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银川在直播的时候,向棋友们讲述了自己在学棋各个阶段的老师。下面是许银川直播的音频,棋友们可以点击收听。

下面是根据许银川直播音频整理的文字,在许银川直播音频的基础上,对文字稍作修饰。

我的师父是谁啊?

其实我的师父不好说,要说唯一师父的话不好说。如果说在省队唯一师父的话,我只能说是蔡老师——蔡福如。

如果说唯二唯三的话,我可以再说几位出来:

我父亲是我的启蒙教练,是当之无愧的老师。在我获得一定成绩之后,需要找出谁是我启蒙阶段的老师、职业阶段的老师,每个阶段只能有一个,不能很多。在省队里面的老师毫无疑问就是蔡老师,在启蒙阶段的老师是谁呢?当问到我启蒙阶段的老师是谁的时候,当时我的父亲就说,这个老师是章汉强老师。其实如果说是我的父亲也不为过,从这一点来说,我的父亲还是比较大度的。

不同的老师在每个阶段所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说前面起的作用小,后面起的作用大。

在我的少年时代,陆丰县(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市,县级市)有一位叫陈文正的老师,是当时陆丰县的第一高手。我在他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有这个教练的作用,也是教了我很多,他跟我下完棋再摆棋复盘。在我的少年时代,能有一位县冠军这么陪着你,而且不收钱,这个很难得。去年我还去过他家,看望了一下师母。

我之前还跟一位饶平(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的高手(于老师)学过一个星期的残棋,是那个江湖棋局,但是太复杂,学完之后就忘记了。

所以说,只选一个老师的话,还真得不太好选,我只能选明面上的、体制内的教练,选蔡福如老师。那再选的话,就是章汉强老师、我父亲、陈文正老师、饶平于老师,挺多的【笔者注:就是没提杨官璘的名字】,这个事情不好解释。

主要是平台优势,你们说得好。有了平台你才有机会去磨练,如果不进广东队,那就不可能有新的成就。杨官璘可以说是我的老师的【笔者注:依照许银川的做人、行事风格,此处不得不提杨官璘了】,没问题,这么解读是没有问题的。

我觉得杨老对我的影响,并不是他教了我什么基本功,而是精神的影响。在一个队伍里面的这种求道精神,对你的影响。【笔者注:从侧面说明,杨官璘不是许银川象棋技术方面的老师。既要说杨官璘是老师,实际又没教过什么,这怎么说呢?从“虚”的方面说吧,精神方面无疑是最好的理由。那就说从精神方面教了我了,精神老师也算是老师吧。雷锋也是我的老师,从精神方面教了我很多,诸如此类的老师有很多的。】

这种求道精神,现在的棋手,不一定有那么多。有是有,可能没有老一辈的棋手那么执着,包括我个人。你看我现在不是在走穴吗?不是在直播带货吗?杨老,他不会做这件事情,非常地执着,一生只下一盘棋。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