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乒乓球女单赛场爆出冷门,作为卫冕冠军王楠在四分之一决赛里输球了,她输给了一名新加坡选手李佳薇。

这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女选手曾是中国海外兵团里最大的“威胁”,20年前她一个人扛起了新加坡乒乓球的兴衰荣辱,14岁从北京到新加坡,从此,她一个人的奋斗史就成了新加坡乒乓球的发展史。

但她从北京走向新加坡,从业余球手走向奥运奖牌得主,其实是从逃离开始的。

1981年8月李佳薇出生于北京,2个月后同样在北京一个叫张怡宁的孩子也出生了,20多年后,她们会在两个国家乒乓球台上各自开启新的故事。

李佳薇的父亲李万祥是一名乒乓球教练,80年代末在一间不到60平米的地下室里成立了自己的学校,别看它小,李佳薇、郭焱、张雪玲都从这里走向了世界的舞台。

她父亲对待她比其他队友更严厉,“不信,你去问问郭焱,我打不好我爸真就揍我。”李佳薇曾在一次采访时说。

队员们私下给李万祥取外号叫“魔鬼”,李佳薇也这样称呼他。有时候其他队员犯错结果挨打的还是李佳薇,从小他就像逃离“魔爪”。

她会趁父亲不注意踩烂乒乓球,她认为没有乒乓球就不用训练了,结果又是一顿打。

9岁那年她进入了什刹海体校,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张怡宁,年纪相同的两人很快成为好朋友,跳皮筋、丢手绢、跳房子她们都玩过。也是从那时开始,李佳薇就没赢过张怡宁。

除了体校的训练,李佳薇还要忍受父亲的加练,这对于一个孩子无疑是煎熬,她太想脱离那个环境。

1993年来自上海的井浚泓在世乒赛女单第三轮击败了“不可战胜”的邓亚萍,让新加坡乒总找到了一条快速提升成绩的新路——归化中国球手为新加坡打球。

1996年他们来到了北京队,首先看中的是张怡宁,结果北京队不放人,后来找到了李佳薇,“我是铁了心要走。”一方面因为父亲残酷到有些压抑的训练方式,另一方面她觉得要在国内打出来实在太难了。

不到15岁,她离开了家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对于任何一个小孩子都是痛苦的成长,在脱离了父亲的“魔掌”后,李佳薇意外的发现她十分的想父母,想家,想所有人。

此后的10余年,李佳薇回家的次数不超过10次,每次离别对于这个家庭来说都是折磨,全家人在首都机场哭得伤心,“一次我们又抱着哭,旁人问你们这是要把孩子送到哪去啊?我爸说新加坡,那人说,我还以为是农村呢,哭成这样。”

哭,也贯穿着初到新加坡时李佳薇的生活。“天天哭,上学、比赛、打球都哭……当时打了一个大箱子的电话卡,父亲和我都在哭。”

除了思念,她还需要面对残酷的训练,“5个人训练,想用5张台子,没有!新加坡国家队训练馆一排4张台子,第2排4张台子,很窄,而且灯光不亮。男女队员在一个馆,只能各用两张台子,这样5个人没法同时练。”前新加坡主帅周树森曾说。

当时新加坡的训练环境很差,而且她还是学生,白天上完课后晚上7点半开始训练,经常打到凌晨两三点,然后又要去上学……甚至还有一次因为训练得太晚,连警察都招来了!

凌晨两点,训练馆内灯光昏暗,风扇呼呼地吹着,另一边是队员们训练的呐喊,结果警察以为出事了过来查看。

2000年19岁的李佳薇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奥运会之旅,女单八分之一决赛,她遇到了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新加坡只能仰望的王楠。结果没想到3局过后,李佳薇2:1领先,第四局甚至拥有4个赛点,20:16只要再赢一分她就将爆出本届赛会的第一个冷门。

但是无论总教练蔡振华还是主管教练李隼都认为王楠的机会渺茫,可作为当时的女单一姐王楠硬是逆天改命,挽救多个赛点最后胜利逃往。

那场比赛人们记住的是王楠临危不乱,愈战愈勇的逆转,丝毫没注意给她造成威胁的这个19岁小将已经不可小视。

“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完全没有把精力放到比赛上,一心就是想回到奥运村,有什么地方好玩啊可以去逛。”当时的李佳薇完全是一个小女生的心态,也是那种放松她直接把王楠逼上绝境,“当时自己也年轻,心里想的是机会来了。我心里一直在想,我赢了之后该冲哪边鞠躬呢?是先冲观众们鞠躬,还是冲我们新加坡那些领导鞠躬呢?下场之后会不会有鲜花呢?”

那场比赛王楠还是教会她很多,不到比赛结束就不放弃的精神,赛场瞬息万变一点也不能放松斗志,“那次失败对我来说或许是个教训,让我从此之后逐渐成熟了起来。”

2004年的雅典,她又来了,站在她对面的还是那个对手,王楠以卫冕冠军的身份与她隔台相望,可能她也会想起四年前她如何被这个小姑娘逼入绝境,可这次没那么容易。

而那年的李佳薇却给世界一个惊喜,那是很多中国球迷记住李佳薇的开始,当时有媒体采访她问及对这场比赛的看法,李佳薇一脸坚定的说:“我一定要赢她。”当时她是冲着一枚奖牌来的。

“我全身心地把精力投入到比赛中,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战胜王楠,结果我做到了。”一场干净的4:1她几乎没给王楠更多的机会,卫冕冠军出局,李佳薇带着一股果决的气势挺进四强。

可惜她未能更近一步,半决赛输给金香美,铜牌争夺战输给金景娥,走下球台的李佳薇特别伤心,她原本一位挑落王楠自己夺牌希望大增,可惜最后还是未能如愿。

“佳薇,你的电话。”在她哭得伤心的时候,教练让她接一个电话,这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打给她的,“整个新加坡都支持你,就算输了你也是新加坡的骄傲。”这话给了她莫大的鼓励,她一心想着一定要为新加坡在奥运会夺冠,她的目标是4年后的北京,对于中国队那是回家,对于新加坡女乒同样如此。

同样是在雅典的羽毛球男单赛场,第一轮新加坡选手苏西诺挑落头号种子林丹,而当时苏西诺和李佳薇是一对恋人,“或许我该把这场胜利归于我的女朋友李佳薇,自打认识她以后,我的球艺大长,是她带给我好运。”

当时他们是新加坡体坛的金童玉女,可能谁也没想到几年后他们会因为这段恋情而对簿公堂,所有的甜蜜化作恨意,两人分手时因为同居时的财产分割闹上法庭,苏西诺要追讨在恋爱时期一同购买的公寓和汽车费用。

而这一切发生在北京奥运会的前一年,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李佳薇成了新加坡代表队的旗手,她向鸟巢内所有观众挥手,而在电视机前李万祥看着女儿自信的笑倍感欣慰。

2008年8月15日,女团半决赛,李佳薇的队友是来自鞍山的王越古,来自哈尔滨的冯天薇,那场与韩国的3:2终于让新加坡女队圆梦。

那场艰难的胜利让新加坡女队历史性地进入了决赛,同时也预定了48年来的最佳成绩,对阵中国其实输赢已经不重要了,能够闯进决赛对于李佳薇和新加坡队都已经超额完成任务。

而在奥运村西门外李万祥和妻子烙了女儿最爱的猪肉馅饼坐在马路边等她,他们笑盈盈地看着女儿吃着馅饼,李万祥想了一件事说:“要醋吗?你妈还带了腊八蒜。”

单打比赛李佳薇又一次打进四强,那场她输给了张怡宁,铜牌争夺战面对20岁的郭跃,她又一次饮恨,不过在中国军团之外,李佳薇已经成为第一档的球员,那年她27岁了,对于很多运动员也意味着之后的每天都距离巅峰越来越远,她结婚生子,经历了漫长的恢复期,不过在2010年的世乒赛上她的名字还是出现在新加坡的名单里。

她一场没打结果收获了一枚沉甸甸的金牌,施之皓在决赛里雪藏郭跃、李晓霞让年轻的丁宁、刘诗雯出战,结果被击溃,九连冠的梦想就此破灭,李佳薇就这样躺着拿到了自己的第一枚也是唯一一枚世界大赛金牌。

三次奥运会两次四强却没有一枚奖牌,李佳薇的单打缺了一些运气,与郭跃的那场比赛随着她的回球打飞,她又一次功亏一篑,之后李佳薇笑了,只是那个笑容里多少有些不甘和无奈。

2012年的伦敦她本打算隐退,冯天薇等已经扛起了新一代女乒的大旗,结婚生子后她的重心也想回归家庭,可总理李显龙让她在打一届,那也是所有新加坡人的夙愿,备战伦敦奥运的三年她和儿子只见过21天,她把自己的排名一点点从60名开外拉到前20,在伦敦尽管已经是第三单打,但老将李佳薇依然是新加坡女乒的支柱。

一枚铜牌她的乒乓生涯完美收尾,14岁独闯新加坡,再到国家大赛上扬威,李佳薇的乒乓征途写满了奋进和果敢,当年结束那段不堪回首的恋情后,有朋友想给她介绍男朋友,几次试探性的问过后,李佳薇说“最好姓李”。

之后她就认识了比她大8岁的李超,一名医药行业的商人,同时也是乒乓球迷,2009年两人大婚,李显龙总理亲自送上祝福,可以说李佳薇已经成为了新加坡的国家英雄。

退役之后,她在新加坡开办了佳薇乒乓学院教导那些喜欢乒乓球的孩子,“创立这个学院是我要回馈新加坡必须做的事。我也一直希望可以培养当地的乒乓球员,希望培育出能代表新加坡出去比赛的年轻运动员,也希望他们能够在奥运会上赢得奖牌。”

如今李佳薇已经年过不惑,可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她还是那个打球宠辱不惊,实力与颜值皆在的球员,6岁练球,14岁出走新加坡,23岁掀翻王楠,27岁拿下奥运银牌,四届奥运会女单项目两次进入四强,这样的成绩足够耀眼,也足够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