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没有小道消息。。。

有的人,一次失败,就会抹去之前所有的成功。

有的人,失败多少次,都无损于人生巅峰。

01

费德勒退役了。

只要是资深网球迷,对这一消息应该不会太惊讶。老费早已经不行了,再加伤病缠身,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刻。

但是当费德勒亲自宣布的这一刻,人们是感伤的,因为网球史上一个最具标志性的符号结束了。

费德勒是网球的标志符号,这一点没人可质疑。但众说纷纭的,是这一符号到底标志着什么?

是他的成绩最好,冠军最多吗?不是,他已经被纳达尔和德约全面超越了。

是他的赢家风范,王者气度吗?也不是,其实这十余年来,费德勒输的比赢的多,尤其是在大满贯的关键对决中,他甚至已经成了一个悲情人物:浪费赛点、被逆转被翻盘,耗尽所有力气却与奖杯擦肩。

是他的拼搏精神,从不退赛吗?恐怕也不是。要论拼搏,他比不上纳达尔;要论大心脏,他比不上德约。

都不是,但费德勒就是成为网坛最受欢迎的选手,人气比纳达尔和德约加起来都要多很多。

02

他这么受欢迎,到底是为什么?

有人用一个词定义了原因:优雅。

他的凌波微步,他的暴力正手,他单反划出的美妙弧线……无论你是不是他的球迷,都无法拒绝他为世界带来的美。

这种优雅从赛场延续到场外,他的洁身自好,他专一的爱情和天长地久的婚姻,他的两对双胞胎儿女,他带着孩子在瑞士画一般的乡村小路骑自行车。

正是因为要陪孩子骑自行车,他手术后正在康复的膝盖又扭伤了,第二次手术不太成功,成为他退役的导火索。

赛场外的费德勒堪称是个宅男。虽然他有花不完的钱,有享不尽的名声,有顶级运动员强壮的体魄,但他统统收着。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外遇,没有夜店,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慷慨激昂……赢下比赛了,他只是微笑着敞开怀抱;输掉冠军,他也就淡淡挥一挥手告别。

这十年来,他输掉了太多的比赛,有的差一点点就赢却还是输了,他哭过。没错,费德勒还是个爱哭鬼。当看到为他欢呼一整场的球迷伤心失落,当有人展示他儿时玩伴狗的照片,当记者采访时提起他已经离世的启蒙教练,他都忍不住哭了。

这不是演戏。许多年里,每当去教练的家乡打比赛,他都要给教练的家人安排好包厢,请他们来与自己在一起。

所有这些,与其说是“优雅”,不如换成另一个更流行的词:Kind.

在发达社会的学校里,孩子从小被反复教育的无非是三个词:be Proud,be Better, be Kind.

一个人如果是骄傲的,那么那些下三滥的事情就不屑于做了。

一个人如果立志要be Better,那么社会自然就会 Better.

但最重要的,还是be Kind.

‍无论是面对粉丝还是黑客,无论是赢下对手还是被对手击败,费德勒永远都是 be Kind.

这一点,他远远超过好勇斗狠的纳达尔,和憋着劲与世界为敌的德约。

正因为这样,哪怕这十年来费德勒输掉了太多太多的关键比赛,哪怕他的最后一场大满贯被打了个6:0,他的地位仍然高耸,他的人气依然热烈,当他退役的消息传来,世界一片哀叹,告别赛的门票瞬间涨到了五十万。

Be Kind,就不怕输。哪怕输个一败涂地,人生依然是赢家。

03

费德勒输了十年,但还有比他输得更惨的。

刚刚过世的英女王,在任七十年,输了七十年。大英帝国在她的治下,从3000万平方公里萎缩到了30万平方公里。就连心连心手牵手的苏格兰,前几年都差点告别了。

如果以我们惯常的脑筋想一想,这是一种怎样的失败啊。虽然那些领土,可以说自古以来就不是大英帝国的;但许多领土,既然已经有效统治了两三百年,在她的治下一朝失去,怎么说,都可以说她是个败家娘们,是大英帝国衰落的标志。

但就是这么一个标志,得到了全世界的哀悼,近200个国家500多名政要齐集伦敦。葬礼肃穆,哀乐低沉,200多万民众站在街头。直播过程,四十亿人在线围观。

围观一个失败的人是为什么?

不仅失败,她还是个傀儡。以我们惯常的脑筋来看,权力的傀儡是最可怜的,就像著名的汉献帝,一会是董卓,一会是曹操,躲在丞相屁股后面战战兢兢,时时刻刻恐惧皇位不保。

女王的皇位是稳固的,是不用忧心的,这一点不同于汉献帝。如果硬从我们的历史寻一位出来比较的话,倒是像宋仁宗。

大宋仁宗,在位四十一年,除了失地赔款,屁大的项目也没干出来。

辽国在北边,虎视眈眈。有人劝他出兵北上,收复燕云十六州。仁宗说,咱不是签过协议了吗,要遵守协议啊。

西边有西夏,为患一方。几次出兵不能平复,仁宗就说要么讲和吧,每年送他们些钱和绢,彼此相安无事了。

有大臣骂他,骂得很难听,说他比桀纣不如。仁宗听了也生气,也有念头冒出,恨不得把那人杀了剐了,先剐再杀,除了他一个再带他全家。但念头一转再想想,杀士大夫不好,把士大夫打个皮开肉绽也不好,算了,都是读书人,让他滚到地方上当个官吧。

有小人劝他,修宫殿、修花园、再建个都城,再选一批美女……仁宗说,我是知道的,如果我要一块石头,旨意层层下放,底下的人就会贡奉一千一万块石头,就会有千万个人家被拆被挖。兴土木的事,算了吧。

啥大项目都没干,仁宗怎么就能得了个“仁”的庙号?要知道,他是封建帝王中第一个得此庙号的,在儒家道德里,仁是最大最高,仁者无敌。天地不仁,才以万物为刍狗。

仁,如果翻译出去,最贴切就是 be Kind.

仁宗生性恭俭仁恕,在他治下,大宋朝度过了最富足的一段时光。毫无疑问,那也是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数千年里黎民百姓最富足最安定的时光。当仁宗去世的消息传播开来,他的对手先哭了,辽国和西夏,都以最高礼仪前来奔丧。一路所见,妇孺老幼皆焚纸钱哭声不绝。

04

但还有另一种脑筋是:仁宗算什么,be Kind,不过就是没本事罢了。

这些年那么多关于帝王的影视剧,从汉武大帝到康熙大帝,从秦始皇到朱元璋,那些有本事的帝王栩栩如生展现在荧幕上,把人们搅得热泪盈眶。我就没见过有哪一个专讲宋仁宗的。

人活一世,就得干,就得赢,就得豪情万丈天地间,就得向天再借五百年。

但时代不同以往,大干一场又一场,赢了一次又一次的牛逼人物,除了影视剧和小说里,现实中还真难找到。

大英帝国已经衰落得不像样子,美利坚连阿富汗都打不赢,小日本早就偃旗息鼓沉湎于猥琐流动作片了,还有曾经的铁血洪流德意志,那么多年里,领导竟是个胖乎乎的女流。

数来数去,还是北方普大哥,一直在干,一直在赢。二十年来,干完总统干总理,干完总理再干总统;赢了车臣,赢了格鲁吉亚,赢了克里米亚,赢了叙利亚……

如果一直赢下去,那向天再借五百年也不够。但切记,不能输,如果输一次,后果请翻翻历史书。

所以必须要赢下去,当乌克兰发动反击,不让他赢的时候,他必须加码加码再加码,一定要赢。

05

投资界有句至理名言,真正的成功不在于赚多少钱赢多少次,而在于输的时候能抗住。

有的人,一次失败,就会抹去之前所有的成功。

有的人,失败多少次,都无损于人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