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强获得中外拳击比赛金牌。

有谁相信,这个曾被多家医院认定为治愈无望的脑瘫患儿,29年后的今天已成为中国第一、世界首例的职业拳击手。他就是有着坚强和响亮的名字与人生的汪强。从生存艰难的脑瘫患儿到用自己的拳头与命运较量,他的成功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一,求医

汪强此生与脑瘫结下不解之缘。他出生于1985年5月24日,父亲汪宝柱先生时任天津市手表厂的普通工人。因早产的儿子汪强提前3个月降生,体重不到2公斤,还没出产房就先后患上脑出血、黄疸、肺炎、肠梗阻等病症,经医生全力抢救了35天后,孩子活下来了,但严重的脑损伤,已给小生命造成终生遗患:2岁还不会坐、3岁不会走、4岁不会说话,6岁生活不能自理,智力发育明显迟缓。医院确诊为“脑瘫”,将一个普通的家庭抛入无尽无休的痛苦之中。

脑瘫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父母带着汪强跑遍了天津大大小小的医院,钱没少花,仍没有起色。汪强6岁仍旧不能独立行走,吃饭也需要人喂,甚至连最简单的“爸爸妈妈”都不会叫。就连医生也好心相劝,别治了,这病哪也治不了。妈妈每天都抱着他哭。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建议不如再要个“二胎”,但汪宝柱和妻子都坚决反对。在他们看来,这无异于等于放弃了儿子。在大医院专家都说没希望后,汪宝柱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要以按摩(推拿)为儿子治愈脑瘫。

在众人眼里这是天方夜谈,久病成医的他却非空穴来风,他听说祖国医学的按摩(推拿)可以治脑瘫,即通过对脑瘫患儿手、脚和全身经络的刺激和疏通,可改善患儿肌肉和神经系统,进一步改善脑细胞代谢,增强神经反射,从而促进其肢体恢复平衡能力、协调能力、控制能力,尽管在中国医学界这方面的成功案例凤毛麟角,却点燃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他知道,这种方法来得很慢,对家长的毅力和恒心是个考验,只有不动摇,不放弃,积小胜才能大成功。

仅有初中文化的他买来了大量与人脑相关的书籍,家里挂满了各种人体神经图、经络图、针灸图,试图在博大精深的祖国医学中寻找途径。凭借从一位老中医那里学到的基本按摩手法,有过一些推拿基础的汪宝柱当上了儿子的专职医生。他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计划,每天坚持按摩4个小时,雷打不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奇迹发生了,半年过去,儿子的病一天天见好。一年半后,汪强的手指伸直了,甚至含混地喊了一声“爸爸妈妈”。两年之后,从量变到质变,汪强慢慢学会了吃饭、走路,一点点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孩子病情好转,本来是令人高兴的事,可接下来汪强却经常被父亲暴打。原来生理与心理发育增强后,汪强开始有了反抗意识,不遵父令,抵抗按摩。治病心切的父亲只好武力解决:“不管你多恨我,我该打也得打你,治好病救孩子是硬道理”。爱之深,痛之切,可怜汪宝柱的慈父心。

二,尊严

转眼,汪强9岁了,到了入学龄。此时的他,尽管自理能力有所提高,但仍然动作迟缓笨拙,语言表达不清,智力仅有两三岁孩子的水平。但望子成人心切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孩子上弱智学校,他要让儿子像正常孩子一样进入普通学校。浓浓父爱感动了天津市河东区虎丘路小学领导,入学条件是让汪强先试读一年。汪强的父亲买了小黑板、粉笔,提前在家给汪强模拟上课,每堂课45分钟,内容与作息按正常学生要求进行,别人学一次就会,他教汪强10次、100次。汪宝柱还多方入手,全面培养儿子,除了文化课,跑步、骑车、下象棋。这些在常人看来很简单的事情,父子俩都要付出百倍的努力。一年级期末,试读生汪强考试成绩出乎所有人意外:数学100分,语文98.5分,位居全班第二名,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被转为正式生。从小学、中学到中专,汪强成为全市有名的身残志坚、品学兼优的明星学生。第一批在中学入团,两次被评市级三好学生。还获得河东区中小学象棋比赛甲级组第六名的骄人战绩。

父子家中练习拳击。

让儿子练习拳击,是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窘境。自从上小学,汪强经常被坏同学欺负。尽管汪强在班里个头最大,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但由于脑瘫导致的运动和语言功能障碍,入学后很长一段时间是全校有名的“受气包”。坏同学总爱取笑污辱他,衣服被烟头烫的千疮百孔、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成了家常便饭。这一切,让小汪强变得越来越内向,整天担惊受怕,闷闷不乐。父亲看以眼里,急在心上。他没有责怪学校,更没有责怪儿子,为了不受欺负,唯一的对策是强大自己。于是,年轻时曾玩过拳击的汪宝柱翻出了自己的拳击手套,戴在了12岁的儿子手上,孤注一掷的父子每天晚上在路灯下练习拳击。拳击被认为是最艰苦的体育项目之一,训练很苦,环节很多,对身体的协调性要求极高,别说是脑瘫的孩子,普通人想练好也非易事。开始汪强很多动作都练不了,常常一个简单的出拳,父亲都要手把手地带儿子练上一个月。

汗水与时间,角斗与对抗,换来的是汪强的灵活反与平衡能力的提高,更带来拳击技能越来越好。时间和汗水换来了意外收获,汪强的身体越来越壮,头脑越来越灵,拳击技能越来越精,父亲自诩说,按摩加拳击,是他发明的脑瘫独特疗法,可以申请医学专利了。拳击彻底改变了汪强,一天那个坏同学与汪强在厕所相遇,照例又来欺负他。没缘由地被踢了两脚后,汪强怒火中烧,一个摆拳把那个坏同学打翻在厕所尿池子里。从此,他在校内外小伙伴中被誉为“泰森”,昔日的“受气包”找回尊严、无人敢惹。

父亲为儿子做按摩。

三,强者

汪强中专毕业,在就业上屡屡碰壁,没有一个单位肯接收他,独立创业又难与健全人竞争,看着儿子无法在社会中立足,汪宝柱索性让汪强将拳击事业进行到底。儿子比老爸还上心,练得很苦,后背、胸口、手指等处的新疾老伤,经常让他难于忍受,夜不能寐,但他一声不吭,第二天依然精神饱满地投入训练。又过了几年,汪宝柱开始带着小有进步的儿子打业余比赛、专业比赛。2008年,首次参加专业赛的汪强就获得天津市业余拳击冠军。持之以恒的训练,汪强脑瘫后遗症状一天天减少,父亲重击按摩头部的治疗方法,让他头部的抗击打能力更强。作为脑瘫拳击手,汪强是中国第一、世界首例。他的事迹登上国内外多家媒体,鼓舞和激励了无数下在与坎坷命运抗争的人们。世界拳王泰森、我国奥运拳击冠军邹市明都亲自接见他,并对他的精神赞赏有加。

邹市明在辅导汪强。

2013年,父亲让汪强报名参加难度更大、竞争更激烈的职业拳击比赛。年初,汪强经人介绍,认识了上海拳击教练韩鸿翔。韩教练被汪强的精神所感动,明知教他要比别人多费十倍百倍的精力,但还是破例收下这个脑瘫弟子,正式开始高强度、高对抗训练。每天3小时的训练包括:4000米障碍跑、空拳练习半小时、跳绳2000次,还有打沙袋等力量练习。魔鬼训练让汪强经常抽筋,但他在疲劳中更多地是享受,他在自己网名为“快乐天使”的QQ里说:“我相信自己能在拳击上有所作为,我不相信残疾能让我们脑瘫者的自信垮掉,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们同样可以练拳击,同样可以成为生命的强者!”

汪强与世界拳王泰森在一起。

2014年9月18日,上海瑞丰宾馆——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角斗士之夜”比赛地。汪强走上了职业拳击的舞台。面对职业拳手,29岁的汪强,毫不畏惧迎了上去,努力地挥出拳头,出拳,再出拳,用一组漂亮的组合拳彻底将对手压制,以微弱的点数赢得了比赛,获得本届比赛69公斤级银牌。现场一片沸腾,汪强在拳击台上以强盗般的打法和永不言弃的拼搏精神赢得了全场观众的尊敬。作为世界脑瘫职业拳击手第一人,他创造了一个历史。

汪强在职业拳击比赛中。

让父母备感欣慰的是,汪强正积极备战即将到来的WBO职业拳击排位赛,以夺取自己在世界职业拳坛的正式排名。在国家体育总局拳跆中心拳击学会主办的拳击教练员培训班,他通过了考核圆满结业,接过了由邹士明师傅、中国拳击队总教练张传良亲自颁发的大红结业证书。在天津,他还创办了“汪强拳击俱乐部”,身兼老板与教练,开门纳徒二十。如今怕汪强,开始有了自主、自立、自强的经济基础。作为职业拳击手,汪强最大的愿望是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示中国的拳击手能够自强不息、称雄拳坛的风采。

四,爱心

作为一名心智健全的职业拳击手,在赛场上勇往直前、永不言败的汪强,还有他更为“明星范儿”的另一面——热心公益、奉献爱心。走出脑瘫病魔阴影的汪强,成名后没有忘记那些还在痛苦中的病友们,并在繁重的比赛训练之余,仍拿出全部精力与能力来关心和帮助他们。于是,汪强以其心灵之美被天津市评为“最美青年”。

如今,汪强兼任天津市北辰区特殊教育学校的义务拳击教练,定期训练那些脑瘫和自闭症的孩子学习拳击。他还在网上建立了脑瘫病友群,与病友们讨论交流治病的心得体会,亲自到医院和家庭现身说法,鼓励那些失去信心的脑瘫病友。

2014年12月14日,正在上海韩鸿祥教练处紧张备战WBO职业拳击排位赛的汪强父子,欣然接受在中国脑瘫基金会的邀请,在百忙中来到中国脑瘫基金会指定医院——上海明珠医院,亲切看望正在这里得到爱心救助和有效治疗的安徽贫困山区脑瘫四胞胎。

在医院,汪强面带笑容抱起脑瘫四胞胎,用语言和肢体动作逗小家伙开心。看到四胞胎在脑瘫基金会的爱心救助,在上海明珠医院的科学治疗下,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康复进展非常明显,从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并鼓励他们相信科学,相信专家,坚持治疗,坚持按摩推拿,一定会有美好的明天。

汪强到医院慰问脑瘫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