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教日月换新天!军阀混战的意甲要变天了吗?

James Horncastle 2022-09-19

过去四年,每年的意甲冠军都由不同的教练获得。并且过去三个赛季的冠军,也分属三支不同的球队。

这一方面说明意大利足球在技战术领域的家底殷实,另一方面,也彰显着激烈的联赛竞争又重新回来了。意甲会在五月底进入尾声,我端详着现在的积分榜,陷入了沉思,谁会在六月到来的时候庆祝他们的意甲冠军呢?

那不勒斯和亚特兰大是目前仅存的两只不败球队。而斯帕莱蒂和加斯佩里尼亦从未获得过意甲冠军,今年他俩会打破魔咒吗?有人认为今年的意甲将是他们的天下,其他人只不过是陪太子读书。他俩就像润物细无声的东风,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整个联赛,却从未成功压倒过西风。本周末,也许就是掀开新篇章的时候了。

周末的午饭时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了。乌迪内斯在索蒂尔的带领下一鸣惊人,他们在达西亚竞技场逆转击败国际米兰,在榜首呆了好几个小时。“我相当自豪,”索蒂尔说道。这位脾气火爆、沉默寡言的中卫曾在2000年作为球员效力于此(注:索蒂尔在1999-2003年为乌迪内斯效力),五连胜也是自那时起乌迪内斯的赛季最佳开局。

路易吉-德卡尼奥是他当时的主教练,他一开始带的不错,不过还是在来年春天以下课黯然收场。随后的继任者给索蒂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位“天才”。“每当有人问起谁是我的导师,我总会说是斯帕莱蒂。”他告诉DAZN。“他卓尔不群,足智多谋,我这么说,是因为他敢于且善于将理念传达给球员们,球员也能踢出他想要的足球。这也是我想要达到的目标。”

让我们把视线转向蒙扎,看看尤文图斯本周出的新番质量如何。一场不胜、积分垫底、联赛新军,尤文想要一扫周中输给本菲卡的苦涩,没有比蒙扎更好的下酒菜了。

而且,蒙扎刚刚换帅。尽管球队CEO加利亚尼上周刚宣布主帅斯特罗帕帅位高枕无忧,但贝卢斯科尼还是炒了他的鱿鱼,理由是他不听贝主席的战术指导(主席要求门将开大脚,后防线人盯人,前锋要顶在高位)。38岁的前尤文球员帕拉迪诺临危受命,从青年队教练一跃成为本赛季意甲最年轻主帅。“就很意外。”帕拉迪诺说。“尽管任务艰巨,但我会全力以赴。”

这周他接到了一通来自老队友,都灵主帅兼死亡金属发烧友尤里奇的电话。两人是多年的老相识,曾一起在热那亚踢球,后来尤里奇将帕拉迪诺带到了克罗托内,帮助球队历史性的升上了意甲。

“在他上任前我们有聊过,”尤里奇告诉天空体育。“他征求了我的意见。”就像学生向老师请教问题,不过尤里奇不这么认为。“我们都是加斯佩里尼的弟子(两人在热那亚时期的主帅)。”当时的我们只想按自己的方式做事,是他改变了我们:我们的工作方式,对比赛的理解,共同的价值观,训练方法,还有为人处世之道,所有的一切。他给我们打上了他的烙印,我们也因此变得更好。”

尤里奇口中的“我们”,也包括他的助教马特奥-帕罗,后者在上周对阵国米的比赛里,暂代他坐镇指挥球队。还有博洛尼亚新帅蒂亚戈-莫塔,是加斯佩里尼拯救了他垂危的职业生涯。

在布里安特奥球场(注:蒙扎俱乐部主场),蒙扎的派兵布阵像极了一只加斯佩里尼式球队。和尤里奇一样,他们也采用3-4-2-1阵型,人盯人战术,控球在脚,中卫从肋部把球吊入对方禁区。最终他们拿下了第一场意甲胜利。而我们的贝主席则理所应当的将功劳算到了自己头上。“咱们队潜力巨大,只是之前因为阵型错误没发挥出来。击败尤文是我们重整旗鼓、继续上路最好的方式。我想说的是,贝式疗法,好使。”

上一只从尤文手上拿到意甲处子胜利的球队,还得追溯到1972年的卡坦扎罗俱乐部(注:现为意丙球队。)阿莱格里依旧表示他很喜欢那些关于他濒临解雇的报道。“我想死这些报道了。”他说道,带着标志性的镇定自若。

周中的时候,尤文CEO阿里瓦贝内在与本菲卡高管共进午餐后,一位球迷找到了他,恳求他学习一下贝卢斯科尼,赶紧换帅。“你买单,我就换。”他打趣道。这个笑话品味很差,后来阿里瓦贝内竭力澄清,尽管球队目前身处联赛第八,欧冠赛场也很拉,但此时赶走阿莱格里是“极其愚蠢”的。不过这段子还挺有启发性的。

尤文无法承受错过欧冠联赛的损失,然而要支付这位联赛最高薪教练剩余三年合同的工资,也是他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这件事暴露出俱乐部核心层的混乱,也揭示了欧洲足球运作的一个原则,即花钱其实是为了省钱(现在花钱解雇阿莱格里找人接任,好过将来掉出欧冠联赛,失去一大笔收入。)

尤文的决策层无疑要为如今的处境负责,抛开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英超不谈,其他联赛这种无法持续的发展模式,也是俱乐部主席阿涅利坚持要搞一个新联赛的动因。阿莱格里的未来是一码事,而欧洲法院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对UEFA、FIFA和竞争法做出的裁决,则又是另一码事了。

如今尤文距离榜首7分,你不禁要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将加斯佩里尼带回来啊,带回这个他作为球员以及青年队教练,开始职业生涯的地方。

加斯佩里尼带着亚特兰大又杀回来了。上赛季的第八名看起来仅仅是一出小插曲,无缘欧洲赛事让他们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每一场比赛中去,只有乌迪内斯能跟得上他们的比赛强度,尽管这只球队如今的球风并没有戈麦斯-伊利西奇时期那么赏心悦目。

他们在客场依旧保持着清白之身,本周日晚又在奥利匹克球场以1比0击败了罗马,小将霍伊伦德和斯卡尔维尼——分别代表着球队眼光独到的引援与人才辈出的青训——合力贡献了比赛的唯一进球。 “这么多年来,我都有些被误解了,”加斯佩里尼终于有机会一吐不快。

“我带着热那亚从意丙杀上意甲,甚至差点打进了欧冠(注:08-09赛季,热那亚冲甲后的第二个赛季,38轮联赛战罢,他们与佛罗伦萨积分相同,因胜负关系屈居第五,未能获得下赛季欧冠附加赛资格)。莫塔,帕拉迪诺,尤里奇,帕罗以及博凯蒂(现维罗纳青年队教练)都是那只球队出来的。

“尽管在热那亚期间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我们却并未得到人们的关注。他们认为我的三中卫阵型和人盯人战术太过老套。

“我被国米解雇的时候,人们说都怪我那老套过时的战术。然后国米靠着三中卫拿到了联赛冠军(主教练孔蒂),切尔西靠三中卫拿到了欧冠冠军。而我却(因同样的阵型)被解雇了。然后亚特兰大找到了我,我们连续三年杀进欧冠,改变了人们的成见。我希望我的球员能有机会去大俱乐部效力,那是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再有的机会,我希望他们中有些人能做到,他们值得。”

这一点斯帕莱蒂就能做到,但他好像总是生不逢时,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位置上。和加斯佩里尼一样,主观印象影响了人们对他执教能力的客观评价。

托蒂曾拍过一部电视连续剧,剧中斯帕莱蒂被描绘成一个,在俱乐部的压力下,强迫一名40岁球员退役的大恶人。后来在国米,他又卷进了另一堆破事。伊卡尔迪的妻子兼经纪人旺达,作为Mediaset电视台《Tiki Taka》节目的电视评论员,不断对俱乐部进行抨击,而他本人却没有与旺达的言行划清界限,球队因此剥夺了他的队长袖标。

这两件事掩盖了斯帕莱蒂在球场上取得的成就,他的“bravura”。就是这个人,曾率领五只不同的球队进军欧冠联赛,将阔别数十年的“伪9号”打法重新带回了欧洲足坛。这个人的足球风格与意大利主流足球格格不入,却备受加斯佩里尼推崇。

周日晚上,在圣西罗对阵那不勒斯之前,米兰主帅皮奥利表示,他对对手惟有敬意。 “我非常欣赏斯帕莱蒂,他的球队总是想着掌控比赛。”2006-07赛季的时候,我去看过他的罗马队训练,在我看来,一个好教练的标志,在于他能让手下球员持续进步,斯帕莱蒂在这个层面上无疑是一名顶级教练。”

圣西罗这场针尖对麦芒的比赛,最终斯帕莱蒂笑到了最后。那不勒斯踢的非常难受,米兰用适时的侵略性压迫,打乱了他们一贯流畅的控球节奏。由于莱奥的停赛和奥斯梅恩的受伤,所有的目光都对准了克瓦拉茨赫利亚。

格鲁吉亚边锋虽然没有收获进球或助攻,但依然通过让卡拉布里亚和克亚尔吃牌的方式影响了比赛。黄牌让皮奥利不得不在半场就作出换人调整,克瓦拉茨赫利亚很快就从替换卡拉布里亚的德斯特身上赢得了一个点球。

那不勒斯的领先优势并没有持续太久,皮奥利一记妙手,遣上布拉欣-迪亚斯,让他和德凯特莱尔首次同时呆在场上。

在两人的一次精妙配合之后,特奥的传中帮助吉鲁扳平了比分,场上局势风云突变,米兰突然看起来更有希望拿下比赛。随后德凯特莱尔直塞梅西亚斯,后者打的太正,而卡卢卢的射门则击中了横梁。

斯帕莱蒂的调兵遣将并没有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不过其中有个人,在米兰占据上风的时候站了出来。小西蒙尼的制胜球来自于一记冷静的狮子甩头,这球并不是球队典型的打法,但圣西罗看台上的那不勒斯球迷一点都不在乎。之后,控制型中场洛伯特卡阻滞了米兰的一次反扑,而金玟哉则在一次关键的封堵中挡出了布拉欣-迪亚斯的绝平球。

双方本场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加上阿莱格里和小因扎吉近况的挣扎,罗马体育报更是在赛前分析时,将本场比赛称作冠军争夺战的“序章”,要知道,联赛才开始没多久呢。亚特兰大显然对此种说法有异议,而加斯佩里尼则表示,将他的球队纳入争冠集团“还为时尚早”。

但无论如何,世人都欠他和斯帕莱蒂一份迟来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