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实在没有哪怕神经!——大哲

卡塔尔输得一点儿脾气没有,伊朗输得错综复杂,本以为亚洲这回在自己家门口现大眼了,沙特和日本突然就拿下了阿根廷和德国,还都是绝处逢生落后之后的翻盘,这俩队可是老牌强队,上上届世界杯的前两名啊。唏嘘感慨中我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

盛小元是我小学同学。用我们当年的话来说,长得癞唧唧的。个头矮小,面黄肌瘦,尤其是那一头的小黄毛特别扎眼。我们都剃平头,他的头发却自由生长,因为发质偏软,有风没风的都能飘飘。要是我还没形容明白,你就想想李铁就知道了,只是小元没掌握自吹的神韵。因为这头发,他有个响亮的外号:小黄毛。那会儿刚上小学,小元学习也不行,老是垫底儿,考试抄都抄不明白。

上述属性决定了当年他被欺负的可能性最大,现在有个名词叫校园霸凌。比我们高一届有个叫大飞的,刚兴喇叭裤的时候就穿上了。不知咋地,他总瞅小元不顺眼,三天两头带人堵小元。小元也总是一副被欺负惯了的样子,逆来顺受着。后来学了鲁迅的课文,我把那个时候的小元定义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可有一天班里突然跟炸了锅似的,一堆同学满脸兴奋的样子。我赶紧凑过去问怎么回事。同学眉飞色舞地说,小元把大飞堵了,追得大飞满世界跑,还一直追到了家里去。我追问是怎么堵的,小元拿的什么家伙?砖头还是铁棍?同学说什么都没拿,就空着手,大飞怎么怂了呢,可能就是因为从小元黄毛底下淌下来的血吧。小元也不说话,也不哭,就是紧紧地贴着大飞,打倒了爬起来继续贴,贴着贴着就把大飞贴毛了。

那次壮举之后学校里再没人敢欺负小元了,而且给他起了个新外号:小胜利。没多久,小元他爸调动工作,小元也转学了,后来听说,小元到了新学校学习也越来越好了,没谁知道他曾经被欺负的事儿,也没谁知道他的壮举,包括他曾经的外号。

大飞一直在我们学校上到初中毕业。后来他留了一级,就跟我同学了。他家里条件好,他爸是改革开放第一批下海的,赚了不少钱,平时应酬多,对大飞也管得少。现在看大飞算第一拨儿富二代吧。

小元把他堵得没脾气之后,他着实老实了一段时间。可没多久小元转学了,大伙儿渐渐也就淡忘了他不太光彩的过去。再后来小小年纪的大飞把社会上那点儿东西都学明白了,比如喝酒、抽烟、找女朋友什么的,渐渐给自己打造成了花花公子的人设。只是没那么嚣张了,并不怎么欺负别人。倒是出了校门就开始招摇,后来还天天拎着个双卡录音机把迪斯科放得声音老大。老师也不太愿意管他,管他他也不听。

有一天班里又嘁嘁喳喳起来。一堆同学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我刚想凑过去问,他们忽然不吱声了,齐齐往门口看。只见大飞蔫头耷拉脑的进来了,完全没了平时的趾高气扬。放了学,同学告诉我,公安到大飞家去把大飞他爸带走了。说是他爸犯事儿了,当时把大飞吓得都忘了哭了。

后来,我听说大飞他爸被判了八年刑,据说既有什么钱的事儿又有什么作风的事儿。再后来大飞也慢慢地跟我们打扮得一样了,只是自己觉得就矮了三分,看人的眼神都偷偷摸摸的。老师批他的时候声音稍微高一点儿他就开始腿打哆嗦。有的同学们私下里就不叫他大飞而叫他“大哆嗦”了,但是没谁真的叫到他的脸上,这外号也就没流传开。

我想,现在应该也没谁知道他曾经有过那么个外号吧,但愿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对他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人间很多事儿都跟钱有关,但也没那么特别有关,精神作用同样很重要。卡塔尔、沙特、日本,在足球上都有大量的金钱投入,实力在不断地增长,增长到了有能和强者角力的机会,于是场上的那口气就可以成为决定他们各自命运的重要影响因素了。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也接近真理。

壹点号一路迤逦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