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体用全书》一书,为杨澄甫宗师生前于广东生活时所著。本书初版刊于1394年,再经澄甫师长子杨守中先生于1938年重刊(见书中《重刊太极拳体用全书序》)。此篇经由杏坛风整理,图文均来自网络,所有内容均参照原本,不敢一丝更改增加,以供同好共学,同谋进步,以发扬杨式太极拳,实现老宗师“付诸梨生,以全于世”的初心。本文旨在网络时代便于公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张真人传

真人辽东懿州人,姓张,名全一。又名君宝,字元元,号三丰。史称宋末时人,生有异质。龟型鹤骨,大耳圆目,身高七尺,修髯如戟。顶作一髻,常戴偃月冠,一笠一衲,寒暑御之。不饰边幅,人皆目为张邋遢。所啖升斗辄尽,或避毂数月自若。书过目不忘,游历无恒。或云一日千里。洪武初,至蜀太和山,结庵玉虚宫,自行修炼。洪武二十七年,复入湖北武当山,与乡人论经典,孜孜不倦。一日在室读经,有鹊在庭,其鸣如争论。真人由窗视之,鹊在树。注目下睹,地下有一长蛇,蟠结仰顾。少倾,鹊鸣声上下,展翅相击。长蛇採首微闪躲过鹊翅。鹊自下复上,俄时性燥,又飞下翅击。蛇亦蜿蜒轻身闪过,仍作盘形。如是多次,真人出,鹊飞蛇走。真人由此悟,以柔克刚之理。因按太极变化,而成太极拳。动静消长,通于易理,故传之久远,而功效愈著。北平白云观,现存有真人圣像,可供瞻仰云。

郑 序

天下唯至刚乃能制至柔,亦唯至柔乃能制至刚。易曰,刚柔相摩,八卦相荡。书曰,沈潜刚克,高明柔克。诗曰,刚亦不茹,柔亦不吐。然则刚柔之用,理无二致。何老氏独言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又曰柔弱胜刚强,余甚疑之。宋末有张真人三丰者,创为太极柔拳之术,所谓有气则无力,无气则纯刚,异哉言乎?以视老氏之说,其理更不同,余尤惑焉。何则,不用力固已柔矣,未闻有不用气也。若不用气,何复有力?而至于纯刚乎?癸亥,岳任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授。有同事刘庸臣者,擅斯术,以岳体羸弱,勉之学习。甫逾月,辄婴事辍,未得其趣。庚午春,岳因创办中国文艺学院,操劳过度,甚至咯血,因复与同事赵仲博、叶大密,研习斯术。不一月,病霍然,而身体遂日见强健。于是昕夕研求,锲而不舍。两年之间,与有力十倍于我者较,则数胜矣。始信柔之足以胜刚,然未知有不用气之妙也。壬申正月,岳在濮公秋丞家,得晤杨师澄甫。秋翁介岳,执赘于门。承澄师之教导,口授内功,始知有不用气之义矣。不用气,则我处顺,而人处逆,唯顺则柔。柔之所以克刚者渐也,刚之所以克柔者骤也。骤者易见,故易败,渐者难觉,故常胜。不用气者,柔之至也,惟至柔故能成至刚。余至是遂恍然大悟,于真人与老氏之说,大易摩荡之训,乃与同门匡克明。共请于澄师曰,曩者师法相承,悉凭口授指示,未有专书。与其怀实以秘其传,何如笔之于书以后传世。澄师曰然,爰将体用之妙法,尽启其橐錀,摄图列说,缕析条分。拜及剑法枪法等,各有运斤成风之妙。编述成书,分为二集,世之欲摄生养性者,手各一编,了如指掌。非仅可以释疑解惑而已。自强强国之术,其在斯乎,其在斯乎。

癸酉闰端阳 永嘉郑岳谨序

自 序

余幼时,见先大父禄禅公,率诸父及诸徒游者,日从事于太极拳。或单练,或对习,昕夕不辍,心窃疑之。以为是一人敌,项籍所不屑学者,余他日当学万人敌。稍长先伯父班侯公,命余从之学。于是向之所疑者,不复能隐,则直陈之,先大夫健侯公怒斥之曰:恶,是何言?汝大父以此世吾家,若乃欲坠箕裘欤?先大父亟止之日,此不能折服孺子也,以手抚余曰:居,吾语汝,吾之习此而教人者,非以敌人,乃以卫身,非以用世,乃以救国。今之君子,只知国之弊在贫,而未知国之病在弱也。是故谋国是者,竞教救贫之策,未闻有振衰起颓之图。惟其通国皆病夫,谁复胜此重任?积弱斯贫,贫实原于弱也。考各国之致强,莫不强民为初步,欧美之雄伟英挺无论矣。即岛国侏儒,亦孰非短小而精悍,以吾国人之鸠形鹄面当之,胜负之决,庸待著龟。然则救国之道,自当以救弱为急务,舍此不图,抑亦末矣。余自幼即以救弱为己任,尝见卖解者,其精神体魄,固不逊于外人所谓大力士武士道者。余大喜叩其术,秘不见告,乃知中国自有强身之术。而一弱至此,岂无故哉?嗣闻豫中陈家沟陈氏有内家拳之名,蹑跷往从陈师长兴学,虽不见拒于门墙之外,然日居月诸,迄未许窥堂奥。忍心耐守,凡十余年,师悯余诚,始于月明人静时,举个中妙谛,以授余。学成来京师,誓本素志,广授于人。未几,见从吾学者,瘠者肥,羸者腴,而病者健,乃大喜。愿以一人之所授有限,则如愚公之移山,更以诸若父叔辈。暨诸徒游者,若志在用世,宁鄙视救世之术,而不学乎?余于是,始恍然于先大父之孳孳斯术。且以世吾家者,盖有在也。遂欣然请受教。先大父更诏之曰,太极拳创自宋末张三丰,传之者,为王宗岳。陈州同,张松溪,蒋发诸人相承不绝。陈长师,乃蒋发唯一之弟子,其术本于自然,而为形不离太极,为十三。而运用靡穷。运动身体,而感及心灵,故非习之既久,骤难得其奥妙。从吾学者,不乏其人,而炉火纯青之候,虽班侯犹未易言也。然就强身而论,则一日有一日之益,一年有一年之效。孺子知之,其有以宏吾志,余谨识之不敢忘,自是而后,锲而不舍,关二十寒暑。而先大父,先伯父,及先大夫,先后捐馆。余始则授徒旧都,嗣以局促一隅,为效偏颇,更南走江淮闽浙间。复嘱陈生微明,以余口授者,刊为一书,历十年余。而太极拳之风行,自河南北,及于江左右,甚且粤水之滨。习之者亦大有其人矣,顾陈子之书,仅述单人练习之程序,且翻阅十数年前之功架。又复不及近日。于此见斯术之无止境也,今因诸生之请。复继续将体用之全法,编次成集,基本练法,及推手大捋,一一俯以最近图影,付诸梨生,以全于世。并及剑法及枪戟刀等,拟为第二集续刻,非敢以术自鸣,窃欲宏先人振人救世之志云而。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春广平澄甫杨兆清

例 言

本书编著之要旨,在乎体用兼备。世之学太极拳者,日见繁多,未明体用之法,舒鲜心身之益。故特不珍弊带以千金,冀得造极登峰之多士,自强之旨,窃愿与国人共勉之。

太极拳本易之太极八卦。曰理,曰气,曰象,以演成。孔子所谓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岂能出于理气象乎?惟理气象乃太极拳之所胚胎也。三者得能兼备,而体用全矣。然象则取法太极八卦,气则不出于阴阳刚柔,理则主宰变易不易,以穷其化。学者尤宜先求其象,以养其气,久之自然能得其理矣。

太极拳之主体,贵在动静有常。故练时举步之高低,伸手之疾徐,运动之轻重,进退之伸缩,气息之宏细,顾盼之左右上下,腰顶背腹之俯仰,须知各有常度。不可忽高忽低,忽疾忽徐,忽轻忽重,忽伸忽缩,忽宏忽细,忽左右上下俯仰之不匀也。惟步之高低,手之疾徐,如能得有常度,则亦不必拘其高低疾徐之有一定法则也。

太极拳要点,凡十有三,曰沉肩垂肘,含胸拔背,气沉丹田,虚领顶劲,松腰胯,分虚实,上下相随,用意不用力,内外相合,意气相运,动中求静,动静合一,式式均匀。此十三要点之观念,缺一不可,学者希留意参合也。

本书之用法,为已熟练太极拳者,进一步而言也。故方向不必拘定,则四正四隅皆可试用。如未熟练拳法者,不可劣等而习用法,恐素无根底,终少成效。初学者,希细阅上图之单人功架,久娴体法,则用法不难而得也。

太极拳只有一派,无二法门,不可自眩聪明,妄加增损,前贤成法。倘有可移易之处,自元明迄今,已数百年,如有可改之处,昔人亦已先我行之矣,鸟待我辈乎?愿后之学者,弗惟外之是貌,而为内之是求。欲进精纯,期日可待。要之拳式细目,非取形似,必求意合。惟恐私心妄改,以误传误,易失体用之真传,以致湮没昔贤之本意。兹照旧本校正,以垂为正范。

太极拳,非专为与有力者阚狠而作。盖三丰真人,创造柔拳,以资助道体之用。世之有愿卫身养性,却病延年者,无论骚人墨客,羸弱病夫,以至老弱闲人,皆可学习。有恒者,三载有成,弱问其用,则在不用力,而却不畏有力也。倘有大力者,来袭我,以吾之至柔,自足以制胜者,盖顺其势而取之也。卫身养性之要,亦曰顺而守其弱也可,不然虽有勇力者,亦非太极拳家之所取也。

初学此拳式者,万不可贪多,每日仅熟练一二式,则易窥其底蕴,多者仅得其皮毛耳。练毕不宜即坐,须稍散步数圈,以调畅其气血。

炎夏练毕,弗用凉水盥手,恐其鬱火。严冬练罢,宜速着衣,以免受凉。功夫宜寒暑增加,所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比春秋日胜。晨甫起床,及夜就睡,两时不可间断,则功夫易见有成也。

太极剑及枪刀戟等,当陆续刊行,以供同好。

身 法

提起精神,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松肩坠肘,气沉丹田,手与肩平,胯松膝平,尻道上提,尾闾中正,内外相合

练 法

不强用力,以心行气,步如猫行,上下相随,呼吸自然,一线串成,变换在腰,气行四肢,分清虚实,圆转如意

重刊太极拳体用全书序

此书为余父留粤时所著,徇同志之请求,阐述太极拳之体用,经八卦,由理气象以演成。学者须先求其象,以养其气,久之自悟其理。故详载各式姿势,以便有所揣摩。庶几明体辨用,以达豁然贯通之境,学者诚未可忽视之矣。初版刊于民国二十三年,去年而余父弃养,今又十余年矣。中经抗战,散佚者多,守中愚鲁,又无以发扬先绪。言念昔者,凄然雪涕。兹以铜板尚存,因谋重刊,幸承友好赞助,得以面世。全书均照原本印制,未敢有所增删。至于拳之要理,诸先达言之已详,亦未敢加阐述,海内贤达,如能循此求之,身心之益,家国之幸,窃愿共勉焉。

民国三十七年八月杨守中敬序于羊石

学拳谏言

依规矩,熟规矩,化规矩,神规矩,不离规矩。初学要慢,逐渐要匀,极熟后,从心所欲。动静虚实,阴阳开合,各种神气姿态要表现出,圆中有方,方中求圆。动若断而意实不断也。灵动神妙,造极登峰。学拳至此,不可思议矣。

第一节 太极拳起势

此为太极拳预备动作之姿势。立定时,头宜正直,意含顶劲,眼向前平视。含胸拔背,沉肩垂肘,两手指尖向前,掌心向下。松腰胯,两足直踏,平行分开,距离与肩相齐。尤要精神内固,气沉丹田,一任自然,不可牵强。守我之静,以待人之动,则内外合一,体用兼全。人皆于此势易为忽略,殊不知练法用法,俱根本于此,望学者首当于此注意焉。

第二节 揽雀尾掤法

揽雀尾为太极拳体用兼全之总手,即推手所谓粘连贴随,往复不离不断,遂以雀尾比喻手臂,故总名之曰:揽雀尾。其法有四,曰掤捋挤按。掤法,由起势,设敌人面用左手击我胸部,我将右足即向右侧分开坐实,随起左足往前踏出一步,屈膝坐实,遂为左实右虚,同时将左手提起至胸前,手心向内,肘间略坠,即以我之腕贴在彼之肘腕中间,用横劲向前往上掤去,不可露呆板平直之像,则彼之力既为我移动,彼之部位亦自不稳矣。

第三节 揽雀尾捋法

由前势,设敌人用左手击我侧肋部,我即将右足向右前正面踏出,屈膝踏实。左脚变虚,身亦同时向右面转,眼随往平看,右左手同时圆转,往右前出动。右手在前,手心侧向里,左手在后,手心侧向内,转至右手心向下,左手心向上时,速将我右腕间,侧贴彼肘节上,侧仰左腕,以腕背粘彼之腕背臂上,向左外侧,全身坐在左腿。左脚实,右脚虚,此时敌如进攻,我即内向胸前,右侧捋来则彼之根力拔起,身亦随之倾斜矣。

第四节 揽雀尾挤法

由前势,设敌人往回抽其臂,我屈右膝,左腿伸直,伸腰长往,随之前进,眼神亦直前往上送去,同时速将右手腕向外翻出,左手心贴我之右腕臂间,向前往,乘其抽臂之际,随出挤之,则敌必应手而跌矣。

第五节 揽雀尾按法

由前势,设敌人乘势从左侧来挤,我即将两腕,从左侧往上用提劲,空其挤力。手指向上,手心向前,沉肩垂肘,坐腕,含胸,全身坐于左腿,速用两手心按其肘及腕部,向前逼按去,屈右膝,伸左腿腰亦同时往前进攻,眼神随动往前从上送去,则敌人即后仰跌出矣。

第六节 单鞭

由前势,设敌人从身后来击,我即将重心移在左脚,右脚尖翘起,向左侧转动坐实。左右手平肩提起,手心向下,一致随腰,左右往复荡动,以称转动之势,两手荡至左方时,乃将右手五指合拢,下垂做吊字式。此时左掌暂驻腰间,与吊手相抱,手心朝上右足就原位,向左后转动翻身向后,左足提起,偏左踏出,屈膝坐实,右腿伸直,同时转腰,左手向里,由面前经过。往左伸出一掌,手心朝外,松腰胯,向敌之胸部逼去,沉肩,垂肘,坐腕,眼神随之前往,俱要同一时动作,则敌人未有不应手而倒。

第七节 提手上势

由前势,设敌人右自侧来击,我即将身由左向右侧回转。左足随向右侧移动,右足提起向前进步,脚跟点地,脚尖虚悬,全身坐在左腿上。胸含背拔,松腰,眼前视,同时将两手互相往里提合,是为一合劲。右手在前,左手在后,两手心左右相向,两腕提至与敌人之肘腕相衔接时。须含蓄其势,以待敌人之变,或即时将右手心反向上,用左手掌合于我右腕上挤出亦可。身法步法,与挤亦有相通处。

第八节 白鹤晾翅

由前势,设敌人从我身左侧,用双手来击,我速将右脚收回,即提起直前踏出,稍屈坐实,身随右脚同时转向左方正面。左脚移至右脚前,脚尖点地,左手心同时合于右手肘里,沉下至腹时,右手随沉随起,提护至右头角上展开,右手心向上侧,左手急往下,从左侧向下展开至左胯旁,手心向下,则彼之力即分数而不整矣。

第九节 左搂膝拗步

由前势,设敌从我左侧中下二部,用手或足来击,我将身往下一沉,实力暂寄于右腿,左足即提起向前踏出一步,屈膝坐实。右足亦随之伸直,左手同时转上至右胸前向左外往下,将敌人之手或足搂开,右手同时仰手心垂下,直往后右侧轮转旋上至耳旁。张掌,手心朝前,沉肩坠肘,坐腕松腰前进,眼神亦随之前往,向敌人之胸部按去,身手各部须合成一劲。意亦扬长前往,便为得力。

第十节 手挥琵琶式

由前势,设敌人用右手来击我胸部,我即含胸,屈右膝坐实,左脚随稍往后提,脚跟着地,收蓄其气势,右手同时往后收合,缘彼腕下绕过,即以我之腕粘贴彼之腕,随用右手拢合其腕内部,往右侧下採捺之,左手亦同时由左前上收合,以我之掌腕,粘贴彼之肘部作抱琵琶状。此时能立定重心,左挒右採,蓄我之势,以观其变,谓之手挥琵琶也。

第十一节 左搂膝拗步

此式与上第九节用法说明同。

第十二节 右搂膝拗步

此式亦与上第九节动作用法说明同,惟将左右动作一更易便是,故不赘。可参阅上节自能领会。

第十三节 左搂膝拗步

用法与说明同上

第十四节 手挥琵琶式

同上第十节

第十五节 左搂膝拗步

用法说明同上

第十六节 进步搬拦捶

由前式,设敌人用右手来击,我即将左足微向左侧分开,腰随往左拗转,左手即往后翻转至左耳边,手心向下,右手俯腕,随转至左胁间,握拳,翻腕向右转腰,右拳随之旋转至右胁下,此谓之搬。同时提起右脚侧右踏实,松腰胯沉下,左手即从左额角旁侧掌平向前击,谓之拦。左足同时提起踏出一步,坐实,右足伸直,右手拳即随腰腿一致向前打出,然此拳之妙用,全在化人击来之右拳,先以我之右手腕,粘彼之右手腕,从左胁上搬至右胁下。其时,恐敌人抽臂换步,即将左手直前随步追去,寓有开劲。拦其右手时,即速将我右拳,向敌胸前击去,则敌不遑避,必为我所中,此拳之妙用,所以全在搬拦之合法也。

第十七节 如封似闭

由前式,设敌人以左手握我右拳,我即仰左手穿过右肘下,以手心缘肘护臂,向敌左手腕格去,如敌欲换手按来,我即将右拳伸开,向怀内抽柝,至两手心朝里斜交,如成一斜交十字封条形,使敌手不得进,犹如盗来即闭户,此所谓之如封之意也。同时含胸坐胯,随即分开,变为两手心向敌肘腕按住,使不得走化,又不得分开,此谓之似闭,似闭其门不得开也。随意用长劲,照按式按去,眼前看,腰进攻,左腿屈膝坐实,右腿随胯伸直,合一劲,敌向击去,此为合法。

第十八节 十字手

由前式,设有敌人,由右侧自上打下,我急将右臂,自右向上大展分开,身亦同时向右转。左脚与右脚合,两手由上分开,复从下相合,结成一十字形,全身坐在左脚,右脚即提起,向左收回半步,两脚直踏,如起式。此一开一合劲也。际我用开劲分敌之手时,正恐敌先乘虚由我胸部袭击,故我即结两手成一合劲,其时手心朝里,将敌之臂部掤住,如敌变双手按来,我即用双手将敌手由内往左右分开,手心朝上,或向下均可,惟结成十字手时,同时腰膝稍松,往下一沉,则敌所向之力,即自散失不整矣。

第十九节 抱虎归山

由前式,设敌人向我右侧,后身迫近击来,未遑辨别其用手,或用脚时,急转腰分开两手,踏出右步,屈膝做事,左腿伸直,右手随腰向后方敌人腰间搂去,复抱回,左手亦急随之往前按。故右手先用覆腕搂去,旋用仰掌收回,故作抱虎式。倘敌人手脚甚快,未能为我抱住,但仅为我搂开,或按出,则彼复换左手击来,我即用捋式捋回,故下俯揽雀尾三式捋挤按同上。

一 抱虎归山捋式

二 抱虎归山挤式

三 抱虎归山按式

第二十节 肘底看捶

由前势,如敌人自后方来击,我即转身,其动作如上单鞭转身式,可参用,迨身将翻转正面时,左脚直向正面踏实,右脚即偏向右前,踏出半步,坐实时,则左脚提起,脚尖翘起,两手平肩,同时随身向左转,此时即用左手腕外平接敌人右手腕,向右推开,至

其失却中定时,即将左手指下垂,缘彼腕间,向内缠绕一小圈,右手同时向左,与其左手相接,自上粘合,则彼之左右手都处背境,而失其所向。我即将左腕,抑其右腕,右手急握拳,转至左肘底,虎口朝上,以蓄其势,向机而发,未有不应声而倒,此之谓肘底看捶也。

第二十一节 倒撵猴

由前式,设有敌人用右手,紧握我手左腕,或小臂间,倘又以左手托住我肘底拳,则我先受其制,不得施展时,即翻仰左掌,用沉劲松腰胯,向左后缩回,左脚亦退后一步,屈膝坐实,右脚变虚,则敌之握力顿失,右手同时向后分开,至其失却握力时,急向前按去,此式虽然倒退一步,仍可撵去敌劲,故谓此倒撵猴,其要尤在松肩沉气也。

附左右倒撵猴同一意,其身法步法,及姿势皆相似。练法退三步、五步、七步均可,但以右手在前为止。

第二十三节 斜飞式

由前式,如敌人自右侧,向我上部打来,或用力压我右臂腕,我即乘势往下沉,含蓄劲,随即将右手向右上角分展,用开劲斜击,同时踏出右步,屈膝坐实,似成一斜飞式,其用意亦须称其势也。

第二十四节 提手上勢

同上第七节

第二十五节 白鹤晾翅

同上第八节

第二十六节 搂膝拗步

同上第九节

第二十七式 海底针

由前式,设敌人用右手牵住我右腕,我即屈右肘坐右脚,转腰提回,手心向左,脚亦随之收回。胸尖点地,如敌仍为撒手,更欲乘势袭我,我即将右腕顺势松动,折腰往下一沉,眼神前看,指尖下垂,其意如探海底之针。此时虽欲採欲战,皆往复成一直力,不意为我一挫,则其根力自断,便可乘虚进击也。

第二十八式 扇通背

由前势,设敌人又用右手来击,我急将右手由前往上提起,至右额角旁,随将手心向外翻,以托敌右手之劲,左手同时提至胸前,用手掌冲开,直劲向敌胁部冲去,沉肩坠肘,坐腕,松腰,左脚同时向前踏出,屈膝坐实,脚尖朝前,眼神随左手前看,右腿随腰胯伸劲送去,其劲正由背发,两臂展开,欲扇通其背,则所向无敌矣。

第二十九节 撇身捶

由前式,设敌人自身脊背,或胁间用手打来,我即将左足向右偏移转坐实,右足变虚,腰随转向正面,右手同时握拳,暂于左胁腋间一驻,左手心朝上合护左额角,即时右拳由上圆转撇去,交敌之手由右胁侧间用沉劲叠住,同时左手由左侧,急向敌人面部击去,则敌必眼花失措矣。

撇身捶之二

第三十节 进步搬拦捶

同上第十六节

第三十一节 上步揽雀尾

捋挤按,参阅第三节第四节及第五节

第三十二节 单鞭

同上第六节

第三十三节 云手

由前势,设敌人自前右侧用右手击我胸部,或胁部,我即将右手落下,手心向里,即以我之腕上侧,与敌之腕下相接。由左而上,往右旋转,复翻下向左行,划一大圆圈,如云行空绵绵不绝,左手同随落下,手心向下,随往下向上翻出,与右手用意同,身亦随右手拗转,眼神亦随手腕看去,旋转照应,右足往右侧往左移动半步坐实,左足亦即向左踏出一步,成一骑马式,此时两手上下正行至胸脐相对,则右脚又变虚,向左移入半步,则续行第二式。惟变化虚实交互旋转时,万不可露有凹凸断续之意,此式之妙用,全在转腰胯,然后可以牵动敌之根力,应手翻出,学者其细悟之。

第三十四节 单鞭

同上第六节

第三十五节 高探马

由单鞭式,设敌用左手,自我左腕下绕过,往右挑拨,我随将左手腕略松动,手心朝上,将敌腕叠住,往怀内採回,如上图。左脚同时提回,脚尖着地,松腰含胸,右膝稍屈坐实,同时急将右手由后而上圆转向前,往敌人面部,用掌探去,眼前看,脊背略耸有探拔前进之意。

第三十六节 右分脚

由前势,设敌人用左手,接我探出之右腕,我用右手腕,压住敌之左肘,垂肘沉肩,即将敌左臂向左侧捋回,同时左手粘住敌人左腕,手心向下暗施採劲,左脚同时向前左侧迈去半步,坐实,腰向左斜倚,随将右脚提起,脚尖与脚背,平直向敌人左胁踢去,同时两手掌侧立,向左右平肩分开,以称分脚之势,眼亦随右手看去,含胸拔背,定力自足,则敌势不能自支矣。

第三十七节 左分脚

与上右式同一用法,惟左右稍自移易便是

第三十八节 转身蹬脚

由左分脚式,设敌人自身后用右手打来,我即将身向左正方转动,含胸拔背,松腰尤须虚灵顶劲,左腿悬提,随腰转时,脚尖垂下,右脚立定时,左脚即向敌腹部用脚跟蹬去,脚趾朝上,两手随腰转动时,由外往内合,随左脚蹬出时,掌即向左右侧立,平肩分开,眼神随左脚尖望去,立定根力,则敌必应腿自仰矣。

第三十九节 左搂膝同上

第四十节 右搂膝同上

第四十一节 进步栽捶

由前式,设敌又用左腿踢来,我即用右手顺敌腿势由左搂去,则敌必往左仆。我即将左足同时向前一步追去,屈膝坐实,右手随握拳,向敌腰间或脚胫捶去皆可,是为栽捶。其时右腿伸直,腰胯沉下成平曲形式,胸含,眼前看,尤须守我中土为要。

第四十二节 翻身撇身捶

由前势,设又有敌人自身后用拳击来,我即将身由右往后翻转,左脚坐实,右腿向前提起踏出半步,右拳同时提起,向后正面撇去。拳背向下沉,或将敌肘叠住,或暗用採劲皆可,左手同时随右拳,向敌面部用掌挒去,以助右拳撇势,身须随即进展为得势也。

第四十三节 进步搬拦捶

同上第十六节

第四十四节 右蹬脚

由前势,设敌人用左手将我右臂向左推出,此时将我右腕顺势由敌人手腕下缠绕,自右往左挒开,两手分开与脚相称,腰胯沉下,眼神随往前看,同时将右脚向正面蹬出,左脚尖同时向左稍转,坐实,身亦随往左转入正面。

第四十五节 左打虎式

由前式,设敌人由左前方,用左手打来,我将右足落下,与左足并齐左右手随向左侧转,左脚往后踏出,屈膝坐实,右足变为虚,略成斜骑马档式,面向侧正方,两手同时荡拳随落随往左合。即用右拳将敌左腕扼住,往左侧下探,至与心部相对,左拳由左外翻上,转至左额角旁,手心向外,急向敌人头部,或背部打去,此式以退为进,忽开忽合,意含凶猛,故谓打虎式也。

第四十六节 右打虎式

由前式,设敌人自后右侧,用右手打来,我即将右足提起,向右侧迈去,屈膝坐实,略成右跨马式,腰随之往右侧前方拗转,左腿变虚,两拳同时随往右圆转,成右打虎式,与左同一用法,希参用之。

第四十七式 回身右蹬脚

与四十四节同,左右方向稍自移易可也。

第四十八节 双风贯耳

由前势,设敌人自右侧,用双手打来,我即将左脚尖稍向右移转立定,右脚同时向右侧悬转,膝上提,脚尖垂下,身同时随转至左正隅角,速将两手背由上往下,将敌人两腕往左右分开叠住,随将两手握拳由下往上,向敌人双耳用虎口相对贯去,右脚同时向前落下变实,身亦略有进攻之意方可。

第四十九节 左蹬脚

由前式,设有敌人自左侧胁部来击,我急用左手将敌右手背粘住,由里往外挒开,右足在原地向右微有移动,左足同时往前提起,向敌胁腹部蹬去,余与转身蹬脚同。

第五十节 转身蹬脚

接前式,如有敌人从背后左侧打来,我急将身往右后正面旋转,左脚同时随身转时收回往右悬转,落下坐实,脚尖向前。此时右脚尖为一身旋转之枢机,两手合收随身至正面时,急用右手腕,将敌肘腕粘住,自上而下,向左挒出,右脚同时提起,向敌胁腹部蹬去,左右手随往前后分开。

第五十一节 进步搬拦捶

同上第十六节

第五十二节 如封似闭

同上第十七节

第五十三节 十字手

同上第十八节

(未完,待续)

《太极拳体用全书》一书,为杨澄甫宗师生前于广东生活时所著。本书初版刊于1394年,再经澄甫师长子杨守中先生于1938年重刊(见书中《重刊太极拳体用全书序》)。此篇经由杏坛风整理,图文均来自网络,所有内容均参照原本,不敢一丝更改增加,以供同好共学,同谋进步,以发扬杨式太极拳,实现老宗师“付诸梨生,以全于世”的初心。本文志在公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