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2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为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万里,戴上了一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

万里和萨马兰奇

20年后的3月25日,已经卸任的萨马兰奇再次来到北京,为90岁高龄的中国网球协会终身名誉主席万里,颁发了中国体育“终身成就奖”。

万里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两次表彰,是因为他对网球运动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他本人就是一个网球高手,他一生共打了70多年网球,留下了无数的网球佳话。

上世纪30年代初,万里考入了山东曲阜第一师范学校,他在学校里第一次接触到了网球。当时网球还是个洋玩意儿,刚刚传入山东不久,万里根本没钱买球拍和球,他只好借有钱人家子弟的球具来进行练习。

当时的球拍都是清一色的木制球拍,比现在的拍子小些,加上手工的牛筋粗而硬,手工绷上即可,拿在手上有些沉甸甸的。球也都是线缠制的,内有一个橡胶核,用手捏捏还挺软,弹力也还好。而场地无非就是在一块空场地上用白灰或白漆画上一条线,中间支起两根柱,再拉上用棉线或麻线编制的网子就打起来了。

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万里学会了打网球,而且他的球技非常好。万里的同学、原安徽省委副书记袁振曾说:“万里上学时就头脑聪明,身材高大,经常在球场上把别人搞得满头大汗。”

万里打网球

新中国成立后,万里在1953年调入中央建筑工程部任第一副部长。每到星期天或节假日,万里都要和贺龙、陈毅、吕正操、曹里怀等领导同志一起,到天坛公园、三座门俱乐部和养蜂夹道去打网球。但当时北京还没有一个像样的网球馆,为了发展网球运动,万里积极协调各方面力量,先后修建了北京体育分馆、先农坛网球馆,从此以后,北京早期的一批网球运动员有了自己的训练场地。

1953年,中国网球协会成立,吕正操当选为第一任网球协会主席,万里当选为名誉主席。

1980年,万里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国家体育,他上任以后,网球运动迅速发展了起来。而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万里也进入了自己网球运动的巅峰期,他曾3次获得全国老年比赛的冠军,各种网球邀请赛的冠军更是不计其数。

万里有两位非常著名的球友,分别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

上世纪70年代末,老布什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时,万里就经常与他一起打球。1985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老布什访华,万里就在北京国际俱乐部网球馆以一场“中美网球双打对抗赛”来欢迎老朋友。

万里的搭档是一位业余选手,而布什的搭档是美国驻华使馆的一位左撇子运动员,他们并不像过去陪万里打球的运动员那样客气,一上来就是一通猛攻,把网球像冰雹似的噼里啪啦向万里砸来,尽管万里左扑右挡,但他当时毕竟已经67岁了,最终万里组合以4:6输掉了第一局。

此时我方的工作人员急了:“咱们首长还没有这样败过呢!”于是在第二局,万里的搭档换成了已经退役的网球选手谢昭。谢昭的底线球打得很好,既准确稳健,又势大力沉,这样万里就可以坦然地在网前快速跳动,以又低又转的球向对方大砍大杀。

就这样双方交替领先,一直打到了“抢七”,场上气氛达到了白热化,此时万里和谢昭打出了两个线路极其刁钻的球,才算赢得了这局比赛的胜利。最终双方以1:1握手言和。

万里和老布什

这天晚上万里回家后,儿子万伯翱问他:“您怎么会输一盘呢?”

万里说:“人家美国的网球,发展得就是比咱们好,整体水平比中国高多了呢!”

后来只要老布什到了北京,总免不了约上万里挥拍打上几局,两人之间的友谊也成了网球界的佳话。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也与万里打了两场球,第一场是在北京,霍克和他的搭档输了,但他很不服气,说是万里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主场便宜,一定要万里带上搭档到澳大利亚再较量一番。后来万里去澳大利亚访问,霍克竟找来一位退役的全国冠军来和自己搭档。

万里的搭档是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李富荣,李富荣的乒乓球打得极好,但网球只是他的业余爱好。霍克见到李富荣后,开玩笑说:“你用网球拍打,还是用乒乓球拍打?”

万里风趣地回答:“你给我们找两把木拍好吗?”

最终霍克在主场赢下了这场球,终于找回了心理平衡,而万里也为交上了霍克这位国际球友而感到十分高兴。

1993年,万里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他只为自己保留了中国网球协会和中国桥牌协会名誉主席这两个职位。退下来后的万里打网球的时间更多了,他每周安排4个下午打网球,雷打不动。

在万里的影响下,他的4个儿子、1个女儿都爱上了打网球。其中长子万伯翱的网球打得最好,他还当选为全国新闻界网球联谊会会长,每年都要与体育杂志社和全国记协等组织一次全国新闻记者网球比赛,而他在总编组的6次比赛中荣获了4次冠军。

万家的第三代是5个孙女,她们都拜专业的网球运动员为师,技术比上一代更好。万里经常对客人说:“五朵金花好啊,你看她们打球的姿势,比第二代还漂亮!”

万里和孙女

晚年的万里心脏有些不好,经过几次会诊后,医生坚决不同意他打网球,并要求他至少卧床半年,家人也都跟着一起劝他。万里先是静静地听着,突然他猛拍了一下桌子,然后说:“网球是一定要打的!死在网球场上光荣,比死在病床上麻烦你们好几年,要好得多!”

后来此事报到了中央保健局,局里的领导只好说:“既然万老坚持要打球,那就让他打吧,不过要给万老配个医务车跟着,以防万一啊!”

2003年春天,87岁的万里在一次打球时用力过猛,腰部受到了操作,经医生鉴定为骨折,医生对万里说:“伤筋动骨100天,首长年岁不饶人,安心休养吧!”

一开始万里还能遵守医嘱,腰缠钢套,每日静卧,坚持吃药。但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后,他就沉不住气了,这么多年以来,网球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多么想念球场和自己的球友啊!

万里知道医生不会让自己出门,他只好以退求进:“我不打,去看看球场,去看看大家总可以吧!”

医生心想只要首长不打,我们小心扶着他,走走转转也好,省得他在家闷坏了,于是便同意了。

万里先是来到球场看大家打,等过了一个多月后,他坚持从轻微活动开始,先是上场挥拍10分钟,然后慢慢过渡到30至60分钟,就这样,他很快又能像往常一样打网球了,比医生要求的“伤筋动骨100天”的时间大大缩短了!

对此万里有着自己的解释:“这个东西,如果非要上升到哲学层次,那就是说,没有东西是绝对禁止的,打网球能促进血液循环,而且心情愉快,身体怎么能不好!”

2006年1月27日,在澳网女双决赛上,中国组合郑洁和晏紫获得了冠军,这是中国网球历史上首个大满贯赛事的冠军。90岁的万里在电视机前观看了这场比赛,他激动地说:“这两个丫头太顽强了,我要请她们吃饭!”要知道,万里退下来以后,从没请过人吃饭。

2月14日,国家女子网球队返回北京后,万里和郑洁、晏紫打了一声球,这场比赛直接打“抢七”,最终万里与搭档以7:5获胜。赛后万里与郑洁、晏紫合影留念,并鼓励她们说:“你们只能输给我,不能输给别人!”

万里与郑洁、晏紫合影

虽然郑洁和晏紫可能有“放水”的嫌疑,但万里作为一个90岁的老人,依然能够在网球场上奔走如飞,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万里生前曾对球友说:“我要死了,你们就把网球拍、网球放在我旁边。我死也要死在网球场上!”

2015年7月15日,万里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万里的长寿离不开网球,而他对推动中国网球事业的贡献,将永远为国人所铭记!

作者简介:帝哥,一位90后上班族,专职写作2年,已在各大自媒体平台发表多篇10万+的爆文。如果你对自媒体、写作、赚钱感兴趣,想每个月都能靠下班时间做副业、兼职,可以搜索关注我的公众号“帝哥说史”,一起探讨一起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