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杭州亚运会推迟到了2023年,但亚运会配套项目却从未放慢脚步,依然有条不紊地按照最初的计划陆续完工了。随着杭州西站、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三期、杭州机场轨道快线(19号线)、3号线北延段(吴山前村站-龙舟北路站)、10号线黄龙体育中心站开通运营,杭州的交通配套再次迎来了大爆发。

作为一个杭漂,在为自己打工的城市感到高兴和骄傲的同时,也忍不住回头感慨下自己这些年所见证的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和变化。

那年拿着一张Z45的硬座车票,从武昌火车站出发,熬了一整宿没睡,在第2天早上到了城站。没睡的原因有很多:终于可以离开朝夕相处但矛盾重重的爸爸,终于可以去到向往已久的杭州,以及终于可以第一次坐火车出省。

下车出站的时候有点小失落,城站破破旧旧的,和心里向往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相去甚远,但也只是一小会儿,出站后电话和家里报了个平安,便坐车去了求职公寓,简单安顿了下后就去网吧海投简历开始找工作了。由于来杭州没带多少钱,加上过来就感冒了(坐火车一宿没睡)导致交完房租后仅剩的一点钱也花在了医院里,所以很快就选了个能提供住的地方然后工资勉强过得去的公司上班了。

很快到了年底,第一次面对春运。由于来的时候是4月份的一个普通工作日晚上,出行的人并不多,所以并未体会到购买火车票的艰难。但春节就不一样了,由于公司放假时间比较晚,完全按着法定假期的时间来,所以撞上了春节回家的高峰期。

已经不记得那时候火车票是提前多久预售,反正是还没有12306,只能去火车站窗口或者邮局的门口排队,以及打电话预定。距离放假的时间还有一阵子,但是买票难的气氛已经被公司的那些外地同事烘托起来了,而我这个春运菜鸟也是跟着紧张了起来,担心买不到票回家过年。最终还是在热心同事林大哥的帮助下,通过公司的座机反复拨打订票热线买到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1张需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硬座票。

那时年轻,十几个小时的硬座虽然辛苦但也挡不住回家的归心似箭。第一次体验春运的热闹记忆犹新,长长的硬座车厢里座位上坐满了人,地上也坐满了人。想要上个卫生间都是十分的困难,需要穿越茫茫人海,还要时不时忍受人家的不耐烦,毕竟坐在过道本就已经很辛苦,还要收收脚或者站起来给你让条道。当然了,比起内急的人,更招大家恨的是乘务员推着的一晚上来回好几趟的啤酒瓜子花生饮料,小推车的四个轮子在一往无前地开道。

这样的经历持续了好几年,记得有一年为了买到春节回家的票,好朋友老左带了2个PSP和1包零食还有小板凳,提前一天晚上便守在了火车站售票窗口排队,他去的时候前面已经是很长的队伍,虽然车票是第2天早上开卖,但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最感人的是他中午拿着2张火车票没回住处,跑到公司给了我1张票,然后还一起上了一下午的班。

当然也有没买到火车票的时候,那时候没有现在12306的候补,也因为要上班没办法持续在售票窗口排队或者等着有退票的捡漏,只能在周五下班的时候坐老远的公交跑到城站的窗口问有没有票,最后都是失望而归。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城站和萧山火车站,承载了他乡和家乡的往返。而杭州东站,是一座一次都没坐过、才到杭州就已经在拆和重建的火车站。期间有一阵频繁往返于杭州南京,也都是从萧山火车站出发,途径上海等,兜兜转转3.4个小时才能抵达,现在想想挺可怕。

时间到了2013年7月,杭州东站终于开通了。开通后第一个周末便迫不及待地体验了下,只花了1个多小时就到了南京,幸福地有点想流泪。这时候12306也已经面世和支持线上购票了,虽然需要通过各种订票助手才能抢到票,但终于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苦排队守着了。

到今天,不管是出差、回家还是出去游玩,从杭州东站出发或者从外地坐车到杭州东站,已经成了默认首选,粗略想想,杭州东站出发或者到达的火车票这些年下来没有百来张至少也有大几十张。

杭州东站从运营那天起,便顶着亚洲亚洲第一大火车站的光环,作为杭州乃至江浙沪最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站,发挥着重大社会作用。

在杭州西站开通运营前,萧山火车站也蜕变成了杭州南站,虽然还没坐过杭州南站的路线,但相信和当年的萧山火车站比起来肯定也是大不一般。

而杭州西站,完全还原了未来科技感十足的初期设计,作为杭州城西的地标,相信除了来来往往的旅客,也少不了被颜值吸引而过去打卡的人们。

杭州开通高铁以后,去城站坐Z开头的直达车回家已经是不常有的经历了。偶尔买不到高铁票,或者是舍不得用辛苦加班挣来的调休时,才会买上一张Z47。候车大厅依然是坐满了连夜回家的人们,记得那天旁边的对话是这样的:

“今天又不是什么节假日,这个车怎么总是这么多人?”

“因为我们湖北人恋家啊!”

#头条创作挑战赛#

杭州东站

杭州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