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认为,冷静鉴定「价格与价值的差异」以降低投资风险,这点非常重要。他并强烈建议投资人确保「充分的安全边际」。那么,只要价格低于企业价值就足够了吗?当然并非如此。(本文摘自《巴菲特的决策逻辑》一书,作者为桑原晃弥,以下为摘文。)

巴菲特虽然获得「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资人」的美誉,但诚如前述,他并非百战百胜。取得波克夏海瑟威的经营权,可说是他投资生涯中最大的一次失败。

1960年代初期,巴菲特当时还深信着葛拉汉的「菸屁股投资」「折扣股投资」原则。根据巴菲特的说法,当他发现波克夏海瑟威这家纺织公司,虽然没有盈利,几乎快要破产,但股价远低于企业价值,因此他打从心底认定「这么便宜,我一定要得到它」。

1965年,巴菲特以为「或许这根菸屁股还能让人吸上一口」,而取得波克夏经营权;不料,这家公司实际上「连抽一口的菸都不剩」。巴菲特虽然致力重建波克夏的纺织事业,但1985年,他被迫关闭纺织部门,解雇400名员工,并将每套机械设备以16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巴菲特回忆:「如果我不曾听过波克夏海瑟威这间公司,我的境况会更好。」(引自《雪球》)

在那之前,巴菲特十分看好波克夏海瑟威的收购案,他说:「价格是投资上左右决策的重大考量,我们以好价格买到了波克夏海瑟威。」(引自《雪球》)然而,砸下重本却买来连一口菸都抽不到的一根「溼透的菸屁股」,他的内心肯定十分难堪。

用差强人意的价格买优良企业,比用好价格买一间差强人意的企业要强上数百倍。」(引自《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

重建陷入困境的事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任务。所以巴菲特认为,与其挑战如此艰鉅的任务,还不如投资「可用差强人意的价格,买下优秀管理人经营的优良企业」。

企业本身优异这一点尤为重要。事业上若不具备优势,即使有优秀的管理者,也不容易成功。若能同时兼具优秀管理者和优良企业,是最理想的状态,但如果只能二选一,巴菲特会选择优良企业。

可口可乐正是巴菲特心中理想的企业之一。对于可口可乐,他如此评价。

假设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进行一次交易,而且在接下来的10年间必须远离投资界。……在这10年当中,你无法更换投资标的。如果是你,会考虑投资什么呢?……我只想得到可口可乐。」(引自《股神巴菲特》)

图/巴菲特曾经说过:「就连火腿三明治也能经营可口可乐。」仅为情境图,取自unsplash

可口可乐有实力在国际市场持续成长,并保持其领先地位,预计未来消费量也将持续增加。巴菲特认为此地位无人能敌,因而积极投资。

巴菲特曾经说过:「就连火腿三明治也能经营可口可乐。」(意指即使让火腿三明治当CEO,可口可乐也能赚钱),这意味着可口可乐这间企业完全符合巴菲特喜好的条件。毕竟,一家企业不可能永远完美无瑕。

实际上,正如巴菲特所言:「要买股票,当然会想买一间任何傻瓜都能管理的优质公司股,因为总有一天一定会出现某个愚蠢的管理者。」(引自《巴菲特主义》)可口可乐也确实出过几个笨蛋经营者。

罗伯特.古兹维塔骤逝后,由道格拉斯.艾维斯特接任可口可乐CEO,在其任职期间,欧洲爆出儿童食安问题,然而,艾维斯特未能做出适当回应;下一任的道格拉斯.达夫特也是问题一箩筐。后来,可口可乐终于在耐维尔.伊斯戴尔的执掌下恢复正轨。

巴菲特回忆:「我以前常和比尔说,『火腿三明治也能经营可口可乐』。」(引自《雪球》)他便是如此彻底的追寻「优良企业」。

图/《巴菲特的决策逻辑:身价1113亿美元的投资之神,解读世界的八大原则》,作者:桑原晃弥,乐金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