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群女孩这样出现在球场上:膝盖以上的百褶裙、漂亮卷发、红唇挂着甜美微笑。

她们不是在选秀,也不是暖场啦啦队,而是美国历史上的传奇职业女棒球手。

这身着装仿佛在开玩笑,但却是比赛规定,她们还被迫取了一个男性观众喜闻乐见的名字:蜜桃队。

姑娘们终日痛苦伪装,她们真实样子其实与“淑女”的人设大相径庭……

赛场上穿短裙的姑娘们

美国第一届女子职业棒球比赛拉开序幕,这场是蜜桃队VS蓝袜队。

双方一蓝一粉的短裙,配上中筒长袜,再加上如此具有挑逗意味的队名,在场的男观众早已开始春心荡漾。

选手们像选美小姐一样进场,解说员的声音响彻整个球场,他介绍球员时的语气,仿佛在替观众们选妃:

「这个姑娘的快球和她的脾气一样火爆!」

「雪莉上场,她除了挥棒球,还喜欢长笛和烤面包!」

「男孩们,她是单身!」

球场俨然成了男人们的狩猎场。

观众们根本不关心双方的对决,只关注她们的身姿。

一击出色的好球无人喝彩,无意乍泄的春光却引起全场骚动。

每当她们挥棒、滑垒时,裙摆随风飘起,看台的男人们就恨不得钻到裙底一览究竟。

前排的男人面对满场的短裙女孩,抑制不住地欢喜高呼:

「亲爱的,你穿多大的文胸!」

「你只需要盯着我胯下的球就好了!呜呼!」

观众的骚扰严重影响了蜜桃队的发挥,比赛连连失利。

女孩们恨不得抡起棒球棍,给那些下流观众点颜色看看。

但每挥完一棒,她们还是转身微笑,向观众席挥手。

因为照顾她们生活起居的球队监护人——贝弗利女士,曾嘱咐她们要保持淑女形象,不要愤怒。

球员形象的重要性,远高于比赛本身。

中场休息时,贝弗利女士递给队员的不是一瓶水,而是一支口红。

女孩们的汗水,在监护人眼中不是努力的证明,而是有碍观瞻的麻烦。

可球员们早已忍无可忍,那些口出狂言的男人们,搅黄了她们的比赛。

但当她们讨论如何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时,贝弗利女士却提醒道:

那是你们的顾客,要微笑对待上帝。

毫不意外,这场比赛以蜜桃队的失败告终。

当女孩们因为输掉比赛而心情沮丧时,她们的投资人也正坐在后台大发雷霆。

但不同的是,投资人并不是因为她们输掉比赛生气,而是因为他对女孩们的身材相貌还不够满意。

他怒斥选拔的人:选出来的是群什么货色?

女孩们开始察觉,原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们从来没有被当作真正的棒球运动员,而是专供男观众欣赏的运动花瓶。

比赛时穿的超短裙运动服,毫无方便可言,不拖后腿都难。

公司给她们配的名牌教练,是个只会吹嘘的花架子,每次练习都是休息两小时,打球两分钟。

全场的唯一卖点,就是她们突出的胸部和大腿。

可此时的她们,却已经没有后路可退。

逃亡的她们

这些女孩几乎全都是离家出走逃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们的各自经历过什么,她们有可能是长辈最爱的好学生、料理家事的好妻子、终日帮妈妈打点店面的好女儿……

可那些都不是她们本身的样子,她们不愿意听话做个乖乖女。

在成为职业棒球手之前,她们抽烟喝酒、和男人约会就像集邮。

提起棒球,她们的眼里才开始有了光彩。

纵观女子棒球的历史,这项运动从一开始就被认定为是男性的运动。

她们想成为职业棒球手,在家里人听来,就像女人不穿衣服上街一样离谱。

这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逃亡,她们为了自由而逃,却要再次牺牲自由换取梦想。

因为球队的管理,是一场对她们人格的巨大践踏。

相比球技的练习,投资人更愿意看到她们淑女乖巧的一面,于是找来了形体培训师来进行第二轮筛选。

她们像一只只兔子被围观,周围人叽叽喳喳地评论“这一只”的品相好不好。

在忍受了一轮外貌羞辱之后,她们还要练习屈膝礼和化妆技术。

姑娘们吐槽:这是让我们打出全垒打的同时,还要行礼鞠躬,手里再托个松饼?

培训师无视她们困惑的脸,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教育她们:这些技能,是进入成功者世界的入场券。

第二轮选拔,又会再次淘汰一批「品相不佳」的队员。

她们必须严格饮食、控制体重、跟着教习嬷嬷走淑女步,连私生活都要按规矩来。

不合格的话,就会得到一张通往老家的火车票,断送所有的梦想。

为了能如愿站在球场上,她们只能默默隐忍。

胆战心惊地通过选拔,她们终于住进了宿舍,可这无形的脚铐一秒都没有松开过。

女子职业棒球队,简直是“女德集中营”的代名词。

贝弗利女士趾高气昂地宣读“生活手册”上的内容:

禁止在公共场合穿裤子,只能穿裙子;

禁止在公共场合吸烟或饮酒;

每晚10点宵禁,违规者扣工资;

……

可这群姑娘哪那么容易屈服,她们经常偷偷溜出去「鬼混」。

尽管表面上对贝弗利女士乖乖附和,但只要她一走,姑娘们就会趁着宵禁前的两小时去酒吧找乐子。

这晚,她们又轻车熟路的聚在酒吧,可大家的脸上都没有以往的兴奋。

因为输掉比赛,她们像一条条失去了梦想的咸鱼,灯红酒绿也提不起她们的兴趣。

直到她们当中有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靠骗子公司,不靠废物教练,靠自己。」

姑娘们一致决定,她们自己操练起来。

既然在贝弗利夫人的眼皮底下溜出去玩,同样可以偷偷练球。

唯一的问题是,她们能溜出来的时间只有晚上,球场一片漆黑,别说练球,伸出手指头都看不见。

但她们有得是办法,球场没有光源,那就制造光源。

集体骑着自行车去场地,偷偷拿着手电筒照明,身上穿着舒适的运动装,从头开始练球。

她们的目标简单而坚定——要赢得下一场比赛,下下一场,下下下一场……

很快,第二场比赛到来了。

她们刻苦的练习,震惊了所有人。球场上敏捷的动作、默契的配合,连观众都看傻了。

最终,她们还成功扭转了劣势局面,比赛大获全胜。

如果在爽文小说里,故事到这里就要完美收尾了,大女主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但现实远比小说残酷,她们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教练跑路了。

讽刺的是,教练跑路的原因,竟然是她们私自赢得了比赛。

一场比赛获胜,意味着还要面临更多的试炼,复赛、决赛、总决赛……

习惯了摸鱼的教练意识到,今后的工作量即将暴增,但工资还是原先的水准。

马上跳槽到了另一家公司混日子,连夜跑了。

这下蜜桃队也慌了。

虽说他在技术提升上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在战术指导方面,爱吹嘘的教练确实也帮上不少忙。

这下教练一走,蜜桃队就成了无头苍蝇,因为谁也不服谁。

甚至在失去教练后的那一比赛中,她们就在球场上直接打起来了。

场外的解说员还在说着风凉话:这群母鸡在嘀咕些什么?

她们打架的照片被刊登在了报纸上,一夜之间成为了笑柄。

俱乐部老板本就对她们不太满意,这下更是气到发抖,宣布解散蜜桃队。

那时她们才意识到彼此的重要性,她们要想尽办法保全蜜桃队。

她们想出来个法子:既然能自己练习提升球技,那我们也能自己当教练!

虽然过程很曲折,每个姑娘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们的目标就是赢,熊熊燃烧的欲望让她们逐渐拧成一股绳。

虽然最后以一分之差惜败,获得了亚军,但或许她们是史上第一个没有教练还能进决赛的职业女子棒球队。

这是发生在二战后美国的真实事件,剧中的蜜桃队,也是被载入史册的传奇女子棒球队。

△现实的蜜桃队

她们的故事被搬上银幕,爽文般的主线、爆笑的剧情,深受观众的喜爱。

蜜桃队的故事经久不衰,这或许是第一次人们如此大肆宣扬球场上亚军的经历。

她们的故事唤醒了许多女性独立意识,原片名叫《红粉联盟》,遭到大家强烈反对,叫“红粉”简直是对她们的侮辱!于是就有了如今的《她们的联盟》。

而贯穿整个故事的,是一条名为「性别规训」的绳索,其实至今还在绑架着无数女性。

对女性的规训,从来没有停过

说来女子棒球队的创办原因也是十分滑稽:

当时正值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日本在太平洋战区打得正凶,男人们都去打战了。

为了让棒球保持公众关注度,才想出了组织女性打职业棒球的主意。

创造女子棒球的本意就是让她们当作消遣的玩物,卖座是唯一目的。

穿裙子是个爆点,但这导致腿部暴露在外,无法避免滑垒带来的伤害。

但没人在乎,而女孩们也大多沉浸在职业棒球终于有了她们的一席之地的喜悦中,虽然难受但也接受了那些不友好的目光。

△当时的女子棒球队

这事儿发生在1946年,可那些在球场上对女性的规训,21世纪的今天依旧正在发生。

2011年世界羽联推出「裙装令」规定女子比赛必须穿裙装,违者罚款250美金。

随着体育商业化程度的深入,羽毛球的发展程度远远不如网球那么红火。

究其原因,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着装问题,尤其是女运动员的着装问题。

与网球女运动员性感迷人的着装相比,羽毛球女运动员的着装简直就是老土,单调而缺乏个性。

但赛场自打推出「裙装令」开始,从某种程度上同时也带有了「比美」的意味。

不少身材没那么高挑的队员开始有了容貌焦虑,可也并没有觉得裙装有什么不妥。

有网友表示不理解这项规定时,受到不少反驳,回答的也基本都是女性:

「穿个裙子而已,你想多了。」

其实那些对女性的规劝,是在试图从伤害中提取那些有益的部分:

你只是穿个短裙而已,老板会满意、观众也会满意,事业一帆风顺,桃花也会很旺……

一步退,步步退。

女白领必须穿着磨脚又难走的高跟鞋,男白领却可以穿着轻便的平底鞋;

空姐必须化着精致的妆容,空少却只需要保持干净清爽即可。

这些仅针对女性的要求,看似没有严重的身体损害,却是一种对身体自主权的让渡。

它们打着让女性更自信的幌子,却满足了自己的私欲。

不过好在,已经有不少女性已经产生了抗争意识,勇于打破这种无理的规则。

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一名挪威女沙滩排球运动员,因为拒绝穿比基尼而被罚款1500欧元。(折合人民币11526元)

美国著名女歌手Pink,公开发动态说,她愿意为这位姑娘支付罚款。

「女孩们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这样的规则就是无理取闹。」

反对着装潜规则,就是反对性别歧视。

当你无意识接受了被凝视的快乐与荣誉,你的思想步调和那些观赏你的人变得一致。

你们的目光望向同一处时,你可能发现面前没有站着一个和你对立的人。

不是世界和平了,是你选择了转身,那些曾经直面审视你的眼睛,如今密密麻麻地印在你的背上。

选择背过身和他们一起凝视,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女人身上的布料,向来都被当作刺激经济和娱乐的流量密码,可我们本不应该被摆上观赏台。

这不是长短和走光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拥有自己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力。

我们自愿决定穿不穿这身羽毛,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女人只有羽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