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盛大开幕,世界杯赛场上,人山人海的球迷没有一个戴口罩的,仿佛回到了疫情前的赛场一样,深深刺激着仍处在疫情恐惧当中的中国球迷。

卡塔尔世界杯

疫情三年,从政府到老百姓,因为抗疫都已经疲惫不堪。大量企业倒闭,店铺关门,裁员失业潮席卷而来。中央最新发布的防疫指导意见二十条,明令地方政府要严格执行国家统一的防控政策,严禁随意封校停课、停工停产、未经批准阻断交通、随意采取“静默”管理、随意封控、长时间不解封、随意停诊等各类层层加码行为,但是大部分地方视而不见,依然我行我素,随意使用封城手段来阻隔病毒传播,给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老百姓苦不堪言。

其实很好理解,虽然中央发布了20条指导意见,但是如果疫情失控会危及地方官员的乌纱帽,把疫情防控跟政绩挂钩,那没有官员愿意拿自己的仕途来冒险的。我想,只有中央把这个枷锁给解除了,地方官员在执行指导政策的时候才能撸起袖子干吧。

岂能一封了之?

疫情三年,病毒不断在变异,人们的心态也在改变。2020年怕本土,2021怕输入,2022怕封控。似乎,老百姓在心理上和经济上都难以再承受持续的封控了。那我们的防疫手段是否也应该随之改变呢?我们是否也应该像国外那样完全放开呢?

近期关于放开的言论甚嚣尘上,而石家庄的短暂放开也似乎让放开派看到了曙光。但同时,也有很多清零派反对放开,担忧放开会产生医疗挤兑。而且石家庄的放开行为,并未有其他城市跟进。

然而从现阶段国内外的数据来看,奥密克戎已经变得对人类没什么威胁了,我们是否应该转变思路,放开封控,开始学会跟它共存,就像与流感病毒共存一样呢?

现在各地执行的封控政策,仅在全员核酸这一块,就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以广州2000万人口计算,一次全员核酸成本估计就要将近一个亿,且同时占用了大量的医疗、警察、基层的资源。而这波疫情,广州已经开展了几十轮全员核酸,再加上之前的常态化核酸检测,今年耗费在核酸检测上的费用估计不少于五十亿,而这还不算封控产生的人员成本、交通转运成本、隔离成本和治疗成本。

而相对于这可计算的支出,其实防控对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反而更大。仍然以广州为例,如果没有疫情和过度防控,广州GDP增速应保持在8%上下,而2022年前三季度广州GDP增幅仅为2.3%,而广州疫情最严重的的是第四季度。也就是说,对于体量接近3万亿的广州来说,疫情导致广州一年损失了将近5-6个点的GDP增量,约2000亿。上海、新疆这些封城超过3个月的地区,对GDP影响更大。把广州的情况简单推算到全国,疫情防控的投入和带来的经济损失合计约10万亿。当然数据只是估算,仅供参考。

另外,封控造成的社会影响,比如生活保障难、就业难、就医难、上学难等,也是不可忽视的。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由于防控造成的次生灾害致死人数,可能已经超过奥密克戎致死人数。

全员核酸检测

所以,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和从百姓承受能力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观点,是支持放开的,也到了一个相对合适的时间点。在此,我谈谈我支持的放开形态。

1. 我支持的放开,绝对不是躺平。

不能躺平,是因为我们确实还有很大基数的老人、小孩和基础病患者。

如果现行的疫情防控每年给国家造成10万亿的损失,那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些钱投入到打造全新的“村(社区)–乡镇(街道)–县区–市”四级医疗系统,加强人员培训,购置医疗设备,加强重点人群防护。这些投入,不仅可以用来预防新冠造成的所谓医疗挤兑,也可以大大改善我们薄弱的医疗设施,同时用于其他病的治疗。这样也可以加快我国医疗设备产业的快速增长,而不是仅仅肥了核酸企业的腰包。

从二十条来看,中央已经在要求各地医院建立分级分类诊疗方案,加快相关药物储备,加强对重点人群的保护。其实,这就是给我们今后的防疫政策指明了一个方向。

2. 我支持的放开,一定要防止简单粗暴的封控,消除对病毒的恐惧。

我们的防疫政策,首先要将防疫结果与政绩脱钩,避免给地方官员上枷锁,这样也是避免地方官员简单粗暴“一刀切”地封控。防疫要以科学为根据,在放开的同时,向民众普及病毒变异的知识,提高民众科学素养,教育民众改进个人防护习惯,消除对病毒的恐惧。很多时候,造成社会动荡、医疗挤兑的,不是病毒,而是人心。

3. 我支持的放开,不以清零为目的,但绝对不是对病毒传播放任不管

很多反对放开的人群,最大的担心就是会产生医疗挤兑。其实这个现象在已经放开很久的国外并没有发生。 目前看来,消灭奥密克戎和阻止它的传播基本不可能,但我们完全可以采取一些手段比如接种疫苗、保持社交距离和在密闭场所强制戴口罩等来减缓病毒在社会面的传播。减缓病毒传播的目的,就是防止一小段时间内造成大面积的病毒感染。由于奥密克戎的重症率很低,所以只要能做到避免同一时间大面积感染,我们就可以使用现有医疗资源来救治占比很小的危重症患者,避免出现医疗挤兑。而对于无症状和轻症患者,通过居家隔离自愈,来形成免疫屏障。

4. 我支持的放开,应当未雨绸缪,建立先进的预防大规模传染病的机制。

新冠病毒目前变异至奥密克戎,危害性很低,但是我们至今仍不知道新冠病毒从哪里来的,所以我们也不可预见病毒变异是否会突然违背现有科学规律发生突变而毒性大增;我们也不可预见短期内是否会有其他病毒出现,无论是来自大自然还是某些阴谋实验室。

放开后,我们的科研机构和相关企业应该加大力度研发疫苗和药物,最大程度降低病毒带来的危害。同时,政府应该根据三年来的防控经验,形成一套科学的、完善的、先进的传染病预防机制,加强物资和药物储备,为今后可能发生的大规模疫情做好功课。

疫情防控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难就难在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但是战争的结果,不一定就是你死我活。虽然我们一直说“人定胜天”,但我们也可以跟自然共存,跟大自然的任何生物共存,只要它没那么大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