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7日,台湾著名体育主持人傅达仁远赴瑞士接受安乐死。

在远赴瑞士的前一天,傅达仁在社交平台特意上传了长达124秒的独白,以此跟长久以来关心他的亲朋好友和粉丝们表示感谢和最后的道别。

傅达仁喝下安乐死的药后同家人唱歌

影片中他语气平和,言语间不失往日的幽默风趣,其感人肺腑的发言更是引起了大范围的关注。

死亡是人生大事,对于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不少观众在感动的同时心里也充满了心疼。

傅达仁在影片中表示:“我按照上帝的指示,明天我要走到他的脚下跟着他走,我要蒙主恩召,安息主怀”。

直面死亡,需要巨大的勇气

其实早在2016年,罹患胰腺癌的傅达仁就曾上书蔡英文,表示要求实施“安乐死”,但是未被接受。

傅达仁

初次被查出胆管阻塞时,傅达仁已是83岁的高龄,医生的建议是尽快手术,将胆囊直接进行切除。

但是,早年间因为病痛,傅达仁已经进行过胃部切除手术,几乎切除了一半的胃,多年来消化系统的情况一直困扰着他。

如今因为胆管阻塞又做了支架手术,对于年过八十的傅达仁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就像他曾经表明的态度,我想要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被癌症夺去生命。

2019年2月24日,傅达仁的家人将其安乐死全过程的视频公之于众,视频一经发布便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傅达仁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收拾干净整洁,在儿子和妻子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尊严屋”

视频中傅达仁手中端着一小杯药水,傅达仁看着手里的杯子端详了一会儿,仔细听着医生的叮嘱。

就是这一杯小小的药水即将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知此刻的傅达仁心里在想些什么。

傅达仁喝下安乐死药水

只是,坐在旁边的儿子盯着这杯即将结束自己父亲生命的药水,表情看起来较为痛苦,脸色都涨得通红,想必内心更是万分煎熬。

医生问傅达仁:“你准备好了吗?”

傅达仁表示准备好了,并询问:“要一口吞下吗?两口可以吗?”

医生:“可以的,两口、三口都可以 但你可能快一点吞下去”

“所以要越快越好吗?”

“是的 因为非常的苦。”

而后,傅达仁再次询问了是否一定要一口喝下,最终选择分为五口喝完这杯沉重的药水。

视频中,这一小段对话非常的平静,但人们从其中却可以读出许多文字之外的深意。

这是一次终结自己生命的选择,被医生告知“越快越好”,于是主动选择以安乐死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而且傅达仁在做这个决定之前肯定是深思熟虑的。

但是此时此刻,想必傅达仁的内心也或多或少有些犹豫吧。再看医生给出的原因——“苦”,很朴实也很无奈,在生命的最后所能尝到的滋味竟然还是“苦”。

傅达仁

佛教苦谛,众生皆苦,不论是天道众生还是人道生灵,又或是在地狱受难的人们,六道之中,无一幸免。

这其中,自然包括目送至亲离去的人们。

视频中,在傅达仁喝完药水的瞬间,傅达仁如释重负,一旁的儿子却难掩情绪,眼泛泪光,抱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爸,我们爱你”。

与一开始就满脸通红的儿子不同,傅达仁的妻子从始至终都很从容,面带微笑,举止优雅在丈夫喝下药后,立马看了看时间,还说了一句:“好棒,正好12点58”。

最后傅达仁在儿子的怀中安详睡去,结束了长达85年的人间旅程。

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

时间回到1933年,1933年的中国正在遭受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磨难。

这一年,傅达仁出生在山东济南,其父傅忠贵是一名中国国民革命军军人,参加了抗日战争,隶属于山东鲁北游击军。

年轻时傅达仁

在傅达仁5岁那年,他的父亲为国捐躯,牺牲在了山东省惠民县的黄河边上,年幼的傅达仁不得不与母亲开启了相依为命的日子。

然而造化弄人,一年之后,傅达仁的母亲没有抗住生活的压力,由于过度的劳累,也早早地离开了他。

小小年纪的傅达仁开始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涯,靠着邻居的接济,吃着百家饭长大,直到进入宋美龄在南京成立的“遗族学校”才安定下来。

后来,15岁的傅达仁跟随军队撤回了台湾,从小便历经艰辛的傅达仁拥有远超同龄人的坚韧品质。

傅达仁

傅达仁不仅在学习上比其他人更为努力,更是在中学时就积极参加篮球比赛。

凭借吃苦耐劳的坚持,傅达仁成功入选校篮球队并且在25岁那年被选为篮球国手,与体育的不解之缘便是从此刻开始。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在27岁那年,一次意外的受伤使得傅达仁不得不告别他的篮球生涯,这对当时的傅达仁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但是从小便尝尽苦楚的傅达仁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凭借自己多年来积累下的知识和经验以及对篮球依旧充满热爱的心,毅然决然的投向了篮球解说的工作中。

傅达仁

这一次傅达仁得到了老天对眷顾,作为一名篮球解说员,傅达仁凭借过硬的实力获得了篮球界的广泛认可,此次转行也变成了傅达仁人生的一次重要的转机。

进入台视工作后,傅达仁以体育和篮球专项人才为台视进行比赛播报和讲解。

凭借幽默风趣的解说风格,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喜爱,并且凭借一己之力将许多篮球术语发扬光大。

自此傅达仁的事业可谓是风生水起,1990年,担任北京亚运赛事解说主持工作。

傅达仁采访姚明

1991年除夕夜,傅达仁携妻子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串场节目“山东大实话”。

除了事业有成,傅达仁传奇的情感经历更为人津津乐道。傅达仁曾在自传《达仁传奇》中表示,他此生有过2.5次婚姻,这2.5次婚姻牵扯了3个女人。

25岁那年,刚刚一名篮球运动员的傅达仁在学校友谊赛的场边,遇到当时就读新闻系的饶梨珍。

他在自己的自传中写道:“当时有好几个木兰队员来打招呼,我只记住饶小姐的电话。”

傅达仁参加春晚

不久后,二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并且育有一个女儿,但是婚后一家三口的生活却略显拮据。

当时的饶梨珍在疗养院做护理工作,孩子出生后夫妻二人都忙于工作无暇照顾,又无奈于经济苦难,二人最终聘请了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保姆。

也是由于保姆的失误,年幼的女儿不慎掉入化粪池中,所幸并无大碍,但是却令夫妻二人大吵一架,后来傅达仁在自传中写到此事,感叹:“无钱夫妻百事哀”。

加上傅达仁意外受伤不得不被迫放弃篮球运动生涯,这导致他有很长一段时间脾气暴躁,严重影响了夫妻二人的感情生活。

在女儿4岁时,饶梨珍申请到叙利亚医疗团队担任护士,这一去就是三年。

虽然饶梨珍每月都会给家里寄500美金当作生活费,但是夫妻二人常年异地而居,感情上难免会有影响。

就在父女二人苦等三年认为要一家团聚之时,饶梨珍从叙利亚飞往美国,开始了另一段护士生涯,饶梨珍定居美国后二人更是聚少离多。

傅达仁在自传中回忆起此事表现出来极大的痛苦:“真是晴天霹雳,粉碎的我的身心,于是我变了,开始交一大堆女朋友。”二人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傅达仁和第一任妻子饶梨珍离婚后,认识了第二任妻子郑正珏。郑正珏温柔优雅,貌美如花,很快二人便坠入爱河。

只是,此时的郑正珏已为人妻,并且与其丈夫雷学明育有一女。

雷学明是一名海军军官,在发现妻子郑正珏有出轨的迹象后,三人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谈判。

傅达仁在自传中回忆当时:“身上带着一瓶120粒装的安眠药,两人的结论是随时准备殉情。”

咖啡馆内,雷学明难掩夺妻之恨,甚至拿枪威胁傅达仁要求其离开自己的妻子。为了保命,傅达仁只得离开台湾,远赴马来西亚担任教练。

本来以为与郑正珏要缘断于此,在傅达仁离开后,郑正珏与雷学明的婚姻也没有得到改善,二人的感情逐渐破裂,最终选择了离婚。

得知郑正珏离婚的消息,傅达仁与郑正珏迅速联系起来,加上二人又是同行,同为主持人,话题投机,感情自然日益深厚。

由于二人都是曾经历过一次婚姻的人,对婚礼仪式什么的都不怎么看重了,最终选择了低调结婚。

傅达仁与郑正珏

婚后二人的感情生活也是逐渐升温,俨然是一对模范夫妻,郑正珏与傅达仁度过了四十余年的时光,郑正珏更是陪傅达仁走完了全部的生命进程。

傅达仁曾这样评价郑正珏:“她鼓励我的事业,照顾我的生活,所犯错误,她概括承受,如宰相肚里能撑船,她的腹中,则可容下航空母舰。”

傅达仁口中的“所犯错误”便是这剩下的0.5年的婚姻了。

傅达仁在五十岁后,事业迎来了高峰,尤其是登上春晚的舞台后,知名度大大提高,粉丝的数目也是与日俱增。

就是这个时候51岁的傅达仁认识了17岁的陈小姐。

傅达仁和陈小姐

陈小姐是傅达仁的粉丝,二人在某次活动中初次见面,面对这位活泼灵动的年轻女孩,傅达仁一见钟情,不顾郑正珏的反对,火速展开了追求。

傅达仁曾表示,自己接触过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是令他心灵悸动的,只有陈小姐一人。

面对偶像的追求,陈小姐很快就沦陷,做起了傅达仁的情人,并且很快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傅俊豪。

傅达仁父子

郑正珏和傅达仁结婚多年,却一直没有生育,起初得知陈小姐的事情时,郑正珏很受打击。

但是在那个年代的台湾,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比比皆是,郑正珏最终决定做一个开明大度的妻子,亲自接陈小姐回家并亲手抚养傅俊豪长大成人。

傅达仁称陈小姐为“半个夫人”,一家相处倒也和睦融洽。

晚年的生死搏斗

人到晚年,身体各项机能已是大不如前了,这个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生病了。

傅达仁一家

傅达仁晚年最大的不幸应当是从确诊胆管阻塞开始的,在医生的建议下,傅达仁进行了切除胆囊的手术,此次手术非常的顺利,不久之后傅达仁便出院回家了。

原本以为可以就此安度晚年,但是,令傅达仁没有想到的是,疾病带来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不久之后,傅达仁去医院复查,复查的结果显示他的病又复发了,不仅是复发而且病情急剧恶化,直接发展成为了胰脏癌晚期。

癌症的确诊,就像是死神下的通牒,比死亡更令人心生恐惧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傅达仁就这么站在通向死亡的大门前,看着那扇门离自己越来越近。

傅达仁吃的药

起初,傅达仁还是积极地配合治疗,但我们也都清楚,癌症的治疗是漫长而痛苦的。

治疗期间需要用一种止痛贴片,但不幸的是博达仁刚还对这种止痛贴片严重过敏,这使得他的治疗过程更加痛苦不堪。

在治疗期间,傅达仁常常处于头晕恶心的状态,甚至在打点滴的时候还会出现抽搐。

一番折腾下来,傅达仁已经憔悴不堪,他向家人表示希望能够通过安乐死结束痛苦。

家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反对的,百般劝说,建议他撰写回忆录,建议他开办画展,他的儿子更是为了激起博达仁求生的欲望,在治疗期间举办了自己的婚礼。

得知这个好消息的博达仁状态确实改善不少,打着止痛针,拄着拐杖参加了儿子的婚礼。

只是,癌症已经将傅达仁的身体吞噬殆尽了,他的身体脆弱的甚至经不起一次化疗,看着傅达仁日渐憔悴的面容,家人们最终答应了他安乐死的请求。

2016年,傅达仁上书请求台湾当局将安乐死合法化,未被接受,辗转努力,两次飞往瑞士,最终,在2018年执行了安乐死。

离开之前,傅达仁曾抱怨道,台湾省安乐死的不合法,使他不得不客死他乡。

其妻子更是在安乐善终促进会成立大会上将视频公开,表示丈夫走得很平安,很喜乐。

就像傅达仁所说:“这种痛苦你们外人不知道,真的,我说也说不完……谁想死啊!”在亲人朋友的簇拥下走向死亡,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如果不是活着的痛苦无法忍受,有谁会走向死亡的怀抱呢?

此事一出,网上抨击之声不在少数,说来说去,无非是个“好死不如赖活着”。

我们理应尊重一位老人的选择。至于傅达仁曾提到的安乐死合法化,考虑到潜在犯罪的隐患,我国对于安乐死不合法的规定自然有其合理性。

在中国,有关死亡的话题长久以来都是比较避讳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看待死亡的心态越来越趋于平静。

李白曾感叹“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但当人们面对化作尘埃的最终归宿时,“悲”一定是唯一的情绪和态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