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初,与病魔“战斗”数年的庄则栋因医治无效于北京去世。

丧讯一经传出,各界人士纷纷用不同的方式及时送上悼念。

曾和庄则栋有过合作、共同拿下27届世乒锦标赛男子双打亚军,当过中国乒协主席的徐寅生在网络社交平台说:“庄则栋的一生,无疑是为中国乒乓球运动付出的一生,他和美国选手科恩的友好接触引起各方关注,推动乒乓外交,震惊世界。小庄,一路走好。”

素有“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美名、中国著名国学大师文怀沙在得知庄则栋病情后,曾专程到医院探望他。

在庄则栋病故的丧讯传出后,文怀沙悲痛表示:“无论此岸、彼岸,无论天上、人间,庄则栋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是了不起的中华精英。”

数日后,庄则栋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

百余名亲友从天南地北陆续赶到佑安医院,只为送别庄则栋在人间的“最后一程”。

庄则栋的夫人、日本女子佐佐木敦子强忍伤感,在追悼会现场依次感谢诸位悼念者。

庄则栋的儿子庄飚则在父亲故去后,不断往来医院大门和太平间,接送一批又一批参加遗体道别仪式的客人。

他告诉来访者:“我很佩服我的父亲,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到如此程度,不是常人所能及的,他做人很帅,从未怨天尤人。”

据相关人员透露,庄则栋自知时日无多后,曾亲笔写下一篇《遗嘱》,表示他很感谢祖国对他的培养,人民对他的抚育;感谢各界领导对他的关心及亲朋好友对他的支持;也感谢医务工作者为延续他的生命而付出的心血和夫人对他的浓烈的爱与无微不至的关怀。

他希望,自己死后,就不要再“麻烦大家”,不搞遗体告别仪式。

去世前几日,病情已然恶化的庄则栋更似心有所感,特地请人叫来相熟的媒体朋友,亲口对他们再次叮嘱:“我对待生死,已看得非常开,希望在我走后,诸位不要办什么追悼会叫大家劳累,大老远跑到北京悼念我。武则天留下的无字碑就十分高明,有人执着于计较贡献区别,真正的评价其实在人们心中。”

可即便这般,他的亲属还是在商议后,决定为庄则栋小办一场简单的追思会,以此来悼念缅怀庄则栋传奇的一生。

庄则栋离开了人间,但庄则栋的故事,他的乐观豁达心态却一直流传于世,影响着每一位听说过庄则栋名字的后来者。

01,半生传奇:迄今为止,人们依然在津津乐道属于他的“传奇故事”

庄则栋生于1940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家族。庄则栋的姥爷为犹太人,不仅是当年在上海拥有几公里店铺和知名“哈同花园”的中国首富,而且亦是远东首富。

他的母亲在家中姐妹间排行最长,父亲娶了母亲后,一步登天,姥爷随随便便从指缝间给庄则栋的父亲“拨一根毛”,庄则栋的父亲就有“底气”在北京买“一片”房,房是昔年太监小德张赠予张勋的王府,总计330余间屋子。

在如此家庭长大的庄则栋,自小当然衣食无忧,有余力去想其他。

9岁那年,庄则栋偶然“结缘”乒乓球;14岁,他进入北京少年宫业余体校乒乓球小组;次年,庄则栋在北京少年乒乓球比赛上荣获男子单打冠军,自此开启属于他的“乒坛”传奇。

1957年,庄则栋夺下全国乒乓球比赛混双冠军;1958年入选北京专业乒乓球队及国青队。

1959年,由于容国团在多特蒙德25届世乒赛中荣获我国首个男单世界冠军,所以乒乓球队部分成员因此沾光,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接见,庄则栋有幸位居其中之一,与领袖们有了握手、合影的机会。

很久后,庄则栋再次回应当时情景,依然无比激动。他表示:“那时,我在日记里写,我一定要用毛主席老人家握过的手去为祖国、为毛主席争光!”

事实证明,庄则栋确实实现了他悄悄许下的“诺言”,不但慢慢登上世界“乒坛舞台”,为华夏夺回一个又一个大赛冠军,并且留下了很多迄今为止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乒坛”传奇故事。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属“乒乓外交”一事。

1971年,正值名古屋世乒赛,庄则栋和队友一如既往乘坐大巴车前往训练场所。谁知,就在大巴车停泊期间,一个明显外国面孔、留着长头发的陌生男子却误登大巴车。

他的衣服上写着明晃晃的“USA”,司机没有在意他,直接关了车门,让他只能继续留在车上。车上的中国队员则谨记领导和教练的指示,谁都没有搭理他。

眼看那位美国队员即将陷入尴尬难言的境地,庄则栋出乎意料地站出来,主动向那位美国队员打招呼,并赠送给他一件来自中国的礼物——杭州织锦。

后来,庄则栋又一次同旁人聊起这件事时,坦言说道:“我从翻译口中知晓那名美国球员的名字叫科恩。在我搭讪前,有队友提醒我别惹事,可我觉得,一个运动员能惹什么事?

再说,前一年国庆节庆典,毛主席才在天安门城楼上和斯诺说完‘我们现在寄大希望于美国人民’的话,周总理也说过‘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我们是五千年文明古国,人家上车了,不理人家太不像话。”

而庄则栋这一“理”,造成的后续影响比他预料中的要大很多。一个美国队员,从中国的车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中国人送他的礼物,当然立马引起各国媒体的重点关注。

次日,这件事便荣登各大媒体头版头条。晚上,有领导无奈劝说庄则栋:事情闹大了,你就别再和科恩往来了,专心打你的球吧。

可庄则栋很无奈,他不去找科恩,科恩却会来找他。

科恩天天带着庄则栋送他的织锦在体育馆乱转,只等庄则栋出来比赛,他去旁边守着,庄则栋比赛完,走过来,他一把抱住庄则栋,硬是要塞给庄则栋一件运动衣和美国乒协发放的纪念章。

几天后,事情果然越“闹”越大。科恩的团长找到中国住地,明言问他们:加拿大你们邀请了,墨西哥你们也邀请了,为什么你们不邀请我们去访问你们国家?

这个问题,庄则栋等人皆不敢轻易回答,只能一边含糊回应说回去研究一下,一边紧急上报国内。

当天夜里,已吃过饭,准备休息的毛主席见到相关报告,当即下达“同意接待美国乒乓球队”一事的指令。

就这样,“乒乓外交”成效逐渐显现:不只美国乒乓球队和部分美国记者顺利来华访问,中国乒乓球队同样去了美国访问,中美外交“坚冰”开始“融化”。

次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踏上访华道路,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

02,相濡以沫:她说他们多年恩爱如初的唯一秘诀便是怀有感恩之心,对彼此包容

庄则栋的前妻叫鲍蕙荞,与他育有1子1女,两人于1985年初离婚。

不久,有一个和庄则栋相熟的日本人到北京出差,见到庄则栋后,第一句话就是“我妹妹非常爱你,希望你们可以喜结连理。”

这个人的妹妹即是同样和庄则栋相识的佐佐木敦子。

佐佐木敦子是日本国籍,可她生在中国,长在中国,自小接受中国文化熏陶,对中国天然有一种亲切感。

她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佐佐木敦子兄妹几人回到日本,虽然佐佐木敦子顺利进入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但在中国的成长经历及对日语的不熟悉运用都让她无法彻底融入日本社会。

她很怀念在中国的一切,是以当听说中国乒乓球队到日本比赛时,这个倔强的日本姑娘决定不惜代价要去见见那些中国队员。

佐佐木敦子邀请一位女伴陪同她来到中国代表团的居住地,但相关负责人却以“即将比赛,不能打扰”为由拒绝了佐佐木敦子。

佐佐木敦子无功而返,不仅没有实现心愿,而且还损失近一个月的工资。

一周后,佐佐木敦子又去了中国队居住地,团长叫庄则栋来招待两个日本姑娘。那是佐佐木敦子与庄则栋第一次见面,他们聊了很久,佐佐木敦子向庄则栋讨要胸前国徽,庄则栋拒绝了。

次年,庄则栋率青少年乒乓球队到日本访问,佐佐木敦子又去探望他。这一回,庄则栋送给佐佐木敦子一个花篮当作答谢。

几年后,佐佐木敦子如愿被公司派到北京常驻,回到她心心念念许久的华夏,又和庄则栋有了交集。他们常常相伴到公园玩耍,一起打保龄球,可谁都没有把二人之间那层薄弱的窗户纸捅破。

直至佐佐木敦子的哥哥在庄则栋离婚后,坦言说出妹妹的心思,庄则栋才主动向始终单身的佐佐木敦子求了婚。

不过,由于佐佐木敦子国籍的问题,相关部门并未批准两人的婚事。庄则栋不死心,一次次向不同单位申报,尝试给邓小平写信。

很快,邓小平回复庄则栋,说只要庄则栋与佐佐木敦子答应两个条件,就准许他们成婚。条件是:佐佐木敦子加入中国国籍;日后,只能她一个人出国探亲。

佐佐木敦子没有犹豫,果断答应条件。1987年,庄则栋同佐佐木敦子正式办理结婚证,成为夫妻。

二人相伴20余年时光,恩爱如初,从未长期分离。佐佐木敦子说:其实她和庄则栋的婚姻只有一个保鲜“秘诀”,那就是“感恩”。

无私与包容的爱将庄则栋和佐佐木敦子的心紧紧牵在一起,直到死亡方能分开他们。

03,坦然生死:他希望医生勿要对他隐瞒他的病情,他能做的即是与病魔最后一搏

2006年,庄则栋出现便血症状,误诊为痔疮;2年后,庄则栋确诊癌症晚期,至此开始与病魔“搏斗”的晚年岁月。

2012年8月底,身体状况已经非常糟糕的庄则栋到北京佑安医院治疗。痛苦的他曾向医护工作者及体委老领导申请“安乐死”,他希望“减少身体痛苦,可以有尊严地离去,不给组织与家庭增加巨大的负担”。

但医生秉承“不放弃”的态度,劝说庄则栋继续接受治疗,并竭尽所能拯救庄则栋的生命。

在庄则栋住院期间,佐佐木敦子一直陪同在他的身侧,日夜陪护、细心照料,令庄则栋无比感动,又心生担忧,害怕自己“走”后,没有医保、没有工资的夫人会碰到麻烦无法解决。

除此外,面对生死,庄则栋一直保持乐观坦然的态度。他多次叮嘱医生:勿要对他隐瞒他的病情,他知道自己当下的危重程度,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配合医护人员,打好人生最后一场“比赛”。

2013年2月初,将陷入弥留之际的庄则栋最后一次叫来记者。

平静表示:他不需要追悼会,不希望大家为了他劳累跑到北京,他认为,一个人一生的评价都在旁人心中,其余并不重要。

说完,庄则栋又让记者在他的病房里找到文怀沙的著作,颤抖着双手翻到某页,费力地指着上面的字句,对记者说:“人类最高学问即是谦虚与无愧,善良和虔诚。”

2月8日,庄则栋的情况持续恶化,医院给出病危通知。躺在病床上的庄则栋,不停虚弱呼喊妻子姓名,执意叫人打电话催促回家取东西的佐佐木敦子快来医院。

佐佐木敦子赶回病房,庄则栋恢复安静,拉着佐佐木敦子和鲍蕙荞的手重新合眸休息。

次日,范曾前来探望庄则栋,为他送来一副题字,并花费20分钟时间给庄则栋现场作画。庄则栋强撑着病体,坚持坐起来,极力睁大双眸,力求留下自己最后的最佳形象。

2月10日下午,73岁的庄则栋憾然辞世。

十余天后,停更5个多月的庄则栋博客再次更新,佐佐木敦子发表了感谢广大网友的文章,承诺日后不会关闭庄则栋的博客,会继续更新,分享一切,希望网友也继续支持和指教。

参考资料:

《庄则栋自述》

《传奇人物庄则栋》

《佐佐木敦子:我与庄则栋的30年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