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手位急长球,在比赛中是风险与机会同在的博弈球,对比赛双方都是双刃剑。对发球方来说,用好了一招制敌,逆转局势;但要是对手一板闷杀回来,反而难以衔接。对接球方,需合上力,以力克转;若对不上点,便会被顶死,或是被动招架,对面前三板早已伺候着。在长期摸爬滚打中总结出一些心得体会,与球友分享。

反手位急长球,主要为落点接近边线的上旋、下旋、不转(急长球中侧旋、奔球可划为不转一类)。通常,在能够提前判断旋转的情况下,特别是熟悉的对手,对方一出手就大致能把握上、下旋和落点,这时反手能预留足够的发力空间,拿平常练习的冲下旋、撕上旋标准动作足以对付。但是,面对发球隐蔽性强的陌生对手,不可能预判那么充分,稍有犹豫球已拱到底线,尴尬到板边把球撞飞。练过几年的球友都明白,反手拉冲下旋,要压低重心,充分引拍,位置到两腿之间;而反手拉上旋,无论是重心和引拍位置都要高一些,便于击球中上部,多为往腰腹位置引拍。这两个不同的动作框架,在处理不同旋转的急长球时就会产生一对矛盾,常常措手不及,而被球“顶”到。

因此,在处理此类急长球,专业队的一惯做法是在预判不充分的情况下,尽量不引手,动作紧凑,腰间蓄力,借力发力。动作小而紧凑,尤其对于处理转、不转急长简单凑效,意在下一板衔接。对下旋球摩擦厚一点,触球中部;不转触球中上部,多快带过去。回球保证上台和落点,以制约对手第二板为目的。这种教科书式处理方法,动作框架要稳定,需要一定的老底子。对于上、下旋反差很大的球,我们的业余球友可能要苦练球感,不然容易出现下旋拔不起来,上旋压不住弧线的困局。在乒乓竞技中,急长球的对抗往往是比赛最惊心动魄的环节。那么,有没有更稳妥、更富有变化的处理方式。

我们知道,台内拧能化被动为主动,处理急长球一样可以用“拧”的手法。“拧急长”不同于“台内拧”以及出台球的“拧拉”。由于长球相对与台内小球触球点要高,在台内拧基础之上引拍手可以充分伸展,去迎接来球的节奏,拧接时横向拦截加摩擦,不仅增加了保险系数,落台还能产生强烈侧拐,让对手第二板衔接很难受。台上起手、回旋、发力,起承转合、一气呵成,动作体系既不同于台内拧整个重心都要压上去,也不同于出台拧拉动作幅度那么大。后段留有可发力空间,为进一步加力拧冲创造了条件。

用拧的手法处理急长球,应对上、下旋,动作差别只在于触球瞬间摩擦部位的细微变化,以不变应万变,为接发预判赢得了时间。如果在对手出球瞬间无法准确判断旋转,那么还可以借来球轨迹、轻重缓急进行判断,从对方挥拍击球到落到本方台面,不管它上旋还是下旋,整个动作框架不用调整,只需如“太极拳”之起手去迎击来球的节奏、线路、力道,这段距离的“牵引”,足可以让你充分把握来球旋转、速度,意在手先,回旋引拍,蓄力爆发:拧侧下(通常为正旋转),从来球左上部包住,瞬间摩擦制造弧线,落台下扎;拧侧上摩擦偏右上部,落台侧拐;拧不转,触球中上部,借力打力。同样的框架加质量,还可以拧冲,穿透反手位,塞对手中路,直线正手位空档,威力很大,屡试不爽。

如果对台内拧已经有一定的基础,那么拧急长球还有一个制敌绝招——拧出下旋。拧出下旋?是的。就是把上旋球拧成下旋球,对方推拨防御,小白球必定向“左下网”扎去。听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N年前,我们的直拍横打大师王皓说过,可以拧出下旋。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以为是我听错了或者是王大师口误。若干年后我忽然悟到了,确实可以拧出下旋!且听我分享。通常我们台内拧,收拍拍面是向下,以压住弧线;还有种拧法是侧拧,拧球的外侧正侧面,拍面最后几乎竖着出去的,出球也是个“香蕉球”;你再试试进一步调整拍面,在出球瞬间拍面角度以斜下方收拍,奇迹出现了,兜到了球的侧下部,下旋球成了!出手再隐蔽一些,一招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