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泡沫后30年,一直没有找到新成长动能,日本政府反将这次通货膨胀视为突破契机,不跟随世界升息趋势,持续压低利率,希望迫使企业加薪,且幅度要跟上物价上涨脚步,为经济注入活水。

日本工资增长缓慢,劳动生产率与工作流动性都很低,10年来工人薪酬仅成长4%,但企业保留盈余却增长80%。日本中产阶级之死是几十年年来经济低迷的结果。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依购买力平均计算,2020年日本平均实际年薪为3.9万美元,比30年前仅增加4%,同时期美国年薪上涨近50%至6.9万美元,OECD国家年薪平均也成长三分之一至4.9万美元。

调查指出,1996年日本年收入中位数为550万日圆,2021年只剩440万。日本仍是高度发达国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也没有战争,是什么原因造成中产阶级家庭生活愈来愈痛苦?

虽然全球疫情影响是造成现在许多日本职业动摇的主因,但中产阶级收入下滑,很久以前就发生了,疫情只是加速趋势,现在收入下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明治大学经济学家Yasuyuki Iida表示收入下降影响深远,出生率下降与收入下滑有关,出生率下降会导致经济衰退。

日本央行坚持不升息的原因,就是薪资没到位,日本政府念兹在兹是加薪,认为生活成本上升,可推动经济增长并财富再分配。面对物价高涨,现在日本最大工业工会UA ZENSEN希望明年基本工资提高4%,加上奖金,总工资增长6%。

工会认为虽然原油、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价格上涨转化为整个日本财富外流,但日圆贬值也增加许多日本公司收入,尤其是出口商。日本企业也拥有多年积累的巨额现金储备。

上一财年,日本企业持有280兆日圆的现金和存款,许多公司付出更高股息和股票回购,将利润还给股东。虽然并非所有行业或公司都有强劲获利,但许多日本公司有能力加薪,将更多利润还给员工。经济学家认为,如果企业选择不愿加薪,为了增加现金储备,消费者支出会减少,也不利企业。

日本政府也支持加薪,直指企业必须在明年春季工资谈判加薪,跟上通货膨胀加速步伐。日本通货膨胀率近4%,并未如欧美国家失控,今年全年平均通货膨胀率估计为1.99%,虽然是近十年来最高,但远不及七国集团成员,且预测2023年后通膨又将持续走低,远离日本政府的长期通膨目标为2%。

图/日本1980~2027年通膨率变化。statista

目前有些企业只给予津贴方式应对通货膨胀,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一企业提供员工通膨津贴,一次性金额约5万多日圆,每月津贴约不超过1万日圆。

经济学家认为要让日本经济回到欣欣向荣的黄金年代,关键在製造业。Yasuyuki Iida就认为,经济泡沫破灭后政府取消对临时工的保障,让兼职工作者大增,后来又遇到招聘冻结,产生迷惘的一代。製造业可扩大中产阶级,现在日圆走低正迫使製造业回流,如果国内製造业复甦,经济也会复甦。

.参考资料:Japan’s largest industrial union to seek 6% salary hike

.参考资料:Japan’s middle class being gutted as salaries fall

本文转载自2022.12.21「科技新报」,仅反映作者意见,不代表本社立场。