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家寄予厚望的视频助理裁判技术VAR,如今已经成为很多业内人士口诛笔伐的对象。

周中的中超广州德比,广州城队员宋文杰在禁区内遭遇对手明显犯规,然而当值主裁与VAR(视频助理裁判)沟通后拒绝判罚点球,这瞬间引发巨大争议。

宋文杰在禁区内遭遇对手明显犯规

无独有偶,在上轮意甲尤文图斯2比2战平萨勒尼塔纳的意甲比赛中,尤文图斯的绝杀进球被VAR认定越位在先,不仅绝杀进球不算,球员和教练还因与裁判争吵遭到重罚。然而赛后的复盘显示,这一判罚存在明显失误,进球没有问题。

尤文图斯的绝杀进球被VAR认定越位在先

VAR真的“瞎”了吗?从2016年世俱杯正式使用到如今也才不到6年时间,VAR如何从公平公正的大使到如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制造各种笑话

在尤文与萨勒尼塔纳的赛后公告中,裁委会表示,“已经调阅了场内所有可用的VAR视频,不幸的是,距离事发地最近的那台设备出现了故障,没有拍到对应的画面。”

意媒头版集体炮轰VAR:习以为常的错误、耻辱,VAR瞎了……

在VAR出现伊始,主裁判几乎是被“牵着鼻子走”,视频助理裁判的质疑往往会使场上的判决发生逆转,绿茵场上的“刺激”又多了一种新的形式,这自然让许多球迷认为VAR喧宾夺主。而错误判罚的增多,更是让VAR成为众矢之的。

真的是VAR错了吗?《米兰体育报》分析认为,意甲联赛为节省开支,会在一些相对不重要的比赛中减少摄像机机位。这样做的风险,就是造成裁判看不到部分角度的回放,导致误判。

图据IC photo

英超联盟的球场手册规定,每座球场需要设置至少33个机位,加上门线技术的特定要求,每场比赛转播方和裁判可以看到的回放角度超过50个,意甲在这一方面的要求仅为18个,在攻防节奏越来越快的当下,这样的配置,显然是不够的。

不同于网球比赛或排球比赛中“鹰眼”,足球场上的视频回放有时得不到一个清晰的结果。有时候,一次身体接触,一次模棱两可的越位,即便反复观看视频也很难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到了最后,判罚的压力还是会落在主裁身上。

在VAR的使用上,中超联赛同样闹出过不少笑话:当电脑划定越位线早已成为标配时,国内裁判使用A4纸手动划线的画面,依旧时常在电视转播中出现。还有因为现场气温太高,导致VAR屏幕罢工无法判定等奇葩现象。

国际足联仍力挺VAR

“VAR对足球到底有没有好处?答案是肯定的,它能减少冤假错案出现的几率。”英格兰名帅阿勒代斯的话,可谓一针见血,“然而,现在的裁判太依赖VAR,甚至不敢自己做出判断,这样的风气和情况是断然不应该的。”

由于肉眼的局限性和一些显而易见的“瞎”,裁判的误判造成了许多足球史上的惨案。于是国际足联开始琢磨着用视频回放来帮助裁判判罚。在这种背景下,简称为VAR的视频助理裁判就诞生了。

2016年的世俱杯,在鹿岛鹿角对阵国民竞技的比赛中,国际足联第一次在其旗下的赛事启用VAR系统。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法国与澳大利亚的小组赛中出现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由VAR协助进行的判罚。2018-19赛季起,VAR开始陆续应用于欧洲主流联赛中。起初,大家对VAR寄予厚望,普遍认为科技的介入会极大地减少门线冤案,还足球一个公道。

尤文图斯的绝杀进球被VAR认定越位在先 图据IC photo

目前担任国际足联裁判负责人的科里纳日前在采访中,谈到了VAR的使用,“VAR的引进无疑让足球更加公平,避免了裁判的可能失误而造成的负面影响。判罚的差异和争议是仍然存在的。足球不是网球或者排球,但是对于那些解释一致的部分,肯定不会再有错误的判罚了。我们正在努力在下一届世界杯上引入半自动越位技术,这可以使得我们更快更准确地做出决定。”

比利时鲁汶大学的体育科学家进行了一项分析,涵盖了20多个国家的800多场比赛。结果发现,在VAR所介入的四个判罚范畴中,裁判判决的总体准确度已从93%上升至近99%。近57%的VAR介入是针对点球和进球;VAR在每场比赛中被使用的次数少于5次,一场比赛由于VAR的使用而损失的时间平均不到90秒。

VAR商业价值“处女地”有待开发

不过,反对国际足联的声音也不少。英国《金融时报》就表示,国际足联将VAR中断时间的广告视为“未开发的处女地”,将带来数百万美元收入,并在赛事转播期间增加额外的广告机会。

英超是五大联赛中最后一个开始使用VAR的,但在本赛季的使用中,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取消这项技术,因为它对各个球队以及英超联赛品牌造成了巨大影响。

英超是五大联赛中最后一个开始使用VAR 图据IC photo

《442》杂志就VAR问题表示,分析越位的视频帧数存在约30厘米的容错率。技术与肉眼之间的误差加上VAR的容错率,一厘米的越位真的是越位吗?恐怕没有人能解释。所以这就造就了一些体毛级越位的争议。纽卡斯尔名宿阿兰·希勒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错误太多了,VAR 不是问题,而是运行它的人出了问题。”

而前英超裁判负责人哈克特也谈起来他对这些VAR争议的看法,并认为这让裁判团看起来很蠢。他认为,缺乏针对性的指导是导致VAR争议的原因之一。此外,他认为让裁判们在不同的岗位上(比如:主裁判和VAR裁判)频繁轮岗对裁判的发展也是不利的。哈克特称,这些VAR误判是“可怕的”,他继续说:“我们正在对它(VAR)嗤之以鼻。”

VAR扼杀了足球的快乐

由于错误太多,英超官方要求裁判公司对VAR以及主裁判进行审查。

《泰晤士报》评论员马修·萨义德认为,VAR扼杀了足球的快乐,“足球的目的不是严格遵守各种规章制度,不是追求判罚的绝对准确。相反,足球的目的就是享受快感。最为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足球创造了一种独特而引入注目的集体欢乐时刻。”

“神经科学家指出,球迷们在看台上,甚至在家里或者酒吧观看比赛时体验到的那种狂喜情感的爆发,这和服用阿片类药物的作用相当。他们指出了来自大脑扫描的证据,这些证据揭示了大脑产生快感的中心如腹侧苍白球及导叶皮质如何被激活。”

尤文图斯球员和教练因与裁判争吵遭到重罚 图据IC photo

VAR的自身也存在核心矛盾,它本是希望通过高科技来纠正人的错误,但这种高科技检验仍然依赖于小黑屋里的裁判团队,也就是这些操纵机器的人来找到明显的理由反驳场上做出的决定,相当于VAR进行二次检验依然是人的观点和意见在支配。

“足球是项娱乐性运动,这就是99%的球迷去现场看球的原因,但现在VAR正在剥夺人们欣赏进球的乐趣,这样持续下去会让每个人都产生挫败感。”天空体育解说嘉宾、前利物浦队长索内斯表示。

红星新闻记者 胡敏娟

编辑 欧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