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乒乓球队在近几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东京奥运会混双项目中获得一枚金牌。日本乒乓球在历史上经历了辉煌与衰落,又在近几年表现出明显的复苏势头。

一、日本乒乓球运动的发展路径

1.起源与萌芽阶段(1950年之前

乒乓球起源于19世纪末的英国,日本作为亚洲最早开化的国家之一,与西方国家之间有着较频繁的交流,而就在此期间,乒乓球就从西方漂洋过海传入日本。据记载,1902年在欧洲考察体育运动的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的教授坪井内道,将乒乓球器材带回了日本,使乒乓球运动第一次在日本生根发芽。起初,乒乓球运动多是在日本的大学、旧制中学里较为流行,这些学生爱好者组成了校园乒乓球俱乐部组织,开展乒乓球活动。

1921年,日本的首支乒乓球管理机构大日本乒乓球协会成立,并在关东和关西地区分别设立了分部。不过,由于协会管理无序且内部纷争严重,最终分裂。在分裂状态下,全日本乒乓球比赛每年仍举办二三次。1926年,在第三届明治神宫体育大会上,乒乓球首次作为正式比赛项目。1927年,第八届远东运动会增设乒乓球为公开比赛项目。1931年,日本乒乓球协会正式成立,协会修订了制度章程,并扩充了地方组织,在全国各地都成立了支部。该协会于1936年举行了首届全日本乒乓球选手权大会,该项赛事一直延续至今,代表的是日本乒乓球赛事中的最高荣誉。

在国际上,日本早在1928年就加入了国际乒联。然而,出于国内外政治动荡、运动发展基础较差等方面的顾虑,日本并没有派队参加国际乒联在1926—1951年间期举行的世乒赛。而在二战期间,日本国内乒乓球运动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在这个历史时期,日本对于乒乓球运动发展的贡献在于日本人在欧洲人横握球拍的基础上,效仿东方人使用筷子的习惯,别出心裁地发明了直握球拍的握拍法。直握球拍法不仅吸引越来越多的亚洲人以这种握拍方式参与乒乓球运动,而且为日本队在其后的十年里乒乓球项目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条件。

2.打法与器材的创新,日本队称雄世界乒坛(20世纪50年代)

1946年,日本乒乓球协会开始了重建工作,在保留了原有的管理人员和规章制度的基础上,在国内积极推广乒乓球运动。日本乒协推动乒乓球成为1946年举行的全日本国民体育大会上的比赛项目,为众多乒乓球业余爱好者和青少年运动员提供一个交流与展现技艺的舞台。全日本国民体育大会面向全日本国民且每年举办一次,迄今已成为日本最大的综合体育运动会和全民体育盛宴。另外,为鼓励企业开展乒乓球运动,日本乒协积极与各大株式会社合作,在1951年召开全日本实业团体锦标赛。各大公司为取得好成绩,纷纷招兵买马,雇佣有乒乓球一技之长的员工。

进入20世纪50年代后,日本国内掀起了一股乒乓热潮,乒乓球人才也出现了井喷式增长。在首次参加的1952年世乒赛上,日本队选手就大放异彩,夺得了4项冠军。其中,佐藤博治夺得男单冠军,他成为获得该项荣誉的第一位非欧洲运动员。从此,世界乒坛的优势开始由欧洲的削球转到了日本的攻球。日本队连续5届夺取世乒赛男团冠军,连续4届夺取男单冠军,连续3届夺取女单冠军,更是在1959年世乒赛上夺走了7项冠军中的6项,日本乒乓球队开始称雄世界乒坛,在这期间开创了属于本国的乒乓黄金十年。日本队创新使用的长抽型进攻打法和海绵胶皮器材,也为世界乒乓球运动的现代化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3.中日乒坛争霸与友谊,小球推动大球(20世纪60—70年代)

日本队凭借弧圈球技术在这个时期保持着在世界乒坛的核心竞争力,形成了中日两国在世乒赛上分庭抗礼的局面。在1963年和1965年世乒赛上,中、日两国瓜分了全部14项冠军,其中中国8项,日本6项。而在20世纪60~70年代中的十届世乒赛上,中日两国共夺得52项冠军,占全部冠军项目的74%。

其中,中国获得冠军28项,日本24项。1971年,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市举行,此前中国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连续缺席了两届世乒赛。时任日本乒协主席的后藤钾二不顾国内右翼分子的威胁,力排众议,亲自赴北京力邀中国乒乓球队赴日参赛,促成中国队出现在了名古屋世乒赛赛场上。

正是在名古屋世乒赛上,中美“乒乓外交”也拉开了序幕,之后中、美乒乓球队互访推动了中、美关系正常化,为日后中、日邦交正常化也带来积极影响,“乒乓外交”被誉为“小球推动大球”。同时,日本国内乒乓球运动的产业化发展初步形成体系。在1976年,经日文部省的批准,日本乒协实现了“一般财团法人化”;1977年,由日本乒协主管的日本乒乓球职业联赛成立,当时处于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企业为提高知名度,纷纷组建乒乓球俱乐部参与联赛竞争。日本乒乓球联赛发展迄今,仍然是其国内最高水平的团体赛事。

4.日本乒乓球运动的低潮期(1980—2012年)

随着中国崛起及欧洲人的强势,日本队从1980年开始日渐式微,在20世纪90年代迎来了发展的低潮期。在日本本土举行的1991年千叶世乒赛上,日本只获得了男团第13名,女团第9名,这创下了日本参加世乒赛以来的最差战绩。进入21世纪后,日本队在归化了几名中国前国手后,成绩才有所恢复,在2000—2008年,日本男女队主力都是以前中国选手为核心。如韦晴光带领日本男队时隔19年获得2000年世乒赛男团第三名,李隽率领日本女队时隔19年获得世乒赛女团第三名。而日本队自己培养得比较突出的选手松下浩二、涩谷浩等,均因自身削球打法较为落后而未能有所建树。

5.青年才俊涌现,日本乒乓球复兴(2012年至今)

经过近30年的低潮期,日本乒乓球队卧薪尝胆,加大投入力度发展乒乓球,积极培养青年才俊。2012年奥运会,在福原爱、石川佳纯的带领下,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日本女队首次杀进决赛,并获女团亚军,这标志着日本乒乓球队吹响了复兴的号角。2016年,平野美宇夺得世界杯女子单打冠军,成为世界乒乓球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杯女单冠军,她也成为日本乒乓球37年以来的首个世界冠军。2017年,同为25岁的吉村真晴与石川佳纯搭档获得世乒赛混双冠军,这是日本乒乓球选手时隔38年后再夺世乒赛冠军。

2018年,年仅15岁的日本选手张本智和在日本公开赛上先后击败了我国大满贯选手马龙和张继科,夺得男子单打冠军;同时18岁的伊藤美诚先后战胜了中国同龄段选手陈幸同和王曼昱获得女单冠军。在2020东京奥运会上,伊藤美诚和水谷隼拿下混双冠军,为日本赢得了奥运会乒乓球项目上的首枚金牌。可见,人才辈出的日本乒乓球初步实现了重建和复兴,再加上全民参与和科学规划,日本乒乓球运动已逐步形成了良好的可持续发展态势。

二、日本乒乓球复兴因素分析

1.“中学东渐”的乒乓文化融合

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文化的一个特点是文化的可分享性。任何民族所创造的文化成果,一方面,丰富了整个人类文化的多重复合体;另一方面,也为其他民族成员贡献了可以分享的精神财富。作为一衣带水的近邻,中日两国历史上的文化交流非常密切,如“六次东渡扶桑”的鉴真,他被誉为“中学东渐”的启蒙者。日本从隋唐时开始师承中国文化,如汉字、历法、宗教、文化和习俗等。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便得益于“中日乒乓外交”。之后,中日乒乓球领域的交流日趋频繁,乒乓球也成为维护两国关系的重要人文交流纽带与方式。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乒乓球实力强盛,日本乒乓球界决定“师夷长技”“中学东渐”,全面向中国乒乓球学习。首先,日本乒协高薪吸引中国乒乓球选手参加联赛,并归化中国前世界冠军国手韦晴光等入籍日本,参加国际大赛。能力出众的中国球员加盟后,既让日本队的竞技水平有了直线上升,又带来了乒乓球先进的理念,使日本本土优秀队员和中国外援的技战术、打法相融合。打法凶狠的日本选手在吸收中国队员近台快攻结合弧圈的特点后,形成了自己近台快攻搏杀的打法,日本队运用这种打法对付其主要竞争对手、以中台两面弧圈球打法的德国和韩国队时显得更占上风。其次,日本队坚持“引进来、走出去”的原则,引进高水平中国教练,让他们为日本带来了先进的训练方法、技战术理念和丰富经验。

同时,日本乒协鼓励国家队选手走出国门参加中国乒超联赛,参与高水平竞争,并派遣青少年选手长期留学中国,学习乒乓技艺。另外,日本队还模仿中国训练模式,在大赛前实行封闭集训。总之,中国与日本在地缘文化上很是亲近,日本也很好地融合了中国乒乓球的先进理念、人文综合素质等乒乓文化。因此,日本在与中国地缘文化上的亲缘性和与中国先进乒乓文化融合性也是解释日本乒乓球复兴的关键原因之一。

2.青训的力量

青训是一切运动力量的源泉。作为国内体育事务的主管单位,日本文部省在2000年制定了《体育振兴基本计划》,该“计划”指出要加强后备人才的发掘和培养,重要举措就是要自下而上建立“一条龙”的运动员训练体系。经历了近30年的蛰伏,日本乒协痛定思痛,在2001年开始着力于本土青训体系的打造。首先,日本乒协加大对基层青少年乒乓球的普及和选拔培养力度,在各级学校推行乒乓球教育,几乎每个学校都拥有乒乓球队伍、教练和乒乓球专业球馆。日本政府规定每个学校的乒乓球馆需向社会开放,促使更多的人参与乒乓球运动。

据统计,目前在日本乒协注册的18岁以下的乒乓球选手已达20万人。同时,日本乒协致力于完善各级国家队体系的建设,于2001年成立了“国家希望队”。这批希望队中当时的希望之星如水谷隼、石川佳纯,现已成为日本男、女队中的中流砥柱。另外,日本乒协在近几年开始实施“梯层式青少年培养架构”,将国家队分为国家一队、18岁以下青年队和12岁以下少年队,并计划根据具体需要,适时推出7岁以下国家集训队。青训的实施也具备充足的经费保障,2013年申奥成功后,日本奥委会就立即启动了“2020年后备人才培养计划”,每年将有1亿日元投入乒乓球年轻运动员培养项目中。

另外,日本还效仿中国举国体制的模式,建立起JOC精英学院,旨在培养日本的奥运精英,未来之星伊藤美诚和张本智和正是该学院的在读学员。在青训体系硬件的构建方面,日本投资10亿日元,在川崎市兴建了一座现代化的国家青少年乒乓球训练基地。该场馆训练设施齐全且高规格,拥有数张不同品牌的奥运会标准的球台,每张球台的造价均高达数10万日元,专业的照明、地胶、器械等也严格遵循国际大赛的标准。从需要归化中国选手,到如今培养出一批颇具实力和潜力的本土小将,日本乒乓球依靠的是重视青少年普及、培养和梯队建设的投入。

3.经费与人力的大力投入

自东京获得2020年夏奥会主办权后,身为东道主的日本不惜血本加大对竞技体育的投入力度。2014年,日本政府为体育事业投入25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的体育经费,有70亿日元将专门用于发展竞技体育。其中,乒乓球被列为重点发展项目,日本政府对于乒乓球事业的投入费用达到上亿日元规模的增长,政府从体育经费中每年向日本乒协拨款3亿日元,主要用于发展青少年乒乓球选手培养、聘请高水平教练和参加比赛经费等。

除了政府拨款之外,日本乒协的收入来源还包括赞助商的资金支持,以及日本体育振兴中心和多家体育振兴财团的财源。日本乒协有充足的资金作保障,日本青少年选手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国际比赛的竞争,以15岁的张本智和为例,他每年有10余次出国比赛的机会,这几乎是任何国家的青少年选手都无法比拟的待遇。日本乒协在坚定贯彻“走出去”的同时,加大“引进来”的投入力度,聘请经验丰富、技术先进的中国教练指导日本选手。另外,日本队的人力后勤保障工作也十分到位,为球队配备了专业的营养师、体能教练和数据情报分析等人力。

2017年世乒赛,日本乒协派出13名正式教练、11名编外教练、24位陪练以及8人的后勤团队为16位参赛队员服务。由此可见,日本队复兴的重要原因要归功于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对日本乒乓球运动的大力资金投入以及人力后勤保障工作全方位的提升。日本“断代工程”目前成效显著,使日本乒乓球管理机构系统进一步完善,经费来源不断扩大,优秀人才开始不断涌现,乒乓球事业开始全面发展,在国际乒坛开始与中国形成全面对抗之势。

三、结语

现阶段,日本队已然成长为中国国乒将士最强大的对手,其对乒乓球的创新意识、在青训上的大力投入、财力及人力的保障和制度环境的革新等复兴经验,可为世界各地乒乓球运动的发展与进步,提供一定的借鉴意义。同时,日本乒乓球从辉煌到没落,再到实现初步复兴,也离不开师承中国以及与中国乒乓球先进文化的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