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有能力拥有多家足球俱乐部,为何最后只有一家?近年来,英超、EFL及全欧各处俱乐部老板们,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并且对经营策略做了很大的调整。

切尔西新老板伯利强调过创建体育投资组合的重要性,上周他关于“英超得全明星赛”的提议也引发热议。伯利也是NBA洛杉矶湖人和MLB洛杉矶道奇的股东,非常熟悉多俱乐部模式。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未来伯利财团再买下新俱乐部,蓝军将成为英超第10家走多俱乐部模式的俱乐部。阿森纳、布伦特福德、布莱顿、水晶宫、莱斯特城、曼城、诺丁汉森林、南安普顿和西汉姆,已与欧洲或其他地区的25家俱乐部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英冠联赛中,卡迪夫、QPR、谢联、桑德兰、斯旺西和沃特福德也与其他俱乐部有联系,而英甲的巴恩斯利则是新城资本七队网络中的一员。

伊普斯维奇俱乐部的母公司还拥有美国次级联赛的凤凰重生俱乐部,英乙索尔福德俱乐部的老板之一林荣福林也是西甲瓦伦西亚俱乐部的大股东。

在欧洲其他联赛中,各俱乐部对此早就轻车熟路。

意甲、法甲和西甲共有20家俱乐部加入了多俱乐部模式。如今的意甲遍地是美资,AC米兰、博洛尼亚、热那亚和佛罗伦萨的美国老板都拥有其他俱乐部的股份。

在意大利,一名老板在一个级别的联赛中只有拥有一家俱乐部。今年1月,拉齐奥老板克洛蒂托被迫卖掉了萨勒尼塔纳,否则的话,后者就没法升入意甲。本赛季结束,如果意乙升班马巴里继续升级,那不勒斯老板德佬也会面临相似的命运。

即便在以抵制外部投资和“50+1”模式而闻名的德甲,也有3家俱乐部——奥格斯堡、凯泽斯劳滕和RB莱比锡——与其他俱乐部建立了联系。

欧洲5大联赛32.7%的俱乐部加入了多俱乐部经营模式,这张大网共涉及到91家“其他俱乐部”。

在英国,点燃这种商业模式的火花是2016年的脱欧公投。这种模式的意图是扩大而非缩小经营规模。各俱乐部将这一战略视为一种工具,用来规避英国脱欧后管理机构认证(GBE)规则,同时也有助于开展青训工作,让一些年轻球员早日升上一线队。

英国脱欧使得球员更难获得劳工证,GBE对欧洲各国的联赛按实力和地位进行了分级,比如:西甲是1级联赛,值更多GBE资格积分,而麦足球超级联赛是5级,积分自然就更少。

英国俱乐部在比利时、葡萄牙、土耳其和荷兰建卫星俱乐部是有原因的,这与这些联赛的GBE定级有关。

城市足球集团(CFG)是阿布扎比财团旗下的伞式组织,在英印澳美日等国家拥有以曼城为首的12家俱乐部。阿布扎比财团于2008年收购曼城,于2013年收购MLS纽约城俱乐部80%的股权。2014年,他们又投资了墨尔本城(100%股权)和横滨水手(20%股份)。

自2019年以来,CFG又入股了孟买城(65%股份)、四川九牛(29.7%股份),洛默尔(99%股份)、特鲁瓦(100%股权)及巴勒莫(80%股份)。

CFG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多俱乐部模式集团(收入不一定最多,但奖杯一定最多),也让旗下各家俱乐部获益。

今年夏窗,CFG一直等到南安普顿批准罗梅乌转会赫罗纳(CFG持有后者47%的股份),才把曼城埃多齐和胡安-拉里奥斯送到圣玛丽球场。南安普顿还把门将利思租借给CFG旗下的特鲁瓦俱乐部。

布伦特福德的老板马修-本汉姆也清楚多俱乐部的好处,并于2014年收购了丹麦中日德兰俱乐部75%的股权。而另一家伦敦俱乐部QPR老板之一托尼-费尔南德斯走在他前面。

2011年,费尔南德斯在马来西亚雪兰莪成立八打灵再也别动,并收购QPR。两家俱乐部于2016年宣布建立合作关系,QPR在马来西亚建立了青训学院,帮助八打灵再也别动培养球员和教练。

去年,英甲的弗利特伍德镇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他们的老板安迪-皮利在阿联酋和南非创建新俱乐部,用来培养球员。阿联酋的俱乐部名为“弗利特伍德联合足球俱乐部”,南非的俱乐部名为“西开普弗利特伍德足球俱乐部”。

“我们很会搞足球俱乐部,很会培养球员,我们非常想去阿联酋和南非干好这两件事情,”皮利说,“我们看得很远,曼城拥有一个庞大的俱乐部网络,但谁能想到又老又小的弗利特伍德也会走这条路呢?”

南安普顿是最近一家加入多俱乐部模式的英格兰俱乐部,他们新老板Sport Republic在今年8月收购了土耳其古斯蒂佩体育俱乐部70%的股份。Sport Republic是一家由拉斯姆斯-安克森与他人共同拥有的集团,安克森曾是布伦特福德的足球运营总监。该集团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收购案。

英超的一些美资老板们在登陆英伦前,就已在美国国内拥有多支体育队。阿森纳老板克伦克旗下有MLS科罗拉多急流、NFL洛杉矶公羊队,NBA丹佛掘金和NHL科罗拉多雪崩。

大卫-布利策是水晶宫、NBA费城76人、NHL新泽西魔鬼和MLB克利夫兰守护者的股东。格拉泽家族拥有曼联和NFL坦帕湾海盗。芬威体育拥有利物浦、MLB波士顿红袜和NHL匹兹堡企鹅。

伯恩茅斯上赛季结束后成功升超,是最近一家被美国商人追捧的俱乐部。比尔-福利正在与伯恩茅斯的俄罗斯老板马克西姆-德明就收购事宜进行独家谈判。福利也是NHL维加斯黄金骑士的老板。

多俱乐部模式在足坛越来越好,未来走条路的难度会变大,因为市场上剩下的俱乐部会越来越少。但目前,该战略的增速非常快,且丝毫没有放缓的迹象。

有意投资的老板不在乎拿少数股权还是多数股权,这一点都不紧要。参股了多家俱乐部,就有机会做更多事情。拥有另一支球队的股份,为单身俱乐部的老板开辟了一条不可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