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残疾人康复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左)帮助视障者使用台式电子助视器读书。新华社发

广西南宁市残疾人活动中心,一位残疾人(右)在做康复训练。新华社发

【一线讲述】

2016年4月,中国残联和清华大学联合成立了清华大学无障碍发展研究院,融合了建筑、机械、计算机、美术等多个学科的科研力量。2017年开始,我们参与到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办赛筹备工作当中。

北京冬残奥会赛事的无障碍改造工作,吸取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经验,在此基础上,部门协同力度又有更大提升。比如,2019年北京市提出了《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以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场馆周边为重点区域,扩展到全市公共环境建设,还成立专班,健全统筹协调的工作责任体系,聘请残障人士参与奥运场馆的无障碍建设与体验,给我们的工作提出了很多宝贵建议。

要想为残障人士提供贴心服务,就要对他们有足够的尊重与了解。在北京冬奥村试运行活动中,我的一位同事被分配和一位残障体验员同住在一间运动员宿舍里。他和我们分享了自己的体会:残障人士对于无障碍设施的使用习惯是非常个性化的,在标准化设计的基础上,还应当适度考虑个体差异。这启发我们,在执行标准的同时,要以“合理便利”为原则,更加灵活运用和贯彻设计规范、指南的要求。讨论无障碍工作时,往往需要从“小”处着眼,不被思维定式束缚。

在实施无障碍改造工作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张家口、北京、延庆三大赛区存在地区发展、地形地貌上的差异,给赛事交通、组织、运行带来很大挑战。场馆的改造工作需考虑对建筑整体的系统性影响,比如无障碍改造和管线、设备、消防等已有布局存在矛盾,如何处理为宜?这类冲突,就要求团队进行权衡,作出合理判断,进而采取行动。

无障碍施工对精度要求较高。针对实际施工中可能出现的测量和安装误差,专家们拿着测量工具仔细检查,防止因为一厘米甚至一毫米的误差对性能和用户体验产生影响。现场施工时一旦遇到技术问题,经常希望专家当场解决,而疫情期间很多工作只能远程开展。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边视频通话一边紧急处理,尽力克服困难,踏踏实实为无障碍工作服务。

北京冬残奥会无障碍工程带给运动员一场难忘的比赛体验,更为市民留下了宝贵的奥运遗产。比如,北京市海淀区自2019年11月至2021年11月完成了对202条道路、6700余处点位的无障碍改造,针对盲道等无障碍设施占用损毁进行执法整治50000余件次,覆盖首都体育馆、五棵松体育馆两大场馆周边以及全区四季青镇、永定路街道等29个街镇,为更加友好包容的社会环境奠定了基础。

无障碍环境建设和治理水平提升是一项长期工程。我衷心希望可以延续冬奥财富,通过持续提升新兴技术和各种公共服务无障碍水平,把无障碍理念落实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

项目团队:

本报记者 陈之殷、张胜、陆健、宋喜群、王冰雅、安胜蓝、王斯敏

本报通讯员 杜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