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德布劳内,是一名来自比利时的足球巨星。

即便如今的我还需要征战卡塔尔世界杯,但并不妨碍我对于东方神秘国度的向往,希望能通过互联网拥有一段缠绵悱恻的跨国之恋。

所以我克服了诸多困难和阻碍,成功在某交友APP上注册了账号,还努力将自己的个人资料翻译成了一份中文简介,想要用短短的几句话展现出一个平易近人的球星形象。

万幸的是,我的热情似乎感染到了其他人,很快就有不少人给我在评论区留言,这让我很开心。

前两条评论看上去一摸一样。但我需要翻译一下,哦她们想要跟我结婚?这也太奔放了。

哦,第三条评论还照顾我是外国人,说了英语——不过她可能不知道我其实是比利时人,平时说的是荷兰语。但没关系,我看得懂。她在夸我很帅,而且跟前两个人一样也要结婚?!

不是说好东方主打的是一个委婉吗?

鼠鼠我啊,真的是很失望呢……

为什么我会用“鼠鼠”自称?!

哦,原来我不是比利时足球巨星,也不是什么德布劳内,只是一个来自孙吧的“钓鱼佬”而已。

就像不少人知道的那样,孙笑川吧不仅是抽象文化的聚集地,还被送上了“互联网厕所”的称号。

而性别对立这种容易挑起大战的话题,更是吧内经久不衰的重头戏。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吧里开始有人到其他的交友软件上钓鱼。

至于过程以及内容,大多跟上面的“德布劳内网恋”差不多。在伪装成海外留学生等各种身份之后,不少吧友发帖晒出“战果”,表示自己确实遇上了不少“女用户”(真人性别未知)的嘘寒问暖,以及更为直球的“你好,结婚”。

比如这位吧友就伪装成了一位精通中文的日本人,和主动发私信的女生聊了起来。很显然,关于孙把人跑去这些软件钓鱼的事情,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扩散,但这位老哥坚定的“不”上套:我看不懂捏。

然后便是对方一大串“地图炮式”的吐槽,东拉西扯了半天之后才终于图穷匕见:小哥哥交个朋友吗?

至于事情的后续,显然是这位反侦察意识很强的老哥将整个故事和聊天记录都完整的发到了贴吧里,供大伙取乐。

不过,这么强的“意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也有的人聊着聊着就露出了“鸡脚”,被对方无情嘲讽,愣在原地。

更有老哥在等待鱼上钩的途中就撑不下去了。

因为他的主页并没有像其他老哥那样,出现颇具暧昧气息的私信,画风显得相当正经:你能教我写作业吗?

为了做戏做全套,这位哥们用自己的高中英语水平(楼主自述)一边百度一边解题,拿下了这一页英语试题。

本想着事情到这儿就算结束了,但没想到还有第二位学生慕名而来,没办法,只能罢工了。某种程度上他的目的也算达到了,毕竟都是为了逗大伙笑,无论是成功钓鱼还是当义务英语家教,都显得很有节目效果。

也有没聊几句直接开始对暗号,宣布“胜利会师”的意外情况。

或许就像评论区其他人说的那样,这种钓鱼在之后可能会演变成一种千层博弈,只有演技更为精湛的友军才能反钓这些“钓鱼佬”。

当然,尽管这些钓鱼事件有胜有败,但至少某种程度上,最终的目标算是实现了,不光挑起了性别对立,还能满怀“成功喜悦”的留下一句:你看,我就说这些软件上没什么“好人”。

可还没高兴多长时间,对照试验来了——一些老哥假扮女生,开始反钓这些软件上的男用户。

老实说,比起上面扮老外掉女生,这次的戏码看上去要更为“露骨”一些——但带给这些钓鱼佬的成就感似乎也更多一些。

准备工作都完成之后,这位老哥也迎来了第一条上钩的鱼:

在这位老哥和“不知名大叔”交流了半天之后,又有第二条鱼上钩了——小朋友,14岁就开始搞网恋,你认真的吗?

有其他人起了头之后,不少人前仆后继,用各种网图开始自己的“钓鱼大业”。从那些分享的帖子里,有看到过比上面这种更为“露骨”的对话。

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明知对话双方是两个男人的前提下,我的良心告诉我:不应该将某些内容发出来恶心其他人。

如果真的有朋友感兴趣的话,不妨自己去看下,我相信那些帖子到现在还是蛮新鲜的。

对照试验结束之后,成功钓鱼的老哥们也开出了新的“地图炮”:你看,这些软件上的男用户不也一样?

甚至在知乎上搜索类似的情况,还能看到这样一条回复:

治好了我的择偶内耗。

很显然,或许大多数人看到这些帖子都会一笑而过,可总会有几个当真的。而这种性别对立的帖子在当下似乎也的确很有市场——贴吧、微博、小红书等都有它们的身影,而这些社交软件也都有了各自对应的“称号”(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但——何必呢?

这次的钓鱼事件,实质上就是一群人无聊整活而已,这种用少数群体去试探少数群体,然后用得出的结论去拷打大多数群体,本就是一个“不科学”的事情,论证出来的结果也就是个笑话。

所以,不妨将这次“钓鱼”当成一个有些混沌的乐子,看完之后笑笑也就算了。

至于恐男恐女什么的,真犯不着,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