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寒冰报道 1994年11月3日,甲A元年最后一轮比赛落幕,12月,中国足协在成都召开足球工作会议,实际就是一次“庆功会”,而高潮就是“南北足球明星对抗赛”。

比赛由足协在1993年10月成立的福特宝主办,这也是继11月在北京举办首届全国足球知识电视大赛后,该公司操办的第二个项目,他们找来了两个日本赞助商,一个是主赞助商丰田,还有一个是服装赞助商美津浓,不过,球员是没有出场费的。

南北明星队的教练?由甲A前四名球队主帅领衔。其中北方队是万达主帅张宏根和辽足主帅王洪礼,南方队是申花主帅徐根宝和太阳神主帅周穗安。球员名单呢?是由12队选出上报,足协最后定夺。结果雨露均沾,连降级的六药和迈特都有球员入选,结果,倪乃星(迈特)出场时,引发了现场球迷的嘘声。

当时在划分南北的时候有个争议,就是泰山和八一(主场太原)的归属,最终,位置略靠南的泰山,划归南方队。

北方队中,人数最多的自然是冠军万达,多达8人,其次是辽足5人;南方队比较平均,申花5人,太阳神、全兴都是3人。两队外援各有1人,分别是萨沙和瓦洛佳。

虽然是一次“全明星”,但不是所有球员都参赛了,比如申花为了准备对凯泽斯劳腾的商业赛,徐根宝就没带成耀东和朱琪。

那年的12月11日下午3点40分,比赛开始,最终,北方队5比2击败南方队,进球都发生在上半场,当年的足球先生黎兵上演帽子戏法,魏意民、高峰也有球进账,而为南方队进球的是麦超和谢育新。

当时,外界最大的观感就是球员跑不动,有的甚至抽筋了,因为,从甲A结束到明星赛开始的20多天里,球员们基本马放南山,“如果是联赛结束后三四天进行,可能效果更好。”一位资深教练当时说。

事实上,那场比赛的高潮在场下,当时有个环节是前4名主帅答记者问,有个天津的记者问徐根宝,说自己在南方队的车上,看见申花的球员抽烟,“你对这事怎么看?”徐根宝就问是不是范志毅,对方默认。徐根宝说自己没看见,否则,不但制止,还要处罚,随后,针对职业化后球员素质问题,徐根宝开始“开炮”,举堂皆惊。

1995年,南北对抗赛在上海进行,时间还是12月,这次冠名的是上海的本土企业,北方队主帅是万达主帅迟尚斌和国安主帅金志扬;南方队则是申花主帅徐根宝和宏远主帅陈亦明。申花大放异彩,继夺得甲A冠军后,范志毅和谢晖进球,帮助南方队2比1获胜。

接下来的1996年,由于找不到赞助商,加上有了超霸杯,所以,刚刚打了两年的南北明星对抗赛,只能停了。期间虽然有声音呼吁恢复,但直到2006年,才有了实际动作。

2006年德国世界杯结束后,身为中超战略合作伙伴的耐克,向中国足协提出建议,希望当年中超结束后,再次举办“南北明星对抗赛”——重启全明星概念,迎接联赛复兴。

关于参赛球员的产生方式,有人士建议网络选举,但被足协否定,最终由参赛球队主帅评选,根据选票并参考南北两队主帅(图拔、吴金贵)意见确定名单。

比赛依旧是公益性质,“来参赛的球员,就像被拉来做秀的,除了能带走一套耐克的球服,什么纪念品都没有,这可能已经挫伤了球员的积极性。”有组织者分析。

名单公布后,有多名球员请假,理由不一,如忻峰当月举行婚礼;于涛有伤;魏新兼任教练无法出场;蒿俊闵、张野要随国青出国打比赛……足协一一准假,随后增补了日夫科维奇、毛剑卿、常琳、袁琳、吴伟超等球员。

即使是没请假的球员,也心不在焉,很多人早就想着休假了,如吴伟超就希望只打半场,因为他要赶当天下午4点的飞机去泰国。

最终,北方队3比2取胜,为北方队进球的是杜震宇、郑智和韩鹏;而为南方队进球的是维森特。

虽然槽点很多,但2007年,对抗赛继续,比赛很热闹,常规时间打了个7比7,南方队的隆尼上演大四喜,点球大战打了9轮,直到南方队忻峰罚丢才结束。

由于球员不卖力,观众也不买账,足协在2008年进行了“改革”,改由中超冠军队对阵中超明星队,打了4届,其中2009年和2013年没办,但比赛依旧打了折扣,比如外援离队休假,冠军队主帅不在,恒大在2012年甚至用二队充数,主力备战足协杯,比赛全然失去了味道,连娱乐性也没了。这个“全明星赛”的概念也就废了。

2014年,比赛再次变成了南北明星赛,而且放在清华大学进行,主题变成了“全民参与的表演赛”。比赛分三节,第一节是“素人”出战,清华大学师生、媒体代表、赞助商代表和演艺明星等纷纷出场,后两节是球员出战,最终,双方3比3战平,没踢点球。

2015年,由于国脚们要打对不丹的世预赛40强赛,为了避免受伤,所以,那一年的南北明星赛暂停,此后停办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