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业健美圈,滥用药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如果谁使用了西斯龙(合成醇),也会被其他健美运动员和裁判所不耻,因为它就像隆胸一样,是通过直接填充来增加你的肌肉体积,而不是通过训练,尽管如此,多年来仍然有健美运动员在冒险使用西斯龙,有些人使用了少量的西斯龙而没被人发现,但是,也有人因为过度使用西斯龙,而导致排名不佳,甚至输掉比赛。

Thiago Santisteban

最近一起涉及西斯龙的案例,发生在2022年6月的巴西职业肌肉大赛,当男子212磅健美比赛结束时,参赛者Thiago Santisteban仅名列第八,许多人认为他是最后一名,因为裁判怀疑他使用了西斯龙。

健美老将克里斯·科米尔是活跃在20世纪80年代的一代健美传奇人物,他的职业生涯持续了20多年。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科尔米“自爆”了他在小腿上注射西斯龙的经历,并给他造成了终身伤害!因此,他警告其他人不要使用合成醇,他说:“实际上,我在我的小腿上使用了它,它的伤害是真实的。

一、西斯龙对健美运动员的危害

广受欢迎的健美运动员和教练米洛斯.萨切夫对西斯龙很熟悉,因为他曾经在他的肱二头肌上注射了西斯龙,直到今天,在谈到他的健美生涯中最大的遗憾时,他说就是给手臂注射了西斯龙,并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他说:“当你把你的灵魂卖给魔鬼时,虽然,你拥有了更大的手臂,但是,它硬得像一块砖,因为我的纤维组织坏死了,我还差点死掉了。

但米洛斯肯定不是唯一一个使用过西斯龙的精英级健美运动员,“健美金童”弗莱克斯.惠勒和“波斯狼”都被人怀疑使用过西斯龙,特别是惠勒,很可能是使用了西斯龙而导致的截肢。

这些年来,由于严重脓肿、血肿和败血症等副作用,被送入急救室或截肢的健美运动员和健身网红也屡见不鲜。

比如:“俄罗斯大力水手”基里尔·特雷申就因为在每只手臂上都注射了3升西斯龙,从而导致血液无法循环,最后肌肉组织坏死,而不得不截肢。

2022年7月26日,来自巴西的“绿巨人”巴尔迪尔·塞加托去世,享年55岁,很多人怀疑是他使用了过量的西斯龙,从而造成了他的死亡。

二、克里斯·科米尔谈西斯龙对他的伤害

最近,健美名人堂成员克里斯·科米尔也说出了他对使用西斯龙的看法,并警告其他的健美运动员不要使用它,因为它造成的伤害是终身的,并暗示它会造成脓肿,并破坏肌肉组织。

克里斯·科米尔称西斯龙很容易被看出来,他说:“在我看来,我肯定他们(健美运动员)正在进行大量不必要的注射。有些东西是不必要的,这看起来很奇怪,甚至人类也不可能有那样的肌肉发育,就像一些肌肉通常是平的,但实际上,它看起来像3D或类似的东西。

克里斯·科米尔不认为西斯龙可以完全从健美运动中消除,但他说健美运动员应该以在健身房锻炼肌肉而自豪,而不是靠西斯龙。他说:“我认为它真的模糊了体格,我认为你可以看起来更好,我不会说这是可以完全消除的东西,但请冷静下来,请为你在健身房,而不是在浴室增加一点肌肉感到自豪。”

克里斯·科米尔警告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身体内注射西斯龙会导致肌肉“解体”,健美运动员通常要到数年后才能知道身体损伤的真实程度。他谈到了在使用西斯龙后对他的小腿造成的伤害,他说:“是的,实际上,我在我的小腿上使用过,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这种伤害是真实的。不仅如此,当你变老时,你需要血液循环,猜猜你对肌肉做了什么,它正在损害所有的神经——你不会再有血液循环——当你老了,你的神经系统将会完全瘫痪。

根据克里斯·科米尔的说法,健美运动员们经常向他们的斜方肌注射西斯龙,这正在损害他们的背部。他说:“今天你会看到很多参赛者,他们的背部有很多损伤,因为他们在斜方肌中部进行了注射(西斯龙),你可以看到斜方肌肿胀,然后你会看到他们的脖子很小很平。”

三、大雷米使用西斯龙了吗?

最近,克里斯·科米尔与大拉雷米的教练丹尼斯·詹姆斯谈论了他们为2022年奥林匹亚先生的准备工作。丹尼斯·詹姆斯正在奋力“激活”大雷米背部的斜方肌,他表示这是他们今年赛季的主要关注点之一。

在大雷米最新公开的健身照来看,他的肩膀看起来有可疑地“发炎”,没有条纹,看起来很“尖”,这让粉丝们怀疑大雷米也使用了西斯龙,尼克.特里吉利认为大雷米的背部在急剧下降,并认为这是神经问题的原因。他说:“这是克里斯·科米尔的理论,当你长得这么大时,肌肉实际上开始对神经施加很大压力,这可能不会完全切断神经,但如果你不打破疤痕组织,让血液流动,就会导致神经问题。我只是想告诉人们,三角肌这样成长是不正常的,他们不会朝那个方向成长。

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表明大雷米使用了合成醇,但是大雷米在一周后用另一个体格更新消除了这些谣言,因为他的肩膀看起来平坦多了,发炎也少了。鉴于科尔米耶使用西斯龙的经验,他警告其他人不要这样做,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使用合成醇会带来健康风险,并认为它不值得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