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1年起,赖茅酒业联合先锋乒羽频道,发起赖茅杯全国羽毛球场馆邀请赛,赛事将球馆与羽毛球爱好者联结得更加紧密,在日常打球训练之余,喊出了“热血一场 为馆而战”的口号。2022年,赛事地域版图扩大超过一倍,越来越多的羽毛球馆馆长,带着自己苦心孤诣打造出来的球馆,踏上办赛和参赛的征程。

羽毛球场馆,是连结羽毛球爱好者和羽毛球运动的核心场景,场馆以内,羽毛球运动以其低门槛、高交互、高颜值的特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受众参与。对于羽毛球发烧友而言,如果要选择创业路径,开一座球馆,肯定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

赖茅【共赴热爱】羽球馆长概念纪录片将聚焦多位球馆馆长,讲述他们创业过程中的故事。

记录他们因为热爱而投身羽球行业的艰辛与无悔,管中窥豹,探讨羽球行业发展的困局,以及未来的趋势。

赖茅【共赴热爱】羽球馆长概念纪录片

第一集

侯昭金:第二次热爱

视频加载中…

侯昭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贵阳人,他的老家在山东济宁。在很多年前,他就来到了贵阳,如今他在贵阳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球馆——上坝体育公园。

上坝体育公园于2021年建立,它并不是单一的羽毛球馆,除了羽毛球场之外,它还有五人制足球场以及篮球场,总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然而对于侯昭金来说,他最情有独钟的,还是羽毛球运动。

相比大多数已到中老年的爱好者喜欢双打不同,侯昭金仍然坚持着对体能有更高要求的单打,步入中年,虽然现在应酬更多,但从举拍和步法之间的身轻灵动,依然能看出他在日常点滴中的自律。

8月20日一早,侯昭金带记者来到球馆探访,其中几个满头银发的老年人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侯昭金一上前打听,他们都已经超过了70岁,在场上仍然挥汗如雨,打得不亦乐乎。再一闲聊,他们的运动频次更让记者觉得不可思议:

侯昭金:从周一到周五,你们要打几天?

老年人:五天!

相比其他球馆在早间时段的门可罗雀,上坝体育公园羽毛球馆在早上8点,已经门庭若市。而这得益于侯昭金的一项公益举措:超过60岁的老年人、残疾人以及低保户群体,仅须带上相关证件,就可以免费在球馆运动。

除了业余爱好者在晨练,在场馆的另一边,记者惊讶地看到了贵州省羽毛球队的运动员也在这里训练。经过打探才得知,由于贵州省体育学校正在搬迁,在过渡阶段,球队临时将集训地点选在了上坝体育中心的羽毛球馆。

在贵州省羽毛球队主教练张恺的眼中,侯昭金是一位十分关爱他们的长辈,球队在场馆训练都是免费的,不限时长。“今天早上碰到他还问我,饮食上有没有需要改善的,多提点建议。”

集训队里集中了目前贵州省最强的运动员,来自铜仁的蒋雨轩,在今年的贵州省运会男子乙组单打中,一举夺得冠军。贵州省羽毛球队虽然目前与国内顶尖水平仍有距离,但小将们逐渐在国内赛事上崭露头角,也让张恺和侯昭金对未来充满希望。

于侯昭金而言,他之所以选择建馆经营,还有一个更加远大的目标。“我的初衷也是在想,怎么把青少年培训这一块,做好做强,当然更大的目标是,希望能走出一到两个世界冠军,那肯定感觉又是不一样。”

事实上,上坝体育中心是侯昭金的“二次创业”,他介绍,自己的第一个球馆位于观山湖地区,相比现在的球馆,“地理位置更好,盈利更多,影响力更大。”

“只要是打羽毛球超过一年的,基本上都会知道观山湖球馆。那个地方名气还是挺响亮的。”如今回想起昔日的辉煌,侯昭金依然十分怀念。

在经营了五年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观山湖球馆不能再运营,侯昭金不得不选择放弃。“当时心理落差还是挺大的,首先自己一个工作地点就突然没了,所有会员都感到很可惜,我也很惋惜,也失落了很长时间。”

然而,侯昭金认为,羽毛球运动在贵州依然有着广阔的市场,因此他并没有打算改变赛道,而是选择羽毛球馆卷土重来,这才有了现在的上坝体育中心。

他表示:现在贵阳的羽毛球馆数量,还远远达不到羽毛球爱好者的需求,“我之前那个馆没了之后,不少会员打电话跟我说,现在订场地,至少要提前一个星期以上。”球友们对于场馆的需求,更让他坚定了继续在球馆进行创业。

侯昭金的人生已经和羽毛球馆进行了捆绑,在日常对球馆的运营与维系之中,我们窥见了他的坚持与抱负。记者最后问道:“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你和球馆的关系,你觉得会是什么。”他回答:“热爱。”

热爱不关乎年龄 坚持才是证明

这方碧绿的场地,见证着平凡人的汗水、抱负、情怀和理想

对侯昭金来说

热爱就是 不害怕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