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想像2022、2023两年,台电累计亏损将超过5400亿元,还未认列核四2858亿的兴建费用(等同负债),台电如是民间企业早破产清算了。经济部被迫当上苦主,2023年一口气编列1500亿的预算,认购其增资股票,这样还不够,台电还修法将资本额拉高至6000亿,预留日后扩大增资的空间,连政府要拿来发红包的4500亿超徵税收,也分到一杯羹。

其实,学者更担心的是,政府如不及时修正能源政策,财务黑洞还会愈来愈大,最终就是债留子孙。

前段时间,到底要不要将2022年超徵税收还给老百姓,吵得不可开交。最终,行政院抵挡不住民意,从善如流决定于春节后,发给每人一个开工红包。

今(12日)行政院院会通过「疫后强化经济与社会韧性及全民共享经济成果特别条例」草案,会后核转立法院审议。草案额度上限为3800亿。

但,明明超徵税收4500亿元,政府仅拿出1400亿跟全民分享经济成果,其余要用到哪里?

除1400亿之外,会保留400亿以备不时之需;有1000亿将用于拨补劳、健保基金财务缺口,以及挹注台电进行电价补贴;另外1000亿用于「加强韧性经济方案」。

为何唯独台电可以拿到电价补贴?中油没有?答案很简单,台电亏损比中油还严峻,光2022、2023这两年,预估累计亏损超过5400亿元。中油2022年前11个月虽赤字2033亿元,光是天然气政策吸收就高达2304亿元,而最大的被补贴者正是台电,才会导致中油鉅额亏损。

马政府明知「油电双涨」会引爆民怨,仍扛住压力执行

大家还记得前总统马英九为健全中油、台电的财务,分别于2008年、2010年底,两次执行「油电双涨」的事吗?

当时马政府发现,前任政府用补贴以达到冻涨目的,并非正本清源之道,能源价格必须合理化,避免中油、台电严重亏损而导致政府财政赤字;更重要的是,补贴政策违反「使用者付费」的公平正义原则,而且不利「节能减碳」的政策。

马政府明知「油电双涨」将拉低施政满意度,仍扛住巨大压力予以执行。甚至,还设置每週的油价浮动机制,以及每年两次的电价费率审议会,俾使两家国营事业能永续经营。

图/前总统马英九因「油电双涨」引爆民怨。陈柏年摄

照理说,台电、中油如能根据机制,视当时市场现况,提出合理的油、电价格,理应不会造成今天的鉅额亏损;但,实情并非如此。民进党再次执政后,并没有落实制度。

2018年5月11日,再次执政的民进党鉴于马英九政府「油电双涨」的惨痛教训,宣布採行油价平稳措施,当95无铅汽油每公升大于等于30元时,如果汽油上涨,少涨25%;每公升大于等于32.5元时,少涨50%;每公升大于等于35元时,少涨75%。柴油吸收成本的金额,也比照95无铅汽油办理。

例如2018年8月20日,当时95无铅汽油从调整后的每公升30元,上涨至31.5元,若不冻涨,依油价公式推算、扣除平稳机制吸收部份,每公升恐要突破32元大关,创下四年来新高。蔡政府不可能重蹈马英九的覆辙,宁可补贴,也不要调涨油价,引发民怨。

此举,等于破坏马政府辛苦设置油、电价调整机制的原意。

蔡政府为兑现「电价10年不会大涨」,连续六年冻涨

自从总统蔡英文2016年上台后,为兑现「电价10年不会大涨」支票,电价费率审议会几乎形同虚设,连续六年冻涨电价,私下再想尽办法,挖东墙补西墙。

直到去年天然气、煤炭价格飙涨,台电亏损连连时,7月1日才针对2万2000家高压及特高压用电大户调涨15%、家庭住宅用电1000度以上者调升9%,平均涨幅8.4%,预估可为台电新增290亿的年营收。

但,这简直是杯水车薪。果然2022年财报出炉后,台电亏损达历年新高的2675亿元。

清华大学工程与系统科学系教授叶宗洸分析,2021年如非中油自行吸收天然气的成本,台电早就出现赤字了,「2021年全年亏损400亿元,最后还透过电价平稳基金挹注,转亏为盈256亿元。」

图/清华大学工程与系统科学系教授叶宗洸。池孟谕摄

叶宗洸进一步分析,电价平稳基金原是台电每年盈余转存的帐户,以便不时之需,岂知,2021年户头的钱就全被用光了。等到2022年俄乌战争开打后,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倍数飙涨,台电迎来2675亿元的鉅额亏损。

连中油董事长李顺钦都忍不住对外表示,截至2022年11月底为止,中油累积亏损达2033亿,12月粗估会再赔个160、170亿左右,总亏损金额为2173亿,光政策吸收金额(冻涨以平衡物价)就高达2865亿元,2022年恐突破3000亿元,「2023年预期会较为好转,但转亏为盈希望不大。」

图/中油董事长李顺钦。 苏义杰摄

中油连同2021年419亿元的亏损,2021、2022两年共赔2592亿元。 

中央大学管理讲座教授梁启源指出,2022中油虽亏掉1.67个资本额,主要是天然气政策吸收成本所致,最主要的被补贴大户就是台电;2022台电也亏了0.81个资本,2023年也不容乐观。

台电每度电要调涨77.48%,才能弥补2675亿的亏损 

梁启源进一步分析,虽然原油回跌到去年年初的价格,但主要发电燃料的煤和天然气,国际现货煤价一公吨来到400美元,台电长约价格是270美元,今年採购长约到期后,新约的购煤成本将会暴增,连带提高发电的成本;天然气的现货价格,相较2017年每百万英热单位(Btu)的10美元,已飙涨至30美元。 

「天然气、煤炭的价格都居高不下,今年电价若不能适时反映成本,恐面临更大亏损,」梁启源认为,台电比中油的财务压力还要大。

梁启超帮台电算好实际的电价上涨幅度。2675亿元(2022年累计亏损)除以290亿(2021年调涨电价的收入)=9.224,乘以8.4%(平均涨幅)=77.48%,「亦即台电每度电要调涨77.48%,才有办法弥补2675亿的亏损」。

这也是为何当国、民两党民代都主张还税于民时,行政院并不同意的原因所在,执政党得额外找钱,再帮台电或劳健保基金填补缺口。

其实,去年7月经济部提112年度的预算书,已埋下伏笔,共编列增资台电1500亿「稳定供电建设方案」的预算。

不只台电计画增资以弥补亏损,中油也同时提出增资案。去年中,经济部整体评估后,仅同意台电的增资计画,中油暂缓,甚至连超收的4500亿元,台电都可以分到钱,中油却一毛都拿不到。

台电可以得到层峰关爱的眼神,答案已呼之欲出,因为财务黑洞远比中油来得大。

日前,经济部次长、台电代理董事长曾文生曾文生对媒体证实,2022年台电亏损2675亿元,预估今年将再亏2785亿元,累计两年亏损将为5460亿元。

这也难怪2022年12月16日,台电召开股东临时会时,除确定增资普通股1500亿元,由经济部全数增认外,还修正章程,将资本额调整为6000亿元,目前实收资本额为3300亿元,预留日后扩大增资的空间。

其实,财务黑洞何止于此?叶宗洸说,还有一笔列为「资产」的核四兴建费用2858亿元,这就是亏损。如果台电是一家企业,加计这笔债务后,早就要破产清算了。

曾文生鬆口:除补贴、增资,也要将成本合理反映在电价上

曾文生坦言,台电、中油在通膨浪潮下,就好像消坡块、挡在最前面,要让物价稳定,付出的代价是这两家公司都会亏损,必须要想办法解决。除补贴、增资外,也要将成本合理反映在电价上。今年3月底的电价审议委员会,台电会依实际情况,提出「电价公式计算」的看法。

叶宗洸也认同,油、电价全面调涨,才能符合「使用者付费」的精神,而不是以现行补贴的方式,变相由全民共同承担。

梁启源进一步表示,政府用纳税人的钱补贴油、电价,不仅不公平,还会影响民众节能省电的意愿,甚至造成「跨世代的剥夺」,经济部全部认购台电的增资案,等同债留子孙,不应该再继续补贴下去。

他认为,仅对用电大户及家庭住宅用电1000度以上者调涨电价是错误的,理应全民承担发电的成本,当然对弱势族群可以加以补贴。

但,反映发电成本是一回事,政府更需调整线型的能源政策,否则财务依旧无解。「而让财务基础脆弱的主因就是不稳定的新能源政策,」叶宗洸说。

原先,新政府计画于2025年达到绿电20%、燃煤30%、燃气50%的目标,去年已下修绿电目标为15.27%。虽然台电公布去年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8.6%,有信心于今年突破10%。

但,叶宗洸却认为,问题才刚开始而已,15.27 %都未必能完成,即便达标,剩余的4.73%电力,势必也要由天然气发电来填补,恐让未来几年的发电成本更为雪上加霜;何况几座新建天然气接收站的工程持续落后,即便想用天然气发电填补绿电的不足,也明显行不通。

不稳定的能源政策,会带来更不可控的财务风险,这也是学者专家忧心之所在。

当年,马英九付出惨痛代价,勇于承担所设置的油、电调整机制,继任者却不敢落实,所以这一次中油、台电的亏损铁定不会是最后一次,而是常态。2023经济部全包了1500亿的台电增资案,试问还能再认购几次,终究还是全民埋单,债留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