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畬宗师

开合,虚实变化的总机关

一一李亦畬《论虚实开合》集解(四)

李新方

【原文】虚实即是开合,走架打手著著留心,愈练愈精,工弥久技弥尚矣。

早期油印本《廉让堂太极拳谱·论虚实开合》

早期油印本《廉让堂太极拳谱·论虚实开合》

【解曰】“虚实即是开合”,开合,是李师最先提出的太极拳基本概念,拳论中论及开合者凡六处,除本文外还有,《五字诀》三处:“三曰气敛……吸为合为蓄,呼为开为发”;“五曰神聚……开合有致,虚实清楚”;“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开。合便是收,开即是放。能懂开合,便知阴阳”。《走架打手行工要言》两处:“收即是合,放即是开。静则俱静,静是合,合中寓开;动则俱动,动是开,开中寓合”;“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于阴阳开合中求之”。

李师拳论六论开合,这个六字,与六合的六,并非只是巧合,而确有妙谛。六合一般指上下四方,即人类已知的宇宙范围,“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庄子·齐物论》),六合之外,即未知的宇宙范围,即使是圣人,也只能存而不论。六合之内是合,六合之外是开;但只有已知与未知,有限与无限加在一起才是对宇宙的完整认识,这也是合。

目前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可以观测到二百亿光年的范围,在人类已知的范围内,宇宙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的一切变化都是开合运动。物质转化为能量是开,能量生成新的物质是合;物质与反物质相遇发生湮灭,转化为纯能量,也是合。化学变化中由⼀种物质⽣成两种或两种以上其他物质的分解反应,是开;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物质⽣成⼀种新物质的化合反应,是合。一切物品的制造,都是合;一切物品的毁坏,都是开。一切生命的产生,都是合;一切生命的死亡,都是开。

武术中的六合之说由来已久,一般以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为内三合;以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为外三合。然而,六合首先是六开,心、意、气与手足、肘膝,肩胯,都有各自不同的功能,这就是开;有开才能合,在运动中要求协调一致,就是合。还有以精、气、神相合为内三合,以手、眼、身相合为外三合,或以眼、心、意、气、力、功相合为六合之说,都是同样的道理,六合首先是六开,没有六开就不会有六合。

然而,开合究竟是什么?学太极拳的许多人常常讲开合,却并不知道开合究竟为何物,往往把某个外形动作当成了开合。根据上引李师六论开合与本文全篇,可知开合在内不在外,“紧要全在胸中腰间变化,不在外面”(李亦畬《五字诀》),开合即是阴阳,即是虚实,即是动静,即是呼吸,即是蓄发,即是收放,即是引拨,但其中最重要的是虚实,虚实即是开合,开合即是虚实,虚实是意与气的开合运动,开合是虚实变化的总机关。

左虛右实之图

右虚左实之图

是以实中有虚,虚中有实之总纲,亦即合中有开,开中有合之总纲;顶、膀、指、胸、脊、腰、腿、脚全身八纲位之虚实,亦即全身八纲位之开合;周身一处一虚实,亦即周身一处一开合。人站立时,自然是上虚下实,气由上而下为合,气由下而上为开,是全身上下之开合也。顶曰虚领顶劲,是虚中之实,开中之合也。脚曰脚提者,是实中之虚,合中之开也;脚悬者,是虚中之实,开中之合也。中为脊,图中以连续三角符,并实线、螺旋线示之,脊骨节节上拔,是虚中之实,开中之合也;脊骨节节松沉,是实中之虚,合中之开也。走架打手莫不如此,乃能上下一气贯串,八面支撑,进退转换无不得机得势,是全身上下虚实开合之妙用也。

胸,图中以玦形符示之,胸曰运动者,“以意使气,以气运动”之机关也,而开合为意与气之运动的总机关,故胸又为总机关之总机关也。脊曰直竖,是胸腹为虚,脊背为实,气贴于背,敛入脊骨,前开而后合也。气由脊骨而两侧,合中之开也;由两侧而前,开中之合也。

膀曰膀松、膀活,全在胸之以意使气,以气运动,故有松活灵动之妙。气由指而膀而脊,气之合也;气由脊而膀而指,气之开也。手臂在上,腿脚在下,上虚下实,上开下合也。手臂外撑,开中之开也;手臂内抱,开中之合也。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是左开而右合也;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是右开而左合也。

腰,分别位于图中由脊向左右两侧下方之两条斜线的中部,一曰腰变,一曰腰换。是谓腰左虚则全身左虚,左虚则右实,左开而右合也;腰右虚则全身右虚,右虚则左实,右开而左合也。人们都说腰上太极,腰为虚实变化的总机关,又谓胸为总机关之总机关者何也?虚实开合,紧要全在胸中腰间变化,而虚实与开合又是有所不同的,虚实变化是开合的内容实质,开合是虚实变化的操作方法。是故胸与腰是有分工的,胸是指挥机关,负责“以意使气,以气运动”的,重在开合,故胸曰运动;腰是执行机关,负责执行命令的,腰为驱使,腰在腿上,腰脚并提,重在虚实,故一曰腰变,一曰腰换,并处于图中不同位置,两图示之明矣。

人站立时上虚下实,而又有左右、前后之虚实,是上下、左右、前后皆有开合也。左虚则右实,是左开而右合也;右虚则左实,是右开而左合也。曰脚提者,实中之虚也,亦合中之开也;曰脚悬者,虚中之实也,亦开中之合也。进步先进前脚,进步必跟,是前脚为开,后必合之;退步先退后脚,退步必随,是后脚为开,前必合之。

太极拳打手

“走架打手著著留心”,走架、打手,是太极拳实战训练的两大基本方式,两者一而二,二而一,练的都是虚实开合,也就是太极,走架是自身的虚实开合,打手是用自身的虚实开合完成己与人的虚实开合。拳架在刚学的时候还是空架子,必须要用内功心法来充实,故曰著著留心,王武李论字字句句都是不可多得的内功心法,而李师以开合二字出之,实乃发前人未发之秘,是全部内功心法的集中概括,可谓深入浅出,执简驭繁,纲举目张,曰著著留心,即拳架的每个动作著势,都是完整的虚实开合,都要用心完成意与气的运动,乃能一著有一著的体会,一天有一天的心得。

打手作为己与人之开合,与走架作为自身之开合并无本质的差别,只是为了验证走架的对错,能赢人不一定对,还要看赢得是否轻松,但不能赢人肯定不对。人合我,必以彼力的作用点对准我的重心,彼占主动;我则开,使彼力的作用点离开我的重心,并在我占主动的条件下合之,使彼力的作用点回到彼之重心;整个过程要在同一时空点完成,所谓形随人动,势由我主,机由己发,力从人借,即合即开,即开即合。如果做到了,就不仅能赢人,而且赢得轻松,干净利索;如果做不到,那一定是因为自身的开合没有练好,还要在走架时著著留心虚实开合,多下功夫。

其中最重要的是,著著都要留心气的开合运动,前文“右二图,举一身而言,虽是虚实之大概,究之周身,无一处无虚实,又离不得此虚实”,两图中顶、膀、指、胸、脊、腰、腿、脚八纲位之虚实变化,实际上都是气的密度之变化,只有气的密度变化才是虚实变化的内在实质。气与形的关系也是开合,形必须适应气的密度变化之要求,这是合,但气与形毕竟是分开的,与彼接手后,很多情况下接触点是不动的,甚至整个身体姿势动作都不动,只是气的密度因敌变化,故能形人而己无形,“忽隐忽现”(王宗岳《太极拳论》),即合即开,即开即合,化发只在呼吸之间。

当然形的开合也并非不重要,特别是在初学阶段,学到一套符合气之开合要求的高级拳架是最重要的,后来的提高就比较顺利,不符合气之开合要求的拳架是不可能练上真正的太极拳功夫的,但形的开合在任何时候都必须适应气的开合之需要,而不是相反,气胜形则顺,形胜气则背。

“愈练愈精,工弥久技弥尚矣”,在李亦畬之侄孙李福荫1929年出版的《廉让堂太极拳谱》、李亦畬之孙李槐荫1935年出版的《李氏太极拳谱》中,原文都是如此,后来许多专著在收录或引用时,把“工弥久技弥尚矣”改作“功弥久,技弥巧尚矣”,加了一个巧字,显系画蛇添足,或改作“功弥久技弥精矣”,亦未理解尚字之真义,与“愈练愈精”语义重复,且尚字,较巧、精二字程度更高,范围更大,只有在“愈练愈精”的基础上,乃能“工弥久技弥尚矣”。“尚,上也”(《广雅》),《尚书・孔安国序》:“以其上古之书,谓之尚书”。又,《论语·颜渊》:“草上之风,必偃”,而《孟子·滕文公上》,则作“草尚之风,必偃”。尚的本义即为上,引为上乘、高尚、高妙、崇尚、尊崇等。

是说在走架打手的每一著势动作中,都要按照以上要求,仔细留心意与气的开合运动,就会越练越精,用功越久功夫就越上乘,越高妙,越为世人推崇。“愈练愈精,工弥久技弥尚矣”,此言看似平常,但万万不可平常看过,惟太极拳功夫乃能如此。万籁声《武术汇宗·武功修养》:“武功三年小成,十年大成,无论何门功夫,果能有十年纯功,未有不能告结束者!盖功夫亦无苦习数十年而无止境之理”!外家拳功夫的确如此,而太极拳的虚实变化作为意与气的开合远动,却是永无止境的,故太极亦曰太上,太上者最上也,《礼记·曲礼上》:“太上贵德”。又,《墨子·亲士》:“太上无败,其次败而有以成”。司马迁《报任少卿书》:“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北宋秦观《心说》:“太上见心而无所取舍,其次无心,其次虚心,其次有心”。

太极拳走架

那么,为什么说走架打手之虛实开合功夫的提高是永无止境的呢?只要看看所追求的具体目标就完全清楚了,即无一意不到,无一处缺陷,无一瞬迟滞。太极拳的一切要求都是意,全身虚实开合之总纲,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合中有开,开中有合是意;顶、膀、指、胸、脊、腰、腿、脚八纲位的虚实开合,也是意;周身一处一虚实,一处一开合,也都是意。走架打手时以意使气,以气运动,著著留心,就会使全身八百三十个穴位逐渐产生气旋,直接摄取宇宙真气,并各自混成一球,即周身一处一虚实,一处一开合,一处一太极,继而混成八纲位之太极,再由八纲位之太极混成全身整体太极,此时的虚实变化,实际上是气的密度之变化,全凭意与气的开合运动完成,外则无形无相。

密度,是物质在单位体积内的质量,气无形而有质,气也是有质量、有密度的。日久功深,从周身一处一太极,到八纲位太极、全身整体太极之气的密度都不断增加,渐至气势圆满,无有缺陷,触之则旋转自如,无不得力,故学太极拳只要练对了,达到一般的懂劲水平并不难,李师《五字诀》讲过,“从此做去,一年半载,便能施于身”。

但太极拳的走架毕竟不同于站桩,打手也不同于一般武术的散打,或一般的推手,要在走架打手时做到无一意不到,无一处缺陷,决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如果把走架的连续过程摄制成一部电影胶片(视频),那么,再高级的站桩功法也只是其中的一张胶片(截图),因为站桩没有虚实开合的要求,故学太极拳的人可以兼习站桩,也可以打坐,但站桩、打坐和其他一切功法都不能代替走架,只可作为走架打手之馀的补充,同时,既然学了太极拳,就不能离开虚实开合的内功心法,叫做“行住坐卧,不离这个”。

凡学太极拳有得之人大多都有这样的体验,刚学时感觉很容易,一套拳架很快就练熟了,当他懂得了“转实不转虚”的秘诀后,特别是如抱虎推山、倒撵猴、大云手等旋转幅度较大的著势,就会觉得转身的难度很大,及至明白了全身虚实开合之总纲,与顶、膀、指、胸、脊、腰、腿、脚八纲位之虚实开合的各项要求,就会觉得太极拳越学越难练了。

“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庄子·天下》),开合即是动静,走架连绵不断的动作过程每一瞬间的时间节点,都是运动的,又都是静止的,每一瞬间都是意与气的开合运动,对气的密度变化都有严格要求,要做到无一意不到谈何容易?而在某一瞬间有一意不到,便有一处缺陷,便有一分迟滞,便有为敌所乘之可能。一个人自幼学拳而深得真传,即使十几岁懂劲,中年已是一流高手,精益求精,一天有一天的变化,到了老年,谁敢说已经做到了“无一意不到,无一处缺陷,无一瞬迟滞”?只能一步一步地接近这个目标,十三势中的这个採之所以居乾卦之位,就是因为採曰意在人先,当习练者达到无一意不到之时,才可以说採的功夫练成了,达到了纯阳境界,在任何时空点都无隙可乘,即所谓神明,英雄所向无敌,但即使到了这样的境界,仍然有不断提高的空间。(连载竟)

《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