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的介绍

看到邻国科威特在1982年世界杯上的成功引流,国家形象和国际知名度大幅提升,一心成为中东地区霸主、正和死敌伊朗在物理层面打得火热的萨达姆-侯赛因,也决心加大国家投入力度,力争在1986年的世界杯上向全世界展现伊拉克。

足球比赛中高举萨达姆像的伊拉克民众

1984年,时年仅20岁的萨达姆长子乌代-侯赛因,成为了伊拉克的体育部长,同时兼任伊拉克足协主席。作为热爱足球、并坚决维护和贯彻自己老爹足球政策的混世魔王,乌代通过皮鞭加金钱的管理方式,野蛮地推动着伊拉克足球向前发展。

乌代(左一)和伊拉克队员

1986年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由于亚足联事实上按照西亚和东亚各分配了一张门票,并且作为出线热门的沙特阿拉伯队、科威特队和中国队在小组赛阶段即被淘汰回家。眼见自己希望大增、形势大好的伊拉克队,于1985年7月,以每人每月2万美元的天价高薪,聘请了四名巴西人组成的豪华教练团队。其中,卡洛斯·阿尔贝托·兰塞塔(Carlos Alberto Lanceta)负责运动训练、豪尔赫·维埃拉(Jorge Vieira)担任球队主教练、爱德华多(Eduardo)和何塞·安图内斯·科英布拉(José Antunes Coimbra)负责球队战术。这四位巴西人组成的在当时亚洲足坛堪称“哈佛博导”级别的教练团队的悉心指导下,伊拉克队最终在与死敌叙利亚队(当时叙利亚的统治者老阿萨德坚定地力挺伊朗)的两回合决战中,以3:1最终取胜,历史性地挺进世界杯。伊拉克队员作为国家英雄,被萨达姆请到自己的官邸予以庆贺,乌代赏赐了每名队员一辆汽车。

伊拉克队(绿色)与叙利亚队(白色)比赛中

1986年的伊拉克队

触怒萨达姆

带领伊拉克队闯进世界杯的巴西人豪尔赫-维埃拉,成为了全球媒体争相报道的顶流,巴西媒体甚至称赞维埃拉为“巴格达的哈里发”,但全球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却都刻意忽略了萨达姆。巴西媒体的相关报道,被伊拉克驻巴西的大使馆工作人员收集整理,并呈报给了身在巴格达的萨达姆。作为伊拉克的“祖国恩人”、伊拉克人民的父亲和足球发展总设计师,国外各大媒体竟然对自己的突出贡献只字未提、反而赞扬自己请来的英雄虫。尊严遭到冒犯而怒不可遏的萨达姆,随即对四人教练团队予以解职,以发泄不满。

伊拉克的独裁者萨达姆

主教练能力

1986年初,萨达姆再次利用钞能力,在巴西进行选帅。先后被米内利、扎加洛和泽-马里奥(泽-马里奥甚至都到了伊拉克足协总部,结果并未签约)拒绝后的伊拉克足协,最终仓促选择埃瓦里斯托接过了伊拉克队的教鞭。埃瓦里斯托(Evaristo de Macedo Filho),球员时代作为巴西国脚、以及效力过巴塞罗那队和皇家马德里队的传奇,退役后先后担任巴西青年队主教练,并自1982年起开始担任卡塔尔队青年队和国家队的主教练。1986年5月,作为伊拉克足协的备选方案,埃瓦里斯托仓促接过了伊拉克队这个烫手山药。面对着乌代各种越级指挥和亲信遍布的伊拉克队,看在美元份上忍气吞声的埃瓦里斯托,基本没有什么发挥执教能力的空间。

巴西人埃瓦里斯托

人员和战术

这支伊拉克队,为了加强防守,主力阵型接近于5-3-2。

全部22名球员均来自于伊拉克国内联赛,实力突出的球员是身披10号球衣、踢前锋位置、为伊拉克队出场143次且攻入68粒进球的侯赛因-赛义德(Hussein Saeed),以及时年仅22岁(全队年龄最小)、踢前锋位置、为伊拉克队攻入世界杯唯一进球的艾哈迈德-拉迪(Ahmed Radhi)。

1986年世界杯的伊拉克队

侯赛因-赛义德

艾哈迈德-拉迪

具体的征程

小组赛的首场比赛,世界杯新军伊拉克队迎战巴拉圭队。实力相近的两支球队,展开了一场鏖战。最终经验更丰富的巴拉圭队以1:0取胜。

巴拉圭队与伊拉克队的比赛

小组赛第二场比赛,伊拉克队挑战由希福领军的欧洲红魔比利时队。实力明显偏弱的伊拉克队,在上半场比赛中就被比利时队连入两球,且身披14号的中场球员、具有亚美尼亚血统的巴塞尔-格吉斯(Bassel Gorgis)在下半场第52分钟因为累积两张黄牌被罚下。拒绝放弃的伊拉克队,在第59分钟由艾哈迈德-拉迪攻入了一粒进球,并最终以1:2小负。

伊拉克队与比利时队的比赛

艾哈迈德-拉迪

艾哈迈德-拉迪攻入一球

小组赛第二场比赛结束后,对结果深感不满的乌代,于事实上解雇了埃瓦里斯托,并由自己的亲信、伊拉克人艾哈迈德-萨尔曼(Akram Ahmad Salman)担任主教练。

小组赛第三场比赛,伊拉克队面对东道主墨西哥队。伊拉克队虽然顽强抵抗,但无奈技不如人,最终以0:1失利。

伊拉克队与墨西哥队的比赛

之后的故事

喜怒无常的乌代,并没有对伊拉克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予以过多的惩处(可能是乌代认为球队表现得还行),只是单独将格吉斯在监狱里关了10天作为处罚。

1988年,在两伊战争中已经被伊朗反推到自己境内、形势危如累卵的萨达姆,丧心病狂地采用生化武器和无差别攻击波斯湾的各国油轮的方式,谋得了两国停战。国家经济行将崩溃、但手中握有阿拉伯世界最强军力的萨达姆,在敲诈科威特一百亿美元未果后,选择于1990年吞并科威特。

萨达姆向沙特国王法赫德炫耀武力

1989年世界杯预选赛,寄希望于足球赛场上挽救国家形象的伊拉克,在世界杯预选赛的小组赛最后一轮,被开始崛起的卡塔尔队以绝平的方式淘汰。赛后,全体伊拉克队员都被乌代赏赐了“关进地下室、剃光头、被棒球棒一通毒打”的体罚套餐。

1990年的海湾战争,彻底打碎了萨达姆成为阿拉伯霸主的幻梦。需要支付大量战争赔款的伊拉克,国内民不聊生,只能通过联合国的“石油换食品”计划苟延残喘,而萨达姆家族依然穷奢极欲、全然不顾百姓的死活。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乘着国内混乱之机,格吉斯逃到了加拿大。而他那些被迫留在伊拉克国内的队友,在乌代的淫威之下,只有摇尾乞怜才能苟活,普遍生活艰难、且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彻底推翻了穷兵黩武、不得民心的萨达姆家族对伊拉克的统治,而这个国家从此成为了人间地狱,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动荡和战火之中。

被推倒的萨达姆雕像

写在最后的

之后的伊拉克足球,虽然也有2004年奥运会闯进四强、2007年亚洲杯夺冠的短暂辉煌,但是国内的政局动乱、足协的无力支持,造成伊拉克队无力再次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如果有稳定的政局、和平的环境,不缺少足球天赋、身体素质出色的伊拉克人,至少会是亚洲足球的一支劲旅,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是偶尔露峥嵘。这大概就是伊拉克足球的遗憾和悲哀吧。

伊拉克队夺得2007年亚洲杯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