刚刚落幕,500万阿根廷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为梅西和他的英雄团队疯狂。梅西毫无疑问是绝对的主角,但屡次扑出点球的门将马丁内斯是当仁不让的“男二号”。谁又能想到,正是这位拿到世界杯最佳门将大奖的“扑点球高手”,首战沙特被对手两次射正都失球后,需要求助心理医生才找回感觉,随后才帮助阿根廷队一路过关,成为门前万夫莫开的“圣马丁”。阿根廷人津津乐道他在决赛的点球大战中,明显有预先设计的心理战术,包括故意将皮球抛出右侧边线,成功让主罚点球的楚阿梅尼上当,以及扑出点球后的耸肩舞,都是非常奏效的心理战术。

因为没有带上心理医生萨莎·斯雷达详维奇出征卡塔尔,塞尔维亚成为 32 强唯一没有配备专职心理医生的球队。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世界杯32强只有塞尔维亚没有专职心理医生随队。可以说,这届卡塔尔世界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心理医生们的竞技舞台。他们要帮助球员调整心态,甚至参与技战术层面的“心理战”,将他们称为世界杯各队的第27名球员,一点不为过。至少,马丁内斯的私人心理医生大卫·普莱斯特里配得上这个美誉。

世界杯赛场拼心理

斯托伊科维奇拒绝美女医生斯雷达诺维奇随队。

世界杯是比拼球员技战术、体能的赛事,但更是比拼心理的大赛。塞尔维亚是世界杯上唯一没有专职心理医生的球队,欧洲球队一般都设有至少两名心理学家,有的甚至有三人,分别负责前锋、中后场甚至门将。塞尔维亚队原本也有专职心理医生,刚与巴萨签订6年合同的萨莎·斯雷达诺维奇之前一直免费为自己的国家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但斯托伊科维奇教练不希望有女性员工随队,塞尔维亚足协也认为女员工会分散球员注意力。结果就是塞尔维亚在小组赛对阵喀麦隆3比1领先时,4名球员心态失衡导致被逼平而痛失出线权。

斯雷达诺维奇认为,如果队内有心理医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巨大失误。斯雷达诺维奇之前曾先后为马竞和贝蒂斯工作,巴萨向贝蒂斯支付了违约金将她挖到队内,足见其价值。她也谈及了卡塔尔世界杯各队的心理状况,斯雷达诺维奇认为心理准备最充分的是法国队,整个世界杯期间都能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据她透露,西班牙、德国、法国和英格兰都至少带了两到三位心理医生,分别负责不同位置的球员。因为进攻球员和防守球员的思维方式不同,承受的压力也不同。

传统运动心理学强调教练是球队最主要的心理干预专家,但他不应该负责处理更衣室内球员的内讧,球员个人承受的心理压力和信念,以及教练组自己的紧张情绪。作为现代足球分工足够细致的工种,心理医生的职能就是帮助教练了解他的球员心态,从而更好地排布主力阵容,有针对性地安排战术,以及换人和改变战术。教练除了部署战术,至多会在表面上完成激励球员斗志的工作,但真正的幕后英雄是各队的心理医生。是他们在训练和比赛前后,平衡球员们的心理,让他们消失对比赛的恐惧,以及对失利的沮丧,以最好的心理状态投入到比赛中。

塞尔维亚拥有一大批出色的运动心理专家,只是很遗憾没有人尽其用。前南斯拉夫水球队是最早意识到运动心理学对球员取得大赛佳绩重要性的运动队,早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他们就聘请了运动心理专家担任心理医生。近15年来,所有在奥运会和重大赛事获得奖牌的塞尔维亚运动员背后都有运动心理专家的帮助,包括在世界杯预选赛表现出色的塞尔维亚队。

心理医生成就“圣马丁”

阿根廷队有专职的心理医生,但门将马丁内斯有自己的私人心理医生。大卫·普莱斯特里是英格兰人,是阿森纳男女足一线队的心理和个人发展主管,马丁内斯效力阿森纳时与他相识,后来转会阿斯顿维拉,还经常咨询这位给了他很大帮助的运动心理学专家。这次卡塔尔世界杯,可以说正是普莱斯特里挽救了马丁内斯,让他从举国声讨的门将摇身一变成为仅次于梅西的世界杯英雄。

尽管普莱斯特里遵守职业道德,没有透露马丁内斯的情况,但他还是公开谈及了运动心理层面的世界杯之战:“世界杯是精英运动员参与的最高级别的比赛环境,球员需要承受比平常更大的压力,心理干预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他强调,这种现代足球工业带来的加速度,与球员个体的情绪发展和成熟度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一致,需要心理医生们帮助球员认清自己,摆正心态。

世界杯期间,国际足联还特别提及心理专家卡马乔的关键作用。哥斯达黎加在首战被西班牙7球血洗后,能在次战顶着巨大心理压力战胜日本队,最大功臣就是卡马乔。他从去年6月就开始进入哥斯达黎加队,与教练组和管理层密切合作,共同制定战术和用人。卡马乔负责每场比赛前后球员心态的调整,但不是传统的心理医生,让病人在沙发上耗费大量时间。相反他和球员们一起训练,他密切关注球员的反应速度、注意力、意志力、情绪管理等方面。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哥斯达黎加才真正接受了现代足球的运动心理基本理念,例如合理开发球员的大脑功能、冥想和充分重视睡眠。

包括英格兰在内的7支欧洲球队,都面临着额外的心理压力——球员们需要承受抗议东道主的心理压力,还要尽快从联赛模式切换到国家队模式,以及9月欧国联的失败带来的沮丧情绪。事实证明,这7支过分政治化的球队带给球员的心理压力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德国、比利时、丹麦和威尔士止步小组赛,英格兰、荷兰、瑞士进入了16强,仅有最看重球员心理状况的荷兰和英格兰进入了8强,但最终还是输给了心理素质更好的阿根廷和法国。

这个意义上,这届世界杯堪称运动心理学发挥作用最突出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