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胡玉兰捧杯

作者/唐禹民

惊悉我国著名乒乓球运动员胡玉兰,2021年10月18日在巴黎病逝,享年76岁。

悲痛之中,翻阅了38年前我为胡玉兰拍摄的照片。凝视着这些泛黄的老照片,留下的只有回忆。

我与胡玉兰相识于1983年。

那年5月,参加37届世乒赛的运动员载誉归来。我随着欢迎队伍到首都机场进行了采访,为郭跃华、曹燕华等运动员拍摄了照片。

在我征得乒乓球队的同意,为郭跃华、曹燕华拍摄获奖后的肖像。

按约定时间两位单打世界冠军捧着奖杯来到中国体育报社摄影室。陪同来的还有教练员胡玉兰。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与胡玉兰接触。在交流时,我发现胡玉兰说话带有东北口音。

我便问道:“胡指导,你是东北人吧?”

胡玉兰笑着说:“你咋知道的呢?”

我说:“我是辽宁人,我听得出你说话带有家乡味儿。”

胡玉兰高兴地说:“我是辽宁锦州人。那咱们是老乡呢。”

据我所知,胡玉兰1964年被选人国家乒乓球集训队。横拍全攻打法,反手推挡很有特色,球路变化多。在1973年第32届印度加尔各达世乒赛女子单打荣获世界冠军。她是第33届世界锦标赛团体冠军的主力队员之一。1975年起任国家乒乓球队教练。从1978年起曾4次获得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胡玉兰是一位有着非凡成就的人物。

在拍摄现场,我问胡玉兰:“你是哪年哪届获得世界冠军的?”

胡玉兰说:“1973年第32届吧。”

我问她:“那你拍过捧杯的彩色照片吗?”

胡玉兰笑了笑说:“那时候还没人给我拍。”

我突然灵机一动,对她说:“借此机会,给你补照一张咋样?”

胡玉兰高兴地说:“好啊!看来我今天没白来。”

给郭跃华和曹燕华拍完之后,我便从新布光,为胡玉兰精心拍摄了手捧吉.盖斯特杯(世界女子单打冠军杯)的肖像。从照片中凸显了胡玉兰阳光、睿智、聪颖和稳重的容颜。

图为唐禹民与世界冠军胡玉兰(左)曹燕华

这次拍照,为她弥补了十年来的遗憾。

照片可以将时间凝固,让后人知晓世界的过往。

分别时,胡玉兰激动地连声说:“谢谢唐记者,谢谢老乡。”

1984年4月,北京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路边的迎春花,把春天打扮得的如诗如画。

一天,在体育馆路偶遇胡玉兰。

“唐记者,又忙啥呢?”

“别叫记者呀,叫老乡显得多亲切啊!”

胡玉兰嘿嘿的一笑“对,对,老乡,老乡!”

我对她说:“你看这花开的多好啊!抽空去天坛公园我给你和你的队友拍些照片咋样?”

胡玉兰高兴的说:“求之不得啊,先谢谢老乡了。”

按约定4月14日上午9点到天坛公园拍照。

令我高兴地是胡玉兰带着曹燕华一起来了。

据我所知,曹燕华曾是三次获得世界锦标赛团体冠军的主力队员。1981年和1983年她蝉联世乒赛女子单打冠军。她是一位赢得世乒赛四个项目大满贯的运动员。为她拍照感到很兴奋。

在满目迎春花的背景下,我为两位世界冠军拍摄了特写及合影。

最后,胡玉兰对曹燕华说::“咱俩和唐记者,我老乡合个影吧。”

曹燕华说:“好啊!”

图为曹燕华

我赶忙架好三脚架,以金黄色的迎春花为背景。两位世界冠军便站到镜头前,把中间位置留给我。

我笑着说:“这可不行,我哪能站在中间啊,还是胡指导站中间为好。”

胡玉兰说:“您年长,那么幸苦为我们拍照,理应站中间。”

我说:“使不得,那就让曹燕华站中间吧,她是我们的未来。”

曹燕华赶忙推脱说:“不行,不行。”

最后胡玉兰说:“不用推辞了,我做决定,我老乡站中间。”

推来推去,我还是拗不过两位,只好从命。我站在两位世界冠军中间拍照,除了荣幸之外,深感她们身上那种谦虚谨慎、坚忍不拔、勇攀高峰的顽强精神时时刻刻在打动着我,使我的灵魂得到升华。

世界冠军胡玉兰走了,但她的英灵不逝,流芳千古!

图为郭跃华与曹燕华凯旋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