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8月16日阎森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阎森的父母一共有三个孩子,两个人一个月加起来的工资不到50块钱,所以阎森小的时候生活虽然不是很贫穷,但也称不上富裕。

家境普通,但是阎森的父母对于孩子的培养却是从不吝啬,阎森5岁多的时候因为身体条件不错,就被幼儿园的一位姓梁的老师给推荐到了鹿传志教练练习乒乓球。

鹿教练一看阎森是个左撇子,就同意留下手下阎森,第二天阎森的母亲对阎森说:“森森,咱去打球吧!”

阎森却不敢去,因为小时候阎森的胆子小,在前一天报名的时候他看到许多参加训练的孩子个头都比他高。

但是阎森的母亲却很想让阎森去,一来是可以锻炼孩子的身体,二来也省得自己工作的时候还老担心阎森乱跑。

阎森虽然胆小,但是他却很听话,母亲让他去,他便跟着去了,由于报名的孩子比较多,鹿教练要进行筛选——考颠球。

那些已经训练了半个月的孩子一般都颠五六个,从来没有摸过乒乓球的阎森竟然颠了20多个,这让鹿教练很是兴奋。

就这样阎森被选上了,但是选上之后需要交3块钱的训练费,阎森的母亲却是犯难了,鹿教练看着阎森母亲为难的样子,干脆直接免了阎森的训练费。

鹿教练对于这批小队员抓得特别紧,阎森也因此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同时鹿教练还经常带着他们外出打比赛。

有一次,阎森要去南京打比赛了,他却没有田径裤头穿,他的母亲便把厂里发的营养菜票卖了3.5元给阎森买了一条田径裤头。

有田径裤头之后,阎森还没有袜子穿,但是母亲却实在没钱给他买袜子了,她便对阎森说:“森森,妈妈没钱给你买袜子了,你也要好好打球,长大了当世界冠军。”

阎森很懂事,对妈妈说:“妈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跟着鹿教练训练了一年多之后,1982年,7岁的阎森开始进入徐州市体校训练。

因为家境贫寒,阎森的母亲经常教育儿子:“人要有志气,看到别人吃什么,不要眼馋。”

但有时候,阎森回家告诉妈妈那个小朋友又带了苹果吃,阎森的母亲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因为家里买不起苹果,但是阎森训练又需要补充营养,阎森的母亲就把芝麻炒熟擀碎后加点白糖给阎森吃。

阎森平日里从来不让母亲到体校去看他训练,但有一次他对妈妈说:“妈妈,你能不能跟我去体校?”

阎森的妈妈就专门请假跟阎森一起去体校,当走到体校门口商店的时候,阎森突然对妈妈说:“妈妈,你能给我买几个蜜枣吗?”

当时的蜜枣1.8一斤,而阎森妈妈身上只有5毛钱,孩子从来没要过什么东西吃,阎森的妈妈就给阎森买了二两蜜枣(7个)。

阎森高兴极了,走了十几米就对妈妈说:“妈妈,我能吃一个吗?”

看到妈妈点头,阎森高兴地吃了一个,又走了一段路,阎森又问:“妈妈,我还想吃一个。”

看着阎森这样,母亲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如此往复,当走到训练馆的时候,阎森还剩下了3个蜜枣。

直到这个时候母亲才知道阎森的用意,他是想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一下——我妈妈也给我买蜜枣了!

和阎森一块训练的小伙伴大部分家庭条件都比较好,他们夏天训练之后都要买一支冰糕解渴,阎森却买不起。

体校门口卖冰糕的老奶奶看到阎森就问他:“阎森要吃冰糕吗?”

阎森说:“我不喜欢吃。”

老奶奶:“我给你吃一支。”

阎森却不要:“我妈妈不允许我吃别人的东西。”

可能也正是阎森这种倔强的性格,使得他的水平进步得非常快。

阎森在体校训练,每次都要从铁路宿舍跑到体校,妈妈不忍心他这么累,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3块钱,给阎森买了张月票。

因为训练刻苦,阎森的鞋坏得特别快,脚趾头从鞋前露出来被磨了好几个大血泡,他就自己贴块胶布继续打球,晚上妈妈为他洗脚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秘密,就问他:“森森,鞋烂了,怎么不跟妈妈说一声?”

阎森说:“妈妈,你平时连菜都舍不得吃,我怎么能让你老为我买鞋呢!”

有一天,阎森上午训练后去打水,不小心摔倒了,一只眼睛被暖瓶片扎破了,回家后他老躲着我,但还是被妈妈发现了,妈妈便问他怎么回事,阎森虽然轻描淡写的回答没事,但妈妈还是看到了他有点疼痛的表情。

后来妈妈把阎森带到医院,医生给他缝了三针还特别叮嘱要休养三天,可阎森一天都没休息,回到家之后就对妈妈说:“妈妈,我到体校看看!”

妈妈本来不想让阎森去,但看到他脸上恳切的表情,到嘴边的拒绝话语就收了回去,只反复交代他:“只能看,不能打。”

阎森满嘴答应,但是到了训练场,他便忘了母亲的嘱咐,撕掉了眼睛上的纱布,回家之前又贴上了。只不过还是被细心的妈妈发现了。

妈妈便问阎森:“阎森,你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

阎森说:“妈妈我休息三天,就耽误了三天训练。”

妈妈也被阎森的这种刻苦训练精神感动了,所以也就支持他继续训练,凭借着这种刻苦的训练,1987年,阎森顺利被江苏省对调往南京训练。

阎森刚去南京的时候,阎森的母亲在家哭了三天,毕竟当时的阎森也才只有12岁,当母亲的怎么才能放下心呢?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期阎森的父亲因为生病瘫痪在床,所以当阎森的母亲想阎森去到南京去看他的时候,传达室的老大爷对阎森的妈妈说:“阎森这孩子可会过了,从来不喝汽水,都是对着水龙头喝自来水。”

阎森就是这样一点点地抠自己,攒下了700块钱的工资交到了家里,当时阎森的家里除了一张桌子,一个箱子之外,其余像冰箱、彩电、洗衣机都是阎森买的。

不仅如此,阎森每个星期都要给家里打电话,问母亲和父亲的身体情况,每个月还要给家里寄钱,他姐姐姐夫下岗他还给了3500块钱。

尤其是阎森的父亲身体不好,阎森更是时常挂念,他对自己的母亲说:“妈妈,我不想让你再省吃俭用,更不想让你再掉眼泪,儿子有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了。”

1988年阎森正式进入江苏省队,1994年他才进入到国家队,这个时候的阎森已经19岁了,在国家队中算是年龄大的新秀,因为和他年纪一样大的孔令辉12岁就进入了国家队。

在当时的国家队同龄人中阎森最佩服的就是刘国梁,“他太聪明了!”,而孔令辉在他眼中却是最优秀的,无论是经验还是对乒乓球的理解,孔令辉都是队中最好的。

阎森在进入国家队两年之后,就在1996年瑞典公开赛上获得了男单亚军,这让他很满足,当时的男队主教练蔡振华就批评阎森:“你太容易知足了。”

或许也正因为容易满足,一方面让阎森心态平和,可另一方面,也使得他在单打上没有更大的突破,后来,考虑到阎森是左手握拍,球风有比较凶狠,队里认为他比较适合配双打。

于是,在1996年访欧的时候,阎森就开始和王励勤配对双打,最终他们还一起获得了冠军,而且在当年的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总决赛上他俩也获得了冠军,他们这对就固定下来了。

当时的中国乒乓球男队,在王涛、吕林等一批老将退役之后,刘国梁和孔令辉就成为了领军人物,王励勤和马琳等人是重点培养对象。

阎森因为单打成绩不出色,因此名气并不是很大,但是阎森的双打能力非常强悍,1999年荷兰世乒赛,他和搭档王励勤一路打进决赛,虽然最终输给了队友刘国梁和孔令辉,但也证明了两个在双打上的能力。

因为如此出色的表现,阎森和王励勤获得了参加2000悉尼奥运会的机会。


悉尼奥运会,阎森和王励勤也进入到了决赛中,决赛中他们的对手依旧是刘国梁和孔令辉,阎森和王励勤是下风球。

第一局比赛两人一直落后,最后在16比19的情况下硬是反超比赛拿下第一局,第二局刘国梁和孔令辉没有给阎森王励勤机会,大比分站成1比1平。

第三局和第四局,阎森和王励勤依旧一直处于落后的状态,但他们分别在11比17、16比20的情况下,逆转取胜,最终凭借大比分3比1获得了胜利,拿下悉尼奥运会男双冠军。

因为赢得很不容易,也因为这是阎森憧憬过无数遍的奥运冠军,所以在比赛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两人都非常的激动。

阎森更是直接跳进了王励勤的怀中,两个都有些腼腆的小伙子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着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也是从此“阎王”组合威名蜚声国际乒坛。

拿到悉尼奥运会男双冠军之后,阎森和王励勤基本就稳坐国乒男队第一双打,在2001年大阪世乒赛上阎森和王励勤终于获得了世乒赛男双冠军。

虽然成绩越来越好了,但是阎森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大版世乒赛之后他已经26岁了,随着刘国正、王皓、陈玘等年轻运动员涌现出来,他在国乒的位置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于是,接下来阎森就去到了日本打球,由于他卓越的成绩,所以他在日本俱乐部有着超高的薪水。

尽管薪水很高,但是阎森却一直挂念着中国乒乓球队的情况,比如在2003年巴黎世乒赛前,阎森就决定不去日本打球了,要参加巴黎世乒赛。

最终他和王励勤成功卫冕了世乒赛男双冠军,但大家都知道阎森的目标不是世乒赛,而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

但谁知道命运对阎森是如此的残酷!

2003年10月7日早晨,一场意外的车祸改变了阎森整个职业生涯。

车祸受伤之后,阎森就进入到了艰难的恢复中,当时国家男队一共有三队双打组合备选,分别是阎森王励勤、孔令辉王皓、马琳陈玘。

其中阎森和王励勤成绩最好,也是最被大家看好的,这三对组合在雅典奥运会前的比赛中,孔令辉和王皓以7胜1负排列第一位,首先获得了奥运名额。

最终教练组决定让阎森/王励勤和马琳/陈玘两对组合“一场定名额”,比赛一开始两对组合旗鼓相当,阎森王励勤虽然落后,但一直紧咬比分。

不过,第六局随着陈玘的超常发挥,最终马琳和陈玘拿到了另一个参加奥运会的双打名额,王励勤获得了单打名额,只有阎森无缘奥运会。

无缘奥运会之后,很多人感叹阎森命真苦,阎森则是回应到:“我的命还苦?我没经过少体校,直接进省体校,没进过国青队直接到国家队,没拿世乒赛就先拿了奥运会冠军。1994年的时候,我全国比赛打进前八名调入国家队,当时就觉得自己够运气。刚进国家队那会儿,什么都没有,现在别人有的我都有,国家还给了那么多荣誉,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人不能光站在自己的角度想。”

2005年阎森参加了自己的最后一届世乒赛,最终和搭档王励勤获得了男双季军,这届世乒赛之后30岁的阎森宣布退役。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很多的国乒球迷把阎森、陈玘、许昕三人称为“江左盟”,这是因为三人都是江苏籍运动员,还都是左手运动员,最重要的是三人都曾是国乒一个时代的“双打王”。

阎森退役之后,进入国乒队执教,但基本一直都在女二队工作,虽然名气上不如女一队的教练,但几乎所有一队的运动员,都曾是阎森的弟子。

如今已经47岁的他,依旧在为国乒培养人才,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乒乓球队能一直屹立在世界乒坛最巅峰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